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面臨刑事起訴 自比「遭遇如納瓦尼」痛批有政治動機

揚言「開槍殺子」洛縣3賊Target搶劫 逃跑怒推追趕者

滑直排輪

日前一早騎自行車經過陸橋時,見到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正在滑直排輪,而且同時還在滑手機。由於行經陸橋需要上坡、下坡,以及好幾個將近三百六十度的轉彎,不禁心中一震,為她的安危擔憂。

記得直排輪剛開始流行時,我才生下小女兒不久,心中想著直排輪,和世界卻是隔離,因為必須在家帶著剛出生的嬰兒。突然心生一計,不如推著嬰兒車帶著襁褓中的女兒出去,我可以穿上直排輪推車。

當時我是直排輪的新手,推著嬰兒車可以讓我保持平衡,在社區繞個不停,幾乎是我每天下班後最大的娛樂,照顧到孩子,自己也玩到了直排輪,一舉兩得。不久之後,我的膽子愈來愈大,可以放開雙手滑直排輪,大女兒也和我一同上陣。

直排輪滑了幾年之後,遇上一位滑輪高手,他十分看不起直排輪,他說:「只會往前走的輪子,有什麼稀奇?」他使用傳統式的四個輪子,並且調整到四個滾軸都可以獨立作業,這樣一來,左轉右轉,甚至於打圈圈都十分容易。

我曾經在電視上看到滑輪比賽,在一個室內運動場內,像個田徑場的圈,圈子有點斜度,兩隊比賽除了速度要快,並且要互相拉扯,將敵對成員往後拉,最後看哪一隊可以搶第一,過程似乎有點暴力。我也看過四個獨立滾軸的滑輪,可以隨著音樂起舞,男女互轉或翩翩起舞,並不亞於舞廳內的交際舞,讓我看了十分羨慕。

一次偶然的機會,朋友帶我們去了一個室內滑輪田徑場,不同的時段有分初學者、中級生,以及高級專業人士使用,中間圓圈平坦的部分,滑輪高手們則隨著音樂起舞,跳著滑輪交際舞。我目不轉睛看著這些高手們,怕被人撞到,自己無法到外圈比速度;怕撞到別人,更不敢到內圈跳舞。

在外圈田徑區的滑輪比賽速度,真是快得驚人,感覺上比開車速度還快,插隊也插不進去,要被撞死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在內圈的地方,朋友帶我跳了一支舞,轉來轉去我也站不穩,接著就是帶著我做兩人原地旋轉,要我千萬不可以放手,我看著他身後的景物以超快速度從我眼前飄過,不知道是張開眼睛好還是閉著眼睛好,只能任人擺布不停地轉,他不停止的話,我也停不了。

廳內各種顏色的燈光閃爍、不停的音樂變換,有華爾滋、迪斯可、慢舞、快舞,和在舞廳沒有什麼兩樣。看到別人穿著滑輪鞋盡興地跳舞、曼妙的舞姿讓我羨慕不已,不知道自己要練多少年才能夠像他們一樣隨著音樂輕鬆起舞?而外圈的這些高速滑輪者,堅忍不拔拚命的態度,有如超級英雄無人可及,對我來說更是高不可攀。

和朋友去了幾次,也摔了幾回,覺得他們都是訓練多年,已能完全享受滑輪、音樂、舞姿以及速度,我還是比較適合推著嬰兒車滑行。

能夠和我一起滑直排輪的朋友,實在少之又少,於是直排輪便束之高閣。還記得上一次滑直排輪,是在合唱團的年度表演,舞台上唱的是電影「神話」主題曲「無盡的愛」,合唱團要我學電影裡面的玉漱公主,上面穿著白紗裝,下面滑著直排輪從舞台這頭滑到那頭。

我和飾演將軍的那位男士,事先在公園裡排練多次,兩人摔得四腳朝天,但是咬咬牙也算表演過關,從此我再也沒有碰過我那雙在車庫堆灰的直排輪。

今年杭州亞運會看到中華小將在直排輪比賽,一路過關斬將奪冠,看得心驚膽跳,選手勇往直衝終點的那股勁,讓我對直排輪的運動更加敬佩。

人生快樂有幾何?我騎車上街能夠看到白髮老婦滑直排輪這一幕,其實挺為她感到開心,兩件事都是許多人做不到的,心中除了敬佩也為她高興。

杭州亞運

上一則

十九歲玩具熊

下一則

兩封信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