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歐洲盃冠軍戰 西班牙2比1擊敗英格蘭奪冠

謝淑薇溫網混雙奪冠 生涯第9座大滿貫雙打金盃入袋

魯卡(二五)

魯卡一時不知該怎麼安慰安妮老師,只聽見安妮老師停止哭泣後說:「小恩有抑鬱症,壓根兒不會游泳,或許被茜茜一刺激,就不想活了。茜茜一定還和小恩說過別的什麼,否則,小恩怎麼會跳下去呢?」

「茜茜是姊姊。姊姊怎麼會害弟弟呢!」魯卡說。

「那就是理查德的責任了。理查德一直不相信小恩有抑鬱症,不讓吃藥。現在鬧出人命案來了,你讓我怎麼辦?」安妮老師說著,又在電話那頭「嗚嗚」地哭泣了起來。

魯卡心裡想,女人一有事情,除了哭泣就是抱怨。抱怨有什麼用呢?人都死了。安妮老師一會兒懷疑茜茜說了不該說的話,一會兒又抱怨理查德。魯卡實在不想和安妮老師繼續通話,便撒謊說:「我要去學校了,改天再聊。」

其實,魯卡完全理解安妮老師的心情。得知小恩的噩耗,他也很悲傷。但反過來說,這彷彿是對理查德不讓小恩看醫生的愚昧懲罰。魯卡心裡惡狠狠地想,活該理查德斷子絕孫,誰讓他總是欺負人。

開車到學校,魯卡與平時一樣上課下課。有時也和學生開開玩笑,以增加感情。這一年畢業的學生中,有幾個選了中國當代作家的作品做畢業論文。那個名叫喬治的學生,對余華的《文城》很感興趣,已著手論文資料的搜集準備階段。這就讓魯卡和他有了比較多的交流和探討,不像別的學生下課走人,上課交不出作業,來混文憑的不在少數。

魯卡吸取了上次與某個學生發生爭執的教訓,開始在學生面前做起了好好先生。這麼一來,他的學生評分很快就上去了。人際關係,也就是情商,魯卡堅信自己的情商,遠遠高於理查德。(二五)

上一則

日本蔦屋書店插旗北京 共享休息室打動京城生活方式

下一則

我的老營長(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