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是貝殼...小孩在海邊撿了這些 加州媽險被罰8萬

安全規定、節省成本 民航旅客吃得愈來愈差

樓藍在上海(一○)

我說了,這事還在調查,沒有定性。女警說,用刀砍人就是殺人犯?也許她是在自衛呢!現在是法治社會,一切得依據法律與事實說話。你再敢帶人在這裡胡鬧擾亂治安,我就讓人把你關起來!聲音不大但很威嚴,黃髮女人不敢吱聲了。

樓藍感激地看了看女警,跟在她身後,極速地上了停在派出所門前的那輛警車。上了車,樓藍依然將身子瑟縮一團,渾身像打擺子一樣顫抖起來。突然禁不住發出一聲號啕,那眼淚就如泉水奔湧而出。樓藍是在哭自己,這下事情惹大了,她不僅聲名狼藉,而且真要難免有一場牢獄之災了。

女警不無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依然輕聲說:別哭了,哭壞了身子,對肚子裡孩子沒有好處。樓藍便不出聲了,但那眼淚還是流個不停。

不一會,車在一家醫院門口停下來。女警帶著樓藍,在二樓門口掛著婦產科牌子的診室前站住了。女警先進去和那女醫生說了句什麼,便招手樓藍進去。女醫生面無表情,你懷孕幾個月了?樓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大概兩個月吧,也許三個月。

女醫生鼻子哼哼,遞給她一個白色帶蓋的塑膠小圓盒,去驗下尿。樓藍接過圓盒,眼前一片空白。自己都沒有結婚,卻說懷孕了,還兩個月、三個月,這下怕真要露餡了。

樓藍來到走廊上還在踟躕著,那個女警跟著出來了,用手一指,洗手間在那頭。樓藍以為她要帶自己去洗手間,沒想到她竟然沒有跟上來。樓藍便緩緩朝洗手間挪去,兩隻腳無比沉重,心裡在想著用什麼對策,將這件事蒙混過去,越想越沒有底氣。

就在她硬著頭皮跨進洗手間的時候,衣袋裡手機響了。唐彪及時地給她打來電話,聽了電話,樓藍心裡頓時豁然亮堂了。(一○)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蔡明亮「天邊一朵雲」重返柏林 55歲李康生放話再全裸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