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林肯抵上海首日 夜遊豫園大啖南翔小籠包、看CBA

美國拍板「不賣就禁」 TikTok執行長放話:我們哪也不去

新聞眼/順路進法院 旁聽她告川普

79歲的前時尚雜誌ELLE專欄作家卡洛爾4月26日向紐約陪審團表示前總統川普強暴她、使她「無法與他人建立戀愛關係」。(路透)
79歲的前時尚雜誌ELLE專欄作家卡洛爾4月26日向紐約陪審團表示前總統川普強暴她、使她「無法與他人建立戀愛關係」。(路透)

4月底去紐約旅遊,正碰上卡洛爾(E. J. Carroll)對川普(Trump)的民事訴訟在曼哈頓紐約南區法院開庭審理的第一天。

我們路過時法庭門口擠滿了各媒體的記者們,說是在等候卡洛爾或川普律師的第一天開庭陳述。這個訴訟案在新聞報導中經常出現:前 《Elle》雜誌專欄作家卡洛爾稱,川普於1990年代中期在曼哈頓一家豪華百貨公司的更衣室強暴了她。川普否認這些指控,表示卡洛爾「不是我要的類型」,並反訴卡洛爾誹謗。此訴訟案是川普目前面臨的諸多麻煩中的一個。

因緣際會 巧遇名人案件

一般來說,所有法庭審理都向公眾開放,本著先來先得的原則無需預約即可作為觀眾參與。類似這樣的名人案件,提前一天就要到法院門口排隊才有進場的機會。難得被我橦到,下午又沒有別的安排,決定試試運氣,看看能不能進去旁聽一會兒。

推開法院沉重的大門,空蕩蕩的大廳裡,在一行行排隊線的終端站著幾個黑衣警衛人員。看見我這個老太太站在門口,他們停止了說笑,一個中年高個子穿過長長的排隊線迎向我,問是不是需要幫忙。我說想旁聽川普的庭審不知道有沒有可能。他告訴我「Trump沒來」,但法庭裡人依然很多。我表示還是願意試一試。

交出3C 防止錄音錄影

他指示我通過安檢,交出手機、相機等一切電子設備。(法庭上,除了當事人之外,任何人不得錄音錄像,可以理解。)我出門旅遊總是帶個電子手表,比手機更容易掌握時間,也被要去仔細查看。我告訴他這不是蘋果手錶,只是多少年前20元買的普通電子表而已。「不給錄音錄像留下任何機會。離開法院前會還給你的。」他說,並告訴我Trump的庭審在26A。

我並不急著去26A,先在一樓轉了一圈。除了正門大廳內的一尊表示法律公平的大雕像之外,一個個側廊內安安靜靜乾乾淨淨,除了門牌號什麼都沒有。還好轉到了問詢台,問工作人員在這裡我能看到什麼。一臉狐疑之後,她耐心告訴我,在前門電子顯示板上可以看到本院所有今天的庭審時間和地點,可以隨意參加任何一個庭審。另一個工作人員把我帶到顯示板前,教我怎麼去查找。果然看到早上10:00開庭的卡洛爾對川普的訴訟在26A。

卡洛爾告川普性侵案,在曼哈頓紐約南區法院開庭審理的第一天, 媒體守在門前。(作者...
卡洛爾告川普性侵案,在曼哈頓紐約南區法院開庭審理的第一天, 媒體守在門前。(作者提供)

我選了一個3:30的,還有2分鐘開庭,正好。法庭地址是15A。我蹬上電梯,直奔15層。每層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法庭,對應不同的案子。15A是個小房間,只提供了兩排椅子給旁聽人員。屋裡的四個人,看來分別是律師和當事人,及沒有著裝的法官。沒有陪審團,看起來並非正式開庭。所有人都在聚精會神地閱讀卷宗,沒人在意我的到來。稍坐片刻,自覺無趣,悄然離開,還是去聽川普吧。

登高26A 攬曼哈頓美景

26層是電梯能達到的最高層。從窗口望去,曼哈頓下城的景色包括中國城,世貿一號觀景台盡在眼底,心曠神怡。 26A門口站著6個黑衣警衛,齊刷刷地轉過頭來看著我:「Trump?」大家都心領神會,一個多餘的字都不必說。一名女警指示我從頭到尾迂迴繞過排隊線,儘管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人。然後把我從頭到尾又查了一遍。看著盯著我們的另外五個人,我說,「有你們六個人的監察,我猜我是這樓裡最安全的人了?」六人一致贊同,一警衛說,「就是Trump來了,我們也會向他保證你的可靠性。」

推開兩道大門進入法庭時,卡洛爾的律師正在向陪審團陳述起訴川普的要點。卡洛爾女士和她的三個律師坐在前排。川普的律師團有點大,數了數大約七人。陪審團是預先從準陪審員庫中選出100名,各自回答由法官和雙方律師共同擬定的答卷,篩選後再經上午的面試敲定的。

寫真繪畫 還原法庭情景

旁聽席只坐了八成滿,大約五、六十人。門口一邊一個警察。其中一個悄聲問明來意,讓我擇席而坐。我選了最後一排邊上的一個座位,以便觀察全局。我前面有四位畫家,正在用彩筆碳筆描繪法庭情景,弄得滿手五顏六色粉末。每個畫家都帶了一個小小的望遠鏡,時不時舉起來看看以便畫清細節。

79歲的前時尚雜誌ELLE專欄作家卡洛爾4月26日向紐約陪審團表示前總統川普強暴...
79歲的前時尚雜誌ELLE專欄作家卡洛爾4月26日向紐約陪審團表示前總統川普強暴她、使她「無法與他人建立戀愛關係」。圖為法庭內的繪圖。(路透)

庭審結束時,一位畫家把她的作品交給一位記者。記者見我看著她,特意把畫作舉起來向我展示:一幅歷歷如生的法庭寫實畫。除了畫家,旁聽席上多數是各媒體記者,忙著做記錄,整理稿子。事件結束時,一篇報導也完工了。法庭不允許錄音錄像,這些傳統的手段便派上用場。

10分鐘短暫休息後,川普律師作答。因為是開庭第一天,法官宣布本次庭審大約14天,每天10:00到下午5點。陪審團9點到,休息廳裡提供早餐。

5點鐘準時休庭,全體起立,恭送陪審團(開庭或重新開庭時,也是全體起立,恭迎陪審團,以示對他們的尊重)。我正準備離開,不想法官帶著大家又坐下了,和雙方律師溝通下一步本案的審理程序。

本案法官卡普蘭畢業於哈佛法學院,1994年被柯林頓總統任命為聯邦法官,以其智慧和對法庭的掌控力而聞名,他曾審理過涉及知名度高的、有時甚至是臭名昭著的被告的案件。

本案前,他曾兩次駁回川普推遲庭審的要求。這個「她說、他說」的棘手案件在卡普蘭法官手中會有怎樣的精彩演出,也是大家的一個期盼。

參與庭審 行使公民權利

5:30,雙方還沒能達成共識。我已經失去耐心,決定先撤了。到此時,才理解早上人滿為患,下午能輕易入場的原因:太多像我這樣來看熱鬧的人,受不了這些枯燥無味的陳述和辯論,聽個大概就離席了。

作者會理直氣壯地參加川普庭審,得益於之前拜訪紐約聯邦大法院。(作者提供)
作者會理直氣壯地參加川普庭審,得益於之前拜訪紐約聯邦大法院。(作者提供)

我之所以能理直氣壯地參加川普庭審,得益於之前對紐約聯邦大法院的拜訪。那天走到大法院高高的台階下,不由自主被她的高大威嚴吸引。一種想探究她內部的欲望讓我邁上台階,直奔向門口持槍荷彈的警察。原本面目嚴肅的警察露出笑意:「為什麼不呢,這是法律賦予你的權利。」 這真是對我的醍醐灌頂,高大威嚴常讓人望而卻步,忘記正是我們的權利才造就了那種威嚴。從小的教育讓我們缺乏公民素養,在高大面前自我矮化,更少有參與意識。

連證件都沒查,過了安檢就可以進去了。當然,手機相機等電子設備嚴格不允許帶入。在這個高大的法院內,我嘗試了我的公民權利。

都說行千里路,讀萬卷書。如是也。

川普 曼哈頓 警察

上一則

移民專頁/等待綠卡 可持回美紙出入境

下一則

旅遊/手捧但丁神曲 遊歷文藝歐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