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參院通過援以烏台法案、強制TikTok脫離字節跳動 拜登將儘速簽署

馬斯克和特斯拉財報說了什麼?八大重點一次掌握

踩高跟、穿短裙 熱情奔放的中國鋼琴魔女王羽佳

王羽佳在演奏後。(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在演奏後。(取材自Instagram)

聽眾們發現,無論怎樣的裙子或高跟鞋都無損王羽佳精湛的演奏技巧。她的著裝只是音樂會開始之前的花邊新聞。王羽佳沒有本末倒置,她首先是一流的演奏家,之後才是愛穿多彩短裙的女性。

王羽佳曾於2015年擔任中國國家大劇院「駐院藝術家」,是她首次參與中國藝術機構的...
王羽佳曾於2015年擔任中國國家大劇院「駐院藝術家」,是她首次參與中國藝術機構的駐院項目。(新華社資料照)

在人們印象中,女鋼琴家們似乎應該穿著晚禮服,姿態優雅大方,但被譽為「鋼琴魔女」的中國鋼琴演奏家王羽佳,徹底打破了這個刻板印象。她一頭隨性的短髮,身穿飽和度極高或滿身亮片的短裙,腳踩一雙恨天高,奔放、熱情又充滿活力,一如她的音樂。近日,她以過人的琴藝獲得葛萊美獎的肯定,成為該獎設立以來第一位獲獎的中國鋼琴演奏家。

王羽佳專輯獲葛萊美獎。(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專輯獲葛萊美獎。(取材自Instagram)

葛萊美獎 首位中國鋼琴家

2024年2月5日,第66屆葛萊美音樂頒獎禮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王羽佳憑借專輯「The American Project」奪得葛萊美最佳古典器樂獨奏獎。

據iWeekly周末畫報報導,這一獎項對王羽佳來說是實至名歸。大約一年前,王羽佳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與費城交響樂團、指揮家亞尼克·聶澤賽金(Yannick Nezet-Seguin)一起上演了一場拉赫曼尼諾夫馬拉松,在4小時30分鐘演奏音樂家拉赫曼尼諾夫創作的四部鋼琴協奏曲和著名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被紐約時報稱讚為「一生一次的音樂壯舉」。

回到國內,王羽佳又在2023年年末進行了跨越19天、走過9座城市的獨奏會巡演,堪稱古典樂壇的盛況。

王羽佳曾曬出與新男友麥凱萊的合照,據最新消息稱,目前王羽佳與麥凱萊疑似分手。(取...
王羽佳曾曬出與新男友麥凱萊的合照,據最新消息稱,目前王羽佳與麥凱萊疑似分手。(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無疑是當代中國最受歡迎的鋼琴家。就連她的情史也被人津津樂道。2023年2月14日,王羽佳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她與27歲的芬蘭指揮家麥凱萊(Klaus Makela)的愛心照,並配文:「情人節快樂!給大家分享愛!」

據了解,麥凱萊生於芬蘭的一個音樂世家,畢業於著名的西貝流士學院,曾跟隨芬蘭名指揮家帕努拉(Jorma Panula)學習指揮。年紀輕輕已身兼阿姆斯特丹皇家音樂廳管弦樂團首席指揮、奧斯陸愛樂樂團首席指揮、巴黎管弦樂團藝術總監、圖爾庫音樂節藝術總監等多個重要職務。但據了解,目前王羽佳與麥凱萊疑分手,她在社交網站Instagram上取關了麥凱萊。 

王羽佳的演奏充滿激情與飽滿的性格。(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的演奏充滿激情與飽滿的性格。(取材自Instagram)

音樂神童 一路蛻變成女王

「我知道我是神童。」2016年,王羽佳曾對「紐約客」記者珍妮·馬爾科姆(Janet Malcom)說,她至今還記得「做神童的感覺」:「他們現在還叫我『神奇小孩』,我第一次去北京的音樂學院的時候,所有孩子都看著我,我那時候已經成名了,他們就像看動物園裡的另一個物種那樣,(眼神在說)『我的天,她來了』。」

王羽佳1987年出生在北京,她的母親曾是舞蹈家,父親打鼓。母親曾希望她學跳舞,但王羽佳選擇鋼琴,因為「彈鋼琴至少能坐著,不那麼累」。王羽佳4歲半正式學琴,為了培養王羽佳,她的鋼琴老師提出集體攢錢來給她買專業三角鋼琴。父親的鼓手背景,要求王羽佳在音符和節奏上乾淨整齊,「我父親有一雙好耳朵,他是『音樂納粹』」。

9歲,王羽佳被送入中央音樂學院學習;14歲,她前往加拿大的音樂學院學習,之後到美國古典樂重鎮費城柯蒂斯音樂學院,師從鋼琴家加里·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2003年,王羽佳在瑞士舉辦歐洲首演,兩年後頂替臨時缺席的鋼琴家拉杜·魯普(Radu Lupu),完成了北美首次演出。之後與德意志留聲機公司簽下唱片合約。

報導指出,走上專業舞台後,讓王羽佳超越他人的是她的生命力、激情與飽滿的性格。王羽佳愛閱讀,她看吳爾芙的「海浪」,也讀康德「純粹理性批判」。但她對這些嚴肅作品的態度並不完全是嚴肅的。她爽朗又有幽默感,在Facebook主頁介紹中說自己是「以自我為中心、不顧外界評論的首席女王」。

她健身,愛喝酒,喜歡時裝,調侃著名高跟鞋品牌Manolo Blahniks「對我來說還不夠高」。2010年,有人詢問王羽佳古典音樂家之外,哪些人對她有巨大影響。「Lady Gaga」,她回答。

王羽佳演奏時所穿的緊身短裙一度將她推到風口浪尖,此外,她還經常露背,超高跟鞋是必備,且經常根據不同的曲目換衣服。2011年,樂評人馬克·斯韋德(Mark Swed)曾批評她的緊身裙「但凡再短一點,就會讓音樂廳限制18歲以下觀眾在沒有成年人陪同時入場」。「新評論家」(New Criterion)甚至說她的裙子「像脫衣舞孃的衣服」。

陪伴王羽佳的各種短小的裙子一度將她推到風口浪尖。(取材自Instagram)
陪伴王羽佳的各種短小的裙子一度將她推到風口浪尖。(取材自Instagram)

愛穿短裙 古典樂如開派對

王羽佳說,她曾在義大利一個教堂裡演出時被要求換件衣服,「他們說我對耶穌不敬」。但王羽佳認為,揪著衣服不放「很沒意思」:「我穿短裙,因為我覺得古典樂就是我的派對。」「如果一個漂亮的男鋼琴家穿了緊身褲,我不會關心衣服之下有什麼。如果音樂是美麗而感性的,為什麼不能為它穿上同樣美麗的衣服?」她對英國「衛報」這麼說。

「華盛頓郵報」2011年曾這樣評價王羽佳。針對女音樂家的著裝討論個不停,因為古典樂舞台上的女性從來都沒有合適的衣服。「與其說王羽佳的裙子應該讓音樂廳禁止18歲以下觀眾入場,不如說她的舉止(她那令人耳目一新的、樸實的現代年輕女性做派)和她非凡的才華,為我們吸引18歲以下孩子進入古典樂世界提供了一些最好的機會。」

「我覺得古典音樂很好的一點就在於它很豐富,其實跟我們現在的生活很像,有很多東西,都是不一樣的精彩。」王羽佳說。童年時,母親帶她觀看的芭蕾舞「天鵝湖」是她的古典樂啟蒙,她承認由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創作的著名交響樂「開啟了我對俄羅斯浪漫派的熱愛」:「我一遍又一遍地聽,我無法描述它到底是什麼,我只想不斷地聆聽它。」

王羽佳對紐約時報說,剛開始學習鋼琴時,吸引自己的也是巴赫與貝多芬這樣的學院派。直15歲,她才在柯蒂斯音樂學院裡研究拉赫曼尼諾夫。她形容它們「高貴、純潔、脆弱」:「就像讀俄羅斯文學,盡管很長、很囉嗦,但它真的很令人愉快。」

王羽佳是穿緊身裙、高跟鞋的古典樂大師。(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是穿緊身裙、高跟鞋的古典樂大師。(取材自Instagram)

揮灑情感 挑戰馬拉松演奏

拉赫曼尼諾夫生前非常欣賞費城交響樂團。但從未有藝術家和樂團能在一個晚上連續演奏他的所有鋼琴協奏曲作品。指揮家聶澤賽金說,除了王羽佳,他想不到更好的人選。卡內基音樂廳的藝術總監克萊夫·吉利森也說,很少有藝術家能有「這樣的耐心、專注、強度與情感投入來完成這樣的壯舉」。

報導指出,為了這場馬拉松,以精力旺盛出名的王羽佳拒絕了一切社交生活,準備超過400頁的演出曲目。樂團還為參加這次表演的所有音樂家製作了奧運會風格的獎牌,上面印著鋼琴的圖案,紀念這場非凡的演出。拋開一切標籤,當王羽佳坐在琴凳上,雙手按下黑白琴鍵時,一種超越國籍、性別和外表的激情,這也許是王羽佳如此與眾不同的原因。

跑完這場「拉赫曼尼諾夫馬拉松」時,在現場觀看表演的紐約時報音樂記者讚歎:「她似乎沒有出汗。無論是在臉上,還是在表演中,王羽佳沒有慌亂。她帶來清晰與詩意,她的演奏厚重而不浮誇,感性又不輕浮。」聽眾們走在回家的街上,「仍然感到一種令人振奮的輕鬆。就像我看到許多其他的觀眾一樣,從音樂廳『飄』到街上,無法停止微笑」。

至於為何演拉赫曼尼諾夫要換五條裙子,北京青年報報導,王羽佳表示完全出於好玩,「我把拉赫曼尼諾夫的每首作品都變成了顏色,一說起紅色,大家就能想起對應的曲目,說起綠色就想起另一首,其實很好玩。」王羽佳有自己的一套選擇演出服的標準,「最好是把手臂露出來,這樣彈琴比較放鬆。」在王羽佳看來,每次演出都穿不同的裙子才是王道。

看著舞台上自信灑脫的王羽佳,媒體和樂評人們一致認為,「此刻王羽佳已無需再證明什麽了」,「她是舞台中心那個自信大膽的女王」。

王羽佳。(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佳。(取材自Instagram)

王羽 古典樂 葛萊美

上一則

瘋求財…中財政部抖音變「許願池」 1夜湧入60萬則留言

下一則

英外相卡麥隆將會王毅 談台海航行自由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