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女機上酒醉吵鬧被捕 考量患憂鬱症不起訴

斯洛伐克總理遇刺 情況趨穩定但仍嚴重

稀客來訪

我家稀客加拿大雁。(圖:曾華容提供)
我家稀客加拿大雁。(圖:曾華容提供)

走在有綠草、湖泊、池塘、河溪的公園,會看到水禽中體型最龐大、一點不怕人類走近的加拿大雁,牠們正逍遙自在地在樹下憩息,或在草地上覓食,更有一搖一擺四處遊逛;還有羽毛醒目亮麗的綠頭鴨,公的肥胖,母的纖弱,在水中游來游去形影不離,不知羨煞多少凡間俗人,牠們互相追逐嬉戲畫面及美麗的倒影,成了公園最引人注目的一景。

這些景色看似稀鬆平常,一點也不覺得驚喜,但如果牠們毫無預警地降落在私人宅院,就令人不可思議了。一九九八年某天的午後,我家泳池來了一對綠頭鴨,正在悠閒地游來游去,當時讓我看傻眼了,趕緊呼叫外子來拍照,這是從哪裡來的稀客?

二○○五後的某天清晨,又飛來了一對綠頭鴨,不知道是否為上次來造訪的舊識,還是另外新來的訪客?依然一派悠閒自在,我家後院泳池成了牠們旅途的歇腳處。

盯著這對稀客,仔細打量牠們的衣冠,原來綠頭鴨的羽毛,雄雌有很明顯區別。雄綠頭鴨的頭頸呈現綠色,羽毛光澤明亮,鮮豔如絨毛,脖子還圍著白色的領環,嘴喙呈黃色,身體的羽毛黑、白、灰褐色相間有序。雌的綠頭鴨全身羽毛大致呈黃褐色,夾雜不規則的深褐色斑紋,頭頂至頸部黑色,夾雜有黑褐色細紋。

綠頭鴨成雙成對的愛相隨,讓人看了只羨鴛鴦不羨仙,這種巧然相遇,變成了我們生活中的小插曲,也是我和外子談話的趣聞。

二○一三年外子把泳池的舊水抽走,重新粉刷池邊的水泥成粉藍色,再注入清水後,整個泳池看來清澈又明亮。有一天,我正在廚房時,忽然聽到啪啪之聲入耳,從後院降落了兩隻壯碩的加拿大雁,從草地上走入泳池。

這一驚非同小可,我立刻往電腦室大聲喊叫:「快來看,要拿相機。」內心充滿新奇,真的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簡直是天方夜譚,家中泳池怎麼會飛來一對加拿大雁?牠們神態自若游得盡興又自在,大剌剌地不知自己已誤闖私人宅院。

這種大型野雁,有黑色的頭頸、雪白的下巴、褐色羽毛、頸長嘴尖且短,游水姿態優美,可惜不重形象,把排泄物汙染了一池。這對遠來的稀客未免太膽大妄為,有失紳士風度,相較之下,還是綠頭鴨比較小巧可愛。

在我們住處附近,既沒湖泊、池塘,更沒有河溪,竟然飛來了綠頭鴨及加拿大雁,這是罕見的怪事。也許是我家泳池四周有花、有樹、有草地,加上有一池清澈的水,牠們誤以為是公園的綠地吧!

今年六月中旬,又飛來一對綠頭鴨,這些年有過四次的水鳥來訪,一直想不透的是從衛星圖上看,我們家的左鄰右舍,每隔三、五家就有泳池,水鳥為什麼偏偏相中我家後院?不知道鄰居是否也有此巧遇?來者是客,彼此喜悅就是待客的最大樂趣,癡人說夢,心中想像著一齣古典芭蕾舞劇上演,那將是喜從天降成為社區大新聞。雖是水中撈月,但我正引頸翹望著。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下雪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