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州初選/拜登以哈立場遭穆斯林族群反對 恐成選戰隱患

最新/密西根州黨內初選 拜登、川普皆勝出

教育/ChatGPT對教育的影響 老師:雙面刃

許多教育工作者擔憂,ChatGPT有沒有可能讓孩子們懶得寫作業。(Getty Images)
許多教育工作者擔憂,ChatGPT有沒有可能讓孩子們懶得寫作業。(Getty Images)

OpenAI的聊天機器人「ChatGPT」問世後,顛覆了以往對於人工智能機器的想像,其對人類語言掌握的嫻熟程度,似乎已經能與真人媲美;正因如此,許多教育工作者擔憂,ChatGPT有沒有可能成為孩子們懶得寫作業時的一個藉口,認為:「反正老師看不出來,搞不好還會覺得我寫的文章比以前大有長進」?但也有第一線的教師認為,時代必然會進步,善用每個時代的可用資源,或許可以創造出畫時代的教育方式,知名資訊科技新聞網站「Wired」親身採訪了許多就位在教學現場的老師們,一起看看ChatGPT對教育這個國家百年大計有何影響。

憂成寫作業槍手

在俄勒岡州農村地區任教的高中英文老師凱利.吉布森(Kelly Gibson)表示,當她看到ChatGPT可以流暢地「用300字完成一篇解釋『綠燈在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中的意義為何?』的文章」時,她「驚呆了」;因為的文章從用字遣詞、文法結構到行文邏輯,正是她教導學生的樣子,這個結果讓她擔心:「還有什麼方法能夠阻止學生找機器人當寫作業的槍手?」

作為執教25年的老師,沒有什麼大風大浪能夠打倒她;在短暫恐慌後,吉布森思考,既然不可能回到過去「沒有ChatGPT的年代」,那麼要怎麼把ChatGPT融入課堂之中?她的初步想法是要求學生直接用ChatGPT「生成」一份文本,然後自己校對、挑錯,並改善機器人的寫作風格。換句話說,她把ChatGPT當成一種加強學生批判性思維的工具,而不是一個取代人腦、幫學生作弊的暗黑科技。

雖然有這些侷限性,但吉布森仍認為她有責任把ChatGPT帶進課堂,因為她所任教的高中地處偏鄉,ChatGPT的出現可能加大城鄉之間的資訊鴻溝,因此她希望可把ChatGPT變成一個教育者的角色,這樣她所有的學生都能有機會接觸到當代的最高科技。

適合引進當教具

在荷蘭代爾夫特科技大學(Delft Technology)講授「人工智慧倫理」課程的奧莉亞.庫迪納(Olya Kudina)教授則指出,ChatGPT產出的文本事實上還不夠成熟;庫迪納表示,她出了一份辯論作業,學生想出三個正方論述和兩個反方論述;再把同樣一份作業丟給ChatGPT,雖然回應快,行文也很流暢,但細看ChatGPT提出的論點,會發現有循環論證、引用錯誤甚至不合邏輯的問題,因此她認為單純地把ChatGPT的東西複製貼上,並不能夠幫助學生獲得高分。不過庫迪納並不認為教育領域應完全禁用ChatGPT,她認為適合引進ChatGPT作為教具,但不是把ChatGPT當成最終目的,而是一個激發學生思考、指引學生思考方向的工具。

迫正視死背問題

倫敦城市大學(City, University of London)的人類與電腦互動關係學教授泰勒(Alex Taylor)從另一個觀點切入ChatGPT可能對教育工作的影響;泰勒說,ChatGPT的出現不是「打破現有教育方式」,而是迫使人們去正視「已經支離破碎的教育」;比如說當你問ChatGPT一些「只須死記硬背」的問題,而ChatGPT很快速地回答時,就會不禁讓人思考「那到底學校教這些東西意義何在?」據記者實測,ChatGPT確實可以回答出一些有標準答案的問題,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何時結束?」,ChatGPT不只準確回答出1918年11月11日,甚至還延伸出了協約國、同盟國等觀念。

教育當局下禁令

雖然身處教育第一線的教師們對於ChatGPT的態度多元,認為這款最新型的人工智慧利弊同存,但教育當局的態度就傾向保守;比如紐約市就在1月下令禁止公立學校在學校設備上使用ChatGPT,一位發言人說此禁令是「出於擔心對學生學習造成負面影響,以及擔憂內容的準確性與安全性」;紐約華盛頓高中(Washington Heights)英文老師瑪莉琳.拉姆雷茲(Marilyn Ramirez)指出,她先前不清楚紐約教育局有此規定,但根據她的教學方法,她對此禁令似乎並不認同。

拉姆雷茲表示,她是那種會為了吸引學生注意,用戲劇性的語調朗讀伊麗莎白一世演講稿給學生聽的那種老師,甚至也會在課堂上融入像谷歌翻譯(Google Translate)這種科技產品做為教學內容;但用歸用,她還是會跟學生強調「什麼時候可以用」或「谷歌翻譯的限制在哪裡」等觀念;因此對於ChatGPT的出現,她認為「在老師的指導下,ChatGPT可以幫到學生,但真正的效果有限。」

吉布森老師任教的學校同樣也已下令校內全面禁用ChatGPT,因此她不得不用自己的電腦跟網路在學生面前展示這款聊天機器人;她表示,這學期她的學生們在讀「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咆哮山莊」(Wuthering Heights)、「所羅門之歌」(Song of Solomon)等西洋文學史上的鉅著,她會在課堂上用ChatGPT生成一份小論文,並要求學生們針對這篇小論文進行全方位的解構,旨在培養學生批判思考、獨立思辨,同時也雕琢他們精確陳述論點的能力以及培養對「何謂一個好作品」的感覺;她說:「我知道這項技術還很新,它在教育現場究竟能起到什麼作用也還充滿不確定性,但我認為解決這些不確定的責任就在我們當老師的人肩上,我會繼續要求學校開放ChatGPT。」

ChatGPT 教育局 人工智慧

上一則

談藝/化不可能為可能 台灣NSO疫後來美巡演

下一則

流行/量產後 Nike熊貓鞋還酷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