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拜登啟動抗中關稅、川普案選陪審員、伊朗夜襲

2024時代雜誌百大影響力人物 賴清德黃仁勳上榜

封面故事/壓力、孤獨、憤怒? 留學生殺人 怨氣從何處來?

中國留學生齊太磊在槍殺導師嚴資杰後被捕,他日前出庭時,身穿囚服在法庭上回望。(美聯社)
中國留學生齊太磊在槍殺導師嚴資杰後被捕,他日前出庭時,身穿囚服在法庭上回望。(美聯社)

「這學期我這麼認真學習,如果學校還是讓我掛了,我就讓他們體驗盧剛事件的恐怖。」2016年,愛荷華大學一名倪姓中國留學生,在社群平台上用中文寫了這三句話, 很快遭到警方逮捕、被學校開除、被遣返中國。

他說的「盧剛」是誰?他提起這個悲劇名字、已塵封25年前的事,為何引起校方高度重視?

鏡頭回到1991年的愛荷華大學校園,盧剛拿到博士學位但沒拿到一筆獎學金、工作也沒著落…,「在你讀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大概已經不在人世了,…我昨晚給你打完電話後,一個人哭得死去活來,我死活嚥不下這口氣」、「死也找到幾個墊背的」。

盧剛寫給他二姊的一封信,信上有上述這些話,這也是他的遺書;他寄出信之後幾個小時,就持槍射殺了指導教授、副校長和一名比他優秀出色的中國留學生,奪走了五條生命、一名終生殘疾的無辜者後,再用槍枝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嚥不下這口氣。」這句話是悲劇的來源。但是「氣」源自何處?

有時是埋怨自己的一股怨氣,有時是指向他人的生氣,有時是不知真相而生錯氣,有時是自以為是的霸氣……,在壓力的作用下,「氣」和槍枝的錯誤結合,導致了上個月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槍殺華裔指導老師的悲劇。合,最近發生的一樁,是上個月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槍殺同是華裔指導老師的悲劇。

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槍殺指導老師嚴資杰,圖為嚴資杰(右)在指導學生做實...
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槍殺指導老師嚴資杰,圖為嚴資杰(右)在指導學生做實驗。(取自教堂山北卡大學官網)

8月29日案發次日,齊太磊首次出庭,北卡州高等法院法官雪莉·穆雷爾(中)與州檢察...
8月29日案發次日,齊太磊首次出庭,北卡州高等法院法官雪莉·穆雷爾(中)與州檢察官傑夫·尼曼(左)和公設辯護人丹娜·格雷夫斯(右)談論案情。(美聯社)

2023年8月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Tailei Qi,音譯)涉嫌開槍射殺華裔導師,引起在美華人熱議。紐約江杰刑事司法學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社會學系教授李安娜博士指出,一般殺人動機主要有兩種:一是感覺自己的錢財被騙了。例如,學生可能會覺得教授對他不公平,耽誤了他的職業生涯和未來;二是感覺自己的感情被欺騙了,這類案例多是三角戀,他們因女友(男友)離開而感到憤怒, 他們殺死「偷走」他們的女友(男友)的人。 「 他們非常憤怒,只想報復。」

她指出,齊太磊的殺人可能屬於第一種。他可能是研究課題不順利,覺得指導老師對自己不公平,影響了自己的前途,就憤而殺人。第二種是因情殺人。許多留學生來到美國後深感同類很少,比較孤獨,更加渴望友情及愛情。「如果遇到嚴重的感情糾葛,他們也有可能因情殺人。」她說,這是因為美國亞裔占美國總人口的7%,屬於少數民族。而且,有些美國人認為亞裔在美國獲得了高學歷,就會搶走了他們的高薪工作,因此他們不歡迎亞裔,包括亞裔留學生。

李安娜說,許多中國留學生來美國攻讀博士學位,因課業較重而壓力巨大。他們多在實驗室做實驗,收入低、朋友少、社交圈子小,容易產生孤獨感。為了拿到博士學位,他們還要發表論文,獲得文憑。 「如果沒有文章,將來也不好找工作。」他們雖然不開心,但是卻對中國家人隱瞞在美國的真實狀況,情緒得不到疏解。

媒體報導,2023年8月28日,北卡大學博士生齊太磊在主校區考迪爾實驗室(Caudill Labs)槍殺了該校副教授嚴資杰 (Zijie Yan,譯音)。在襲擊發生後兩小時內,教堂山校區警察在校園附近的一個居民區逮捕了34歲的齊太磊。

情緒爆發 齊太磊殺導師

齊太磊被指控犯有一級謀殺罪,法官命令繼續羈押齊太磊,不得保釋,9月18日開庭。聽證結束後,齊太磊向他的普通話翻譯、公設辯護人丹娜‧格雷夫斯(Dana Graves)和將他銬走的警衛鞠躬致意。

學校網站資料顯示,死者嚴資杰 2005年從武漢的華中科技大學獲得材料科學與工程雙學士,2011年從紐約州的倫斯勒理工學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獲得材料工程學博士學位,於2015年到2019年在位於紐約州的克拉克森大學(Clarkson University)擔任助理教授。自2019年以來,嚴資杰是教堂山北卡大學應用物理科學系副教授。齊太磊於去年加入嚴資杰領導的「嚴研究小組」(Yan Research Group)。嚴資杰成為齊太磊的博士導師。

教堂山北卡大學學生及教職員8月30日晚舉行燭光晚會,悼念28日在校園內被槍殺的華...
教堂山北卡大學學生及教職員8月30日晚舉行燭光晚會,悼念28日在校園內被槍殺的華裔副教授嚴資杰。(美聯社)

北卡大學為嚴資杰舉行燭光哀悼會。(取材自該校官網)
北卡大學為嚴資杰舉行燭光哀悼會。(取材自該校官網)

齊太磊槍殺導師後,引起中國媒體的關注,開始報導齊太磊的過往。齊太磊出生於河南新鄉農村,父母都是農民,因為患有疾病,一家人靠種地和低保維持生活。除父母外,他還有一位弟弟。兩兄弟當年因為都考入名校被當地媒體報導過,成為村里人的驕傲。他曾就讀於武漢大學,2021年獲得路易斯安納州立大學機械工程碩士學位。

教堂山北卡大學副教授嚴資杰遭博士生齊太磊開槍殺害後,師生們日紛前往案發地點的實驗...
教堂山北卡大學副教授嚴資杰遭博士生齊太磊開槍殺害後,師生們日紛前往案發地點的實驗室前獻花紀念。(美聯社)

李安娜指出,齊太磊來自中國鄉下,是家族的希望,很想儘早拿到博士學位,在美國找到工作,滿足家人的期望。但是,他已經30多歲了,要達到這個目標實在不易。她說,美國人若是學不下去,可以隨時退出博士項目,但是對留學生不適用。他們為了簽證和前途,必須要過這個獨木橋。

為了前途 留學生咬牙撐

齊太磊背負的壓力太多。他無法化解,於是情緒爆發,槍殺他的導師。她表示,現在還不知道他與華人導師嚴資杰到底有什麼矛盾,也可能永遠都不知道了,因為導師已經去世。「齊太磊殺人,也許還有其他的因素。」

她說,許多留學生來自貧困家庭,手頭很緊,除了獎學金、擔任助教或研究助理的收入外,沒有其他的收入來源。一旦學校斷了他們的獎學金或收入,他們就會陷入困境,容易走人極端。她說,家境好的留學生可以出去旅行或做其他事情來轉移壓力,但這些學生缺錢,沒有辦法放鬆。而且,北卡大學位於美國小城市,華人留學生不多,當地華人移民也很少。如果他在紐約市留學,情況也許會不太一樣。紐約市有許多華人社區,還有許多華人組織。「他可以尋求幫助,到中餐館吃個飯,或到街上轉一轉,估計氣也消了。」

中國知乎網站2017年7月刊登了「近年來在美中國留學生殺人遇害事件」一文。作者共收集26個案例,其中六個案例屬於留學生殺人。從這些案例來看,他們殺死的對象不同,有的是殺死指導老師,有的是殺死戀人,也有的是殺死同事及相關人士。

第一個案例是盧剛殺人案。這件當時轟動的案件不斷被人在各種場合提起,是因為這是中國學生迄今在美所製造的最大血案。愛荷華大學物理系的中國留學生盧剛因為長期與指導教授不和,拿到博士後,未獲教授給推薦信,工作也無著落,並將導師對自己態度的轉化歸罪於同組優秀的中國留學生山林華。

1991年11月1日,盧剛在留下遺書後攜帶槍枝前往物理樓,將其長期懷恨的目標一一射殺。物理系系主任、兩名教授、副校長以及同學山林華當場身亡,另有一秘書遭射擊後終身殘疾。盧剛也自殺身亡。

案發後也有不少文章提及盧剛不受歡迎的個性,以及同學山林華表現優秀、為人和氣,並獲得盧剛拿不到的獎學金。

該事件導致愛荷華大學物理系在全美和全球的排名直線下降,至今沒有恢復。

排名第二的案例是尹湛殺人案。尹湛是普渡大學生物系的博士生。 2001年8月2日,尹湛將兩名南韓姊妹留學生殺死在她們的住所中,隨後逃逸,四天之後,尹湛在尼亞加拉瀑布的美國一側被捕。尹湛事後交代,他是因為騎車時差點被一輛汽車撞上,因此被激怒,從而尾隨車主吳詠瓊至家中將其殺害以洩憤。車主姊姊吳後瓊也正好回家,於是尹湛將她也一起殺害。值得一提的事,吳後瓊是尹湛在同一實驗室工作的同事,因此案件讓很多人猜測「另有別情」。

2002年6月28日,印第安納州高等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尹湛終身監禁,不得假釋。尹湛在獄候審期間上吊自殺。

排名第13的案例是朱海洋殺人案。2009年1月21日,來自寧波的留學生朱海洋在維吉尼亞理工大學的學校食堂當眾殺死中國留學生楊欣,「用菜刀將受害者頭割下,並拿著人頭傻笑」。他2010年被法院判處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根據後來的庭審,該案件的導火索是感情問題,也可能牽涉到性交易。

次永飛殺人案件排在第14位。 2013年9月,厄巴納-香檳伊利諾大學(UIUC)博士生次永飛殺害了同樣來自中國留學生黃夢晨,被判處46年監禁。案件是一起明顯的情殺,黃夢晨是其前女友。

第26個案例是李向南殺人案。留學生李向南當時是紐約羅徹斯特理工學院學生。2014年,李向南將20歲在愛荷華讀書的留學生邵童殺死。李向南殺人後逃回中國,美國警方發出通緝令,中國警方逮捕李向南,法院判李向南無期徒刑。

李安娜稱,留學生殺人的工具多是槍枝。來自香港的她表示,亞洲國家控槍甚嚴,當地學生根本獲取不到槍枝,因此校園槍擊案很少發生。但是,美國是一個擁槍自由的國家,在某些州留學生可以合法擁有槍枝。因此,持槍自由也是校園發生槍擊案的原因之一。

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槍殺老師嚴資杰後,一名學生30日手持「一人被槍殺都...
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槍殺老師嚴資杰後,一名學生30日手持「一人被槍殺都太多」標語牌參加校園內舉行的反槍活動。(美聯社)

華生持槍殺人 屬小概率

水牛城紐約州立大學(Buffalo State University, SUNY)社會學系著名資深教授張傑接受採訪時表示,看到北卡大學中國博士生齊太磊槍殺導師的新聞後,異常悲痛。 他1986年來美留學,經歷過一些類似事件,但認為「華人持槍殺人是小概率事件」。他說,華人一般溫文爾雅,不崇尚暴力。與白人等其他族裔的人相比,華人殺人事件「要少多了」。

他說,他見過許多留學生殺人案,但是影響最大的就是兩次,即早年的盧剛殺人和這次的齊太磊殺人。他在電視上看到被殺的北卡華人副教授的告別儀式,發現參加告別儀式的人很多,氣氛很悲傷。 「齊太磊殺了他的華人導師,毀了兩個家庭。」

教堂山北卡大學副教授嚴資杰遭博士生齊太磊開槍殺害後,師生們日紛前往案發地點的實驗...
教堂山北卡大學副教授嚴資杰遭博士生齊太磊開槍殺害後,師生們日紛前往案發地點的實驗室前獻花紀念。(美聯社)

張傑指出,外國學生來美留學,要經歷很多挑戰,與在自己的國家學習完全不同。他們使用自己的第二語言,發奮讀書,放棄了休閒和交友機會,最後卻因為課題不對、畢業不成、求職不順等原因,陷入困境。「有人認為殺人是心理問題,但我不這樣看。」他認為,這應該是負面生活事件的結果,是社會問題的反映。

在對待困難方面,學生與學生不同。有的學生比較樂觀,及時改變方向或策略,最後度過了難關。但是,也有的學生無法突破這個困境,感到永無出頭之日,對前途絕望。面對絕望,有人自殘自殺,有人行凶殺害別人,都是要發洩內心的糾結、痛苦和不滿。「這只是一個向內一個向外而已。」

他認為,校園殺人和市面殺人的性質是一樣的,都是殺人。「這都是由於負面生活事件導致的心理扭曲而產生的惡果。」

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槍殺指導老師嚴資杰,北卡大學的鐘樓為嚴資杰敲響校鐘...
教堂山北卡大學中國留學生齊太磊槍殺指導老師嚴資杰,北卡大學的鐘樓為嚴資杰敲響校鐘三聲。(記者王明心/攝影)

中國留學生 齊太磊 華人

上一則

生活/66號公路 美國「母親之路」

下一則

旅遊/訪巴黎莫內花園 一圓彩色睡蓮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