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老年失智 這是中年人可做的最好一件事

川普「封口費」案除名2陪審員後 終於選出12人

世界OnAir/她拿工作簽被裁超淡定 1個月找到下家還加薪

設計師董琪函的工作桌。(董琪函提供)
設計師董琪函的工作桌。(董琪函提供)

「我很清楚記得那天是個周一,早上有個全員會議,當時只以為是常規會議,但一進去就看到CEO臉色凝重。我當下就有不好的預感。」人在紐約的設計師董琪函(Sara)講起去年九月的一天記憶猶新,當時在時尚科技公司Rent The Runway做產品設計師才不到一年,沒想到就被捲入科技業的裁員大浪之中。「等人都到齊了之後,CEO就說要裁員了。她把裁員叫做結構變動,說要節省開支。」

從全員會議一下來,董琪函又度過了提心吊膽的半小時,工作日曆上突然蹦出來一個10分鐘的會議邀請。「當時我就知道,我肯定被裁了。」

會議上,公司CFO給所有與會者帶來了裁員的噩耗,而非常戲劇性的是,一下會議,董琪函的所有工作郵箱和賬號都再也無法登陸,她瞬間被置於一個極其被動的狀態,不僅是沒有機會與同事交接、道別,就連一個向公司發問的機會都沒有,工作日就這樣突然終止。

用戶體驗設計師董琪函。(董琪函提供)
用戶體驗設計師董琪函。(董琪函提供)

現在距離那段經歷已經過去將近半年,而拿著工作簽證的董琪函也已經效率極高地找到了新工作,目前在摩根大通的私人銀行業務擔任高級用戶體驗設計師,不僅升了職,還加了薪。拿著TN簽證的董琪函,跟H1B簽證僱員一樣,在失業狀態下只有60天來尋找新工作。她是怎樣做到的呢?

被裁的當天,董琪函就立刻行動起來了,首先是用私人郵箱給公司相關人事經理發郵件,處理好在工作簽證上被裁需要公司幫忙配合的部分。之後,她花了三天的時間更新自己的簡歷以及作品集,量化自己這一段時間以來的成績。她坦言,自己是把找工作當做「全職工作」來進行,每天花足八個小時,定下需要完成的KPI。因為有拿著一個半月的工資作為裁員包裹,董琪函笑說,「如果想象成帶薪找工作,壓力會小一點。」

這一次找工作因為時間緊張,董琪函整理出了自己的一套的方法,讓找工作更高效、更有針對性。首先,她沒有採取海量投遞的策略,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內部推薦以及回復獵頭上,這樣能夠避開用時更長的一般招聘程序,讓簡歷更優先一步被看見;其二,她對所有公司做足背景調查,確保只申請財報佳、最近沒有裁員的公司。她還把所有投遞了的公司的情況,如薪資、工作職務簡述等,都整理放在一張Excel spreadsheet上,方便幫自己快速追蹤申請進度;再者,她鼓勵被裁員後要充分利用LinkedIn平台的擴散力,發文誠懇講述自己被裁員的現狀,並且充分利用自己網路之內的聯絡人去做內推,就一定會有獵頭會主動發出面試邀請。董琪函目前的摩根大通的工作,就是該公司獵頭看見她的貼文,並主動發出邀請的。

董琪函自製的找工作進度追蹤spreadsheet。(截取自董琪函小紅書@董冬冬,...
董琪函自製的找工作進度追蹤spreadsheet。(截取自董琪函小紅書@董冬冬,經授權使用)

裁員寒冬似乎仍沒有結束。根據裁員追蹤網站layoffs.fyi,今年截至2月7日,就已經有9.7萬人被裁員,特別是科技業仍在傳出一波又一波的裁員消息,這讓還沒被裁的人也心慌慌,每日工作不得安寧;而被裁了的人,特別是廣大工作簽證持有者,天天活在水深火熱的找工作焦慮中。

董琪函表示,失業的那一個月,她最拼命的時候嘗試過一天八場面試。這看起來十分工作狂,但董琪函沒有讓職業定義自己,而是更加看重「生活的八小時」。

「只要這個工作穩定,讓我能照顧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就足夠了。特別是我們有工作簽證的,要看這個工作能否支撐你度過經濟不穩的時期,才是最重要的。跳到了新的工作,銀行業穩定、不『卷』,讓我有更多時間去發展我的業餘愛好,我覺得還挺開心的。」

裁員 工作簽證 摩根大通 世界OnAir

下一則

俄州波特蘭治安差 沃爾瑪待不下去…放棄最後2分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