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任內稅改法案海外獲利課稅規定 獲最高法院維持

台生在復旦大學畢業典禮打老師 北大醫學研究所落空

夏日閒話荔枝

晚唐詩人杜牧有《過華清宮三絕》詩:「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說的是唐明皇為博楊貴妃紅顏一笑,不惜勞師動眾,千里送荔枝的事。從另一個角度看,說明貴為貴妃,對一年一造的荔枝之喜愛嚮往。

隨著眾多古人流傳廣泛的詩句,和有關美人的美麗傳說及嶺南水果荔枝本身之美味,世人對荔枝的喜愛度超乎一般水果,就理所當然了。而我等長住嶺南荔枝的故鄉,多了每年極方便飽口福的便利,在情在理更多了一分自豪。

又逢荔枝時節,人在北美探親,剛剛踏入6月,住處附近的Costco超市便看到荔枝上市了。以為是從家鄉來的水果,毫不猶豫的買了一盒,回家迫不及待品嘗。

實話說,嘗到的荔枝既有滿足也有失望:滿足的是,又嘗到了荔枝特有的滋味;失望的是,到口的品種果實嫌酸、內核嫌大,肉質也嫌不夠爽甜。比起本人往年在南粵廣州、在妻子的老家增城所吃到的荔枝滋味相差太遠了。一看荔枝的產地,原來產自墨西哥

並非只認家鄉的出品,帶著鄉情的偏見去品嘗。我自覺在飲食方面是博愛主義者,欣賞所有地域的美食美味美果。旅遊每到一地,甚至會花時間找有地方特色食品品嘗,尤其是大眾化的美食。

以過往的經驗,荔枝雖外表樣子看來差異不大,吃起來滋味卻大不相同,這與荔枝的品種、栽種地還有氣候等等不同有關。

同在家鄉嶺南栽種的荔枝,也有槐枝、桂味、糯米糍、掛綠等不同的品種,其中槐枝核大、肉質尚可、甜度不足,桂味帶桂花香味,且肉厚質實核小、清甜多汁;糯米糍則屬最受大眾歡迎,產量也較大、品質較好的一個品種了,不但肉厚核小濃甜還十分清爽。每年荔枝時節,不論大造還是小造、價高價低,我都會毫不猶豫買來一堆,一飽口福。

現在已畫歸廣州一個區的增城,是著名的荔枝產地,這裡有一種公認稀缺極品的增城掛綠荔枝;此品不但稀少,簡直就是荔枝中的鑽石。據某新聞機構報導,近日北京一家高端商場上架了人民幣1049元一斤的掛綠荔枝,單顆60多元,大眾稱其為「水果刺客」;更離奇的是,早在20年前,廣州增城一顆掛綠曾拍出人民幣55.5萬元的高價。

不過這樣也好,因此君價高量少、市場難覓蹤影,熄了我衝動破費花60元購一粒一試的念想。

日前,有幾十年相交的老友透過社交媒體發來一信息:「相傳明朝尚書湛若水,從福建著名的荔枝之鄉楓亭懷抱荔枝核歸粵,培育出廣東荔枝名種「尚書懷」,其後代培育出「掛綠」;至宣統末年,名貴者僅餘縣城西園一株。該樹以1955年結果37千克為最盛,其後因「年事已高」產量下降,至1979年冬最後一椏枯萎。幸老樹頭萌發新枝,在1990年代重新掛果。」

老友曾是我和太太的同事,知道我太太是增城湛姓人氏,明朝三部尚書湛若水十多代的後人;而我也明白,太太雖為名人之後,卻尚無成就什麼名堂,僅為凡人一名;如今且遠在大洋彼岸,他發來只是找一打趣話題。

此傳說是真是假,是家鄉為了彰顯其歷史的深厚流長,抑或為了加持掛綠的文化內涵已難考究,但還是讓我精神為之一振,我即打趣回他:「哈哈,看來太太作為對掛綠有貢獻的湛若水後人,我是否可以每年從掛綠收成中分得一枚品鑑?」

老友回兩個字:「也許」,並加了兩個笑臉。

美食 北京 墨西哥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祖屋和族譜(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