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亞裔易患糖尿病 劉醇逸、金兌錫提案立法增篩查

亞裔肝癌發病率高 華康會護肝講座推廣知識助防範

智勇雙全的母親

陳思年∕圖
陳思年∕圖

2022年9月,母親肺積水,心臟衰竭,主治醫師採取不侵入式治療法,囑咐海外家屬回台,以免治療無效,留下遺憾。得到消息後,我火速從美國趕回。抵達當天,自做新冠快篩,把結果與證件拍照傳上衛生局,便前往醫院探望。

許久未見的母親,安躺在病床上,戴著氧氣罩,雙眼緊閉。我握住她那經常穿梭於家事,舞動不停的雙手,回憶過往。母親眉毛細長,五官對稱,眼睛大而有神,年輕時為鎮上公認的美女,加上笑容可掬,很受人喜歡。她又是十項全能的運動員,尤以「撐竿跳」最為拿手。表姊不止一次讚美她:「漂亮,又有膽量!」說的不是她大膽跳高;而是見義勇為。

母親幼時,外公家務農,有田有地,也有自家開的豆腐店。日本殖民台灣時期,濫殺無辜,很多鄉民懼怕日本兵,唯命是從。偏偏日本人也是愛吃嫩白豆腐的民族,經常大搖大擺來外公外婆家白吃。母親每天跟著外婆起早貪黑,洗豆、碾磨、煮漿,眼看辛苦做出的成果,就這樣付諸東流,十分不忍。一天,日本軍官又來索取豆腐了,外婆忙著包裝,作為么女的母親當時才八歲,操著不流利的日語,表示要收豆腐的錢。現場一陣靜默,外婆驚心,責罵她:「小孩子不懂事,無須管這麼多!」但母親堅持,沒收回話。沒想到,最後日本軍官付錢了,並且,從那天起,再也沒有日本兵欠款。

母親實事求是,主張有理走遍天下,自始至終從未改變,她身教重於言教,也給彼時青澀出道的我,示範了追求正義、爭取權益的重要性。我出國前,有幾個月的空檔,為了鍛鍊自己,便到一家私營的小報打工當編輯。打工結束後,年事頗高的老闆竟然不支付薪水,弄得我悶悶不樂。當時台灣的勞工法並不完善,可謂求助無門。母親得知後,表示「無論數目多少,不能讓這樣的敗類再去欺負別人!」隔天,她帶我上報社找老闆,當著他的面問:

「我女兒工作不得力嗎?」

「她做得很好。」

「那你為什麼不付薪資?」

老闆傲慢地抬著眼,好似看著婦道人家來興師問罪,覺得不可思議。母親開宗明義地直言:「你這樣打擊剛踏出社會的年輕人,以後她對這個社會還有什麼信心?」母親句句真誠,繼續質問他:「您都這樣對待員工嗎?沒有人去投書檢舉嗎?」

只見老闆悻悻然地把我的薪資放進牛皮紙袋交給我,我頓時如釋重負,暗自佩服母親。臨走前,老闆追問母親的工作單位,想知道她怎麼有底氣來與他對質。母親很客氣地說:「我和您是同行,但是,我的工作單位與此事沒有關聯,你該付我女兒多少酬勞,就要付。」

十多年前,父親過世後,有一回我返家,不見母親那些優雅美麗的連衣裙,一問之下,母親已經將它們捐贈給慈善機構了。她說,那些款式新穎的裙裝,都是她和父親出席宴會時所穿。平日裡她的裝束是長褲套裝。

母親務實,總對我們說:「職業婦女打扮俐落些,不穿金戴銀,比較方便,更重要的是,不會引起歹徒注意。」我啞然失笑,直到聽她說起「失戒記」,才體會她的話。

某日,她盛裝參加同事婚禮,結束後天色已晚,為了早些到家,她隨手叫了計程車。坐上車後,司機瞄了她一下,問:「妳戴的是什麼寶石的戒指啊?」母親警覺不妙,笑說:「哎喲,這顆喔,是假的啦!」她瞬間搖下車窗,把戒指脫掉,唰唰地丟了出去!

沒有值錢的東西,惱羞成怒的司機,行駛兩條街後,拒載。母親淡定下車,審慎確認惡司機遠離後,才沿途走回擲落戒指的地方,最終把它尋了回來。我聽後,不禁為她捏把冷汗,而樂觀的母親尚自嘲:「還好沒有丟到臭水溝,我當時記了一下騎樓看板的方位!」如今台灣已有便利的公共捷運,也有婦女聯盟、大車隊等私營公司,提供出行的安全選擇,法律亦賦予職場女性更多薪資與福利保障。母親說,比起他們那個就業的年代,實在好太多了。

返台十天後,母親離世。慈烏失其母,啞啞吐哀音,這一刻來得如此急促,不捨之情,筆墨難以形容。多少年身在異鄉,只要一通電話,母親總能為我解憂打氣。

追思影片中,見到母親一張騎馬的舊照,她身穿白襯衫,手拉韁繩,直挺著腰,歡欣雀躍。她的背上沒有披蟒、扎大靠;頭頂也無七星額子和雉翎,卻讓我想到穆桂英般的巾幗英雄,全身上下散發著「我不掛帥誰掛帥,我不領兵誰領兵」的豪氣胸襟!

天涯常有月,堂北更無暾。我再也聽不到母親溫暖的聲音,但她臨危不懼、善良、智勇的言行,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坎,永遠激勵著我。(寄自加州

日本 加州 就業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下雪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