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議會常識黨團 呼籲11月公投廢除無證客庇護法

紐約皇后區10K路跑賽 華人跑團亮眼

整個廣場屬於我(一八)

他臉上的滄桑被白淨皮膚掩蓋住,一眼望去,以為他還很嫩。

男青年要點一杯芝士芒果茶,詩妍看一眼他胖胖的臉、粗粗的腰,說芝士的熱量太高,建議他喝檸檬茶,他說不,奶茶我只喝芝士芒果,別的什麼都不要。他知道自己與詩妍沒戲,不掩飾、不遷就,付款取了奶茶就走。

詩妍有些好奇,母親上哪找來這麼多優質男青年的?這次和上兩次一樣,相當於母親給她拉來一位客人,而客人買走了一杯奶茶──雙方當事人不當回事,連電話都沒交換。

之後詩妍想起楊建國,坐在吧檯前的高椅上黯然神傷。與楊建國分開三年,她一直強撐著,如今被他母親去世的消息擊垮了。

已經秋天了啊,榕樹的果子跌得一地都是,被踩得稀巴爛,貼在地上難看得要死。天氣那麼乾燥,昨晚敷的面膜像是偽劣產品,反倒令皮膚更顯乾燥。臉上似乎有一道道隱形的裂紋,有風吹過,隱隱隱隱地感覺得到刺痛。她翻看手機中楊建國的相片,每一根眉毛都笑容可掬,似乎又能感覺得到他就在自己的耳根後面呼氣,似乎正在撫摸他厚厚的手掌心……

檸檬難得地叫了兩聲,她扭頭看過去,檸檬又拖長了聲音衝著她叫。碗中沒有貓糧了,裝水的碗不知幾時跌進去幾片樹葉,好一派淒涼的景象。今天她真的是心神大亂,忘記給檸檬添貓糧。

她很想打個電話給楊建國,卻又沒有勇氣。楊建國大致的情形她倒是知道,楊雪梅每隔一段時間,就跑來說與她聽。想必,楊建國也會通過楊雪梅,了解她的情況。因為了解對方的近況,所以才會心疼。(一八)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鏟蚯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