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亞裔易患糖尿病 劉醇逸、金兌錫提案立法增篩查

亞裔肝癌發病率高 華康會護肝講座推廣知識助防範

沒人管得了?21世紀「新社會公害」 暴走健身團

「暴走」實際上就是健步走,近年來在中國各省間流行。圖為2014年青島國信體育場外數千人暴走健身。(取材自中國網/視覺中國圖)
「暴走」實際上就是健步走,近年來在中國各省間流行。圖為2014年青島國信體育場外數千人暴走健身。(取材自中國網/視覺中國圖)

21世紀新路霸「暴走健身團」,近年在中國各地迅速開花。「暴走團」屢勸不聽的違法行為,透露了中國多地執法效率不彰,以及法治教育亟待推進的亂象。

繼廣場舞之後,「暴走團」又成為一個不少人眼中的「社會公害」,一群人在公共道路上大批移動甚至阻礙交通所造成的「危害」,比起廣場舞更是有過之無不及。而不管輿論如何批評,這些多是老年人的「暴走者」仍依然故我,甚至反嗆「我有走路的權利」,有些地方連交警也束手無策。

最近一個「暴走團」引發眾怒的例子是2023年3月19日發生在遼寧阜新。綜合觀察者網、中華網、羊城晚報等報導,當晚6時48分許,一名男子得知家裡老人突發疾病,心急火燎開車往家裡趕,沒想到半路碰見了一群身穿黃色統一制服的老年暴走團下在路中間拐彎掉頭,其中一名大媽直接張開住雙手攔在車頭前不讓其通過,並要男子等幾分鐘再走。

不要命 橫行馬路還擋車

網傳視頻顯示,大媽身後長長的隊伍依然不為所動的在道路中央活動著身體,沒有一個人讓出通道讓男子先過去,也沒有人走過來查看情況。儘管這名男子大聲解釋說家裡有病人在等著,大媽依然不為所動,指著她後面的長隊,非讓他等暴走團橫穿完馬路再開車。男子再三懇求,大媽竟丟下一句「讓病人等著!」。

男子氣得無計可施,將視頻發布到網路上,引來網民眾怒:「曾經何時,在中國,大媽擋路運動比人命還重要了?」,「忘記悲劇了嗎?有一次司機見到暴走團慌了,油門一踩撞到四個」,「快來管管他們吧,隨意占用機動車道拐彎,簡直不要命」,「看得我已經開始上火了」。但據報導,截至2023年4月6日,仍不見當地政府或警方公開回應或依法處理。

報導指出,依「道路交通安全法」,行人應當在人行道內行走,沒有人行道的靠路邊行走;行人、乘車人、非機動車駕駛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關於道路通行規定的,處警告或者5元(人民幣,下同)以上50元以下罰款。對屢教不改者還可依「治安管理處罰法」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500元以下罰款。

罰則輕 「每人不過繳10元」

以上相關適用法令,讓許多網民也看懵了,不禁要問:「才罰這麼些錢?就算罰到最重,50個大媽們分攤罰款,每人也不過只要繳10元」,「警方有一次拘留50個大媽的膽識?」,「處罰這麼輕,難怪大媽們有恃無恐把道路當運動場了」。

觀察者網風聞社區「烏鴉校尉」評論指出,暴走團是一個半自助式的旅遊互助組織,本質上是在徒步過程中發現美景,感受樂趣而自發的組織。但大致是在2010年後,越來越多的暴走團偏離了中心思想,在行走過程中肆意占用機動車道,面對他人的說勸不僅不聽,仗著人多勢眾更加猖狂。

暴走團原是在徒步過程中感受樂趣而自發的組織,但在2010年後就變質了。圖為201...
暴走團原是在徒步過程中感受樂趣而自發的組織,但在2010年後就變質了。圖為2017年6月河北全民健步走大會一景。(新華社資料照片)

徐州的暴走團算出現比較早,2014年,每晚有上萬人圍著雲龍湖暴走,規模大一點的隊伍前都有一人扛著大旗,寫著暴走團名號;成員們著裝統一,每隔幾十米有一人腰間挎著小音箱,大聲放著音樂。寬敞的大馬路就成了他們的首選。當時徐州的公園、景區、校園到處都是暴走團的身影,江蘇師範大學曾特意公告禁止校外人員在校園內開展跳操、暴走等健身活動。

釀事故 占快車道遭車撞

隨著暴走團在中國蔓延,因違法暴走而引發的爭議時有所聞。2017年7月8日5點22分,山東臨沂一輛藍色出租車撞上一隊早起晨練的暴走團。這個暴走團不僅在機動車道上運動,還是在左側的快車道。當地交警說,行人進入機動車道違反交通安全法,但是司機的責任更大:「操作失誤是造成這起事故的主因,次要原因是這群暴走人群占用機動車道」。 

這可讓許多網民們看不下去了,有網站發起「你覺得這起事故誰的責任更大」的投票,參與投票的幾千名網民中,有超過九成的人認為暴走團的責任更大。這起事故讓暴走團被輿論口誅筆伐:「隨意橫穿馬路,不走人行道,不看交通燈,不走斑馬線,誰給他們的權利?就因為『人多力量大』?」。

而儘管民氣可用,暴走團引發的亂象仍未解。臨沂這起事故發生後5天,當地另一支暴走團就開始在馬路上繼續暴走,因為此前發生在8日的事故,這團每個人身上都穿著一件反光衣,還在隊伍最後安排了一輛無牌叉車,徹底斷絕「追尾」可能性。叉車並插上了隊伍的旗子,「這樣感覺比較有氣勢」,一名隊員說。

也許是看到臨沂的前車之鑑,暴走團眾多的青島在一個多月後,分時段封閉青島八大峽廣場附近的巫峽路、瞿塘峽路等路段。交警稱這是為讓機動車給平時經常在這裡活動的暴走團讓行,保證暴走團成員的安全。這又引起網上幾乎一面倒批評「因為暴走團要占馬路就禁止機動車通行?那人行道是幹嘛的?」,因爭議大,這項措施不到一星期就取消。

隨後,青島警方對八大峽廣場附近人行道進行了優化改造,並在人行道和車行道之間還加裝了硬質隔離護欄,實現人車分離。但道路拓寬之後。依然有人在機動車道上進行暴走。圍繞暴走團的爭論在臨沂事故前後到達了巔峰,在此之後就又逐漸降溫。

3月19日,遼寧阜新,一名大媽擋在急著回家看生病家人的男子車前,要男子不准再往前...
3月19日,遼寧阜新,一名大媽擋在急著回家看生病家人的男子車前,要男子不准再往前開,讓大媽們的運動隊伍先過。(取材自觀察者網)

待修法 侵權究責無前例

2022年4月10日晚,河南鄭州天明路紅專路附近,一支近百米長的暴走團隊員舉著大旗,在沒有安全保護措施下,走上天明路機動車道暴走鍛煉。前面的人舉著大旗,後面兩人一排緊隨其後由南向北暴走,隊伍約七八十人,穿梭在馬路上的車陣中。該暴走隊伍遇到紅燈時,竟選擇了無視,直接闖過。

鄭州市交警支隊相關負責人表示,群眾自發組織的鍛煉影響交通,目前以勸導為主,通常會將其勸導至不影響交通,沒有安全隱患的地方。所以,由此看來,對違法的暴走團除了不太重的罰則外,即使交警出動,也只是勸導。

有律師表示,除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根據「民法典」第1198條規定,如果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也就是說,如果發生交通事故,暴走團的組織者要承擔責任。但近年以此法令追求暴走團的案例幾乎難尋。

「暴走團」成中國新「社會公害」,一群人罔顧交通法則在道路中移動甚至阻礙交通。圖為...
「暴走團」成中國新「社會公害」,一群人罔顧交通法則在道路中移動甚至阻礙交通。圖為警察教小學生遵守交通信號。(中新社資料照片)

詭商機 舉旗、服裝有贊助

2022年8月16日,周口一隊老年暴走團不僅在機動車道進行運動,也是「進化」到連紅綠燈都不看了。和遼寧阜新案例情況一樣,同樣有人在路口攔停車輛,硬生生等了三個紅綠燈之後,被攔的車輛才終於通過了這個路口。當地孫先生表示,這些人大多都是退了休的老頭老太太,每天早上五六點到晚上,拿著大喇叭放音樂,圍繞著縣城行走,連在高考期間都沒有消停過。

面對這些暴走團的行為,許多網民說他們「是為了博眼球,行人見了得避讓」,因為不管是公路還是商場,暴走團出現的地方都屬於人流量眾多的公共場所,而他們的行為確實讓很多人側目。由此推斷,很多時候,網民們在奇怪為什麼暴走團能夠無視周圍的目光之際,很可能他們自己卻在享受這些四面八方投過來的目光,也就是他們說的「氣勢」。

報導說,不少人認為中國國內公共體育設施和場地不足,是暴走團橫行道路的重要原因,其中的商機也是一個隱蔽緣由。徐州早期就出現暴走團由當地企業贊助,成員們穿著印有贊助企業品牌服裝,舉著印有公司名稱的大旗為企業宣傳,規模在千人以上的暴走團甚至有兩到三個贊助商。很多參加暴走團的老人還會給賣保健品的盯上。

那麼大力擴建運動場地、增添運動器材,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嗎?報導認為,確實能夠解決一部分,但也只能減少因為缺少場地才跑到馬路上的暴走團。對於那些已經明顯影響道路安全的暴走團,除了譴責之外,恐怕還非常需要執法部門進行管理和處罰。

健身 投票 鄭州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下一個威馬汽車?中國高合汽車傳宣布停工停產半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