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加坡準總理黃循財歷任8部會 愛搖滾彈吉他

挺巴人士 封鎖金門大橋、歐海爾機場與費城交通

湯樓抗日戰爭故事(上)

八年抗戰,是國共合作的「黃金歲月」,那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已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簡稱八路軍。八路軍受中華民國政府統轄,在中央軍事委員會統一領導下,國共團結抗日,共赴國難。

山東單縣,是冀魯豫邊區抗日根據地的一部分;我的家鄉單縣湯樓,是抗日游擊戰的一個據點。那時,我在湯樓讀小學,每上體育課,便於村南打麥場上,邊跑步邊唱歌,歌詞的第一句就是:「蔣委員長領導真正確」。

那些年,日軍占據縣城,於城外建碉堡,時常帶著偽軍出城掃蕩,掃蕩與反掃蕩的鬥爭經常發生。而小學學生都參加了「兒童團」,懂得愛國打日本

記得有兩回,我和兩位高年級同學一起,夜裡跟著游擊隊活動。一次,是到安徽碭山去破壞隴海鐵路,我們趴在地上看大人挖鐵軌。另一次,是到單縣城南碉堡前面,趴在地上聽大人向碉堡內的日偽軍喊話,叫漢奸棄暗投明,敵人從碉堡裡開槍,但不敢出碉堡。那時候,年紀不大的我們只覺得好奇、好玩,不知道害怕。

一次,日偽軍開著大汽車出城掃蕩進了湯樓,全村人倉皇出村。至今還記得母親抉著半籃子煮熟的雞蛋,一家人在「抗日溝」裡吃雞蛋的香味兒。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汽車。

湯樓北大門本家的四爺爺太胖,印象裡體重該有三百磅上下,跑不動,留在家裡。後來聽人說,日本兵用刺刀尖戳他的肚子,但萬幸沒有殺死他。又聽說日本兵是看他胖得好笑,逗他玩。還聽說有人替他在日本兵面前說話,說他家族有人是親日分子,這才讓他免於一死。

我另一個本家叔黃延月,是中央軍軍官,據說是李仙洲部下,跟著李將軍與日本作戰。他和他的跟班都有槍,在這次反掃蕩中和日軍開了火。

有一天,我的父親被碉堡裡的日偽軍抓去作人質,限期拿錢贖人。當時年紀小,不知道要的是多少錢,只知道錢湊不齊,家裡立馬到集上賣了一頭驢,才把父親贖回來。

日本 汽車 雞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活動鉛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