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提名生變?爆亞利桑納州代表 密謀攪局

賓州夫妻佛州海灘戲水 遇「離岸流」捲走溺斃

碧雲天,紅葉地

我現在遠離故園,客居在美國的克利夫蘭(Cleveland),閒來無事,找到一本宋詞選,看到范仲淹的《蘇幕遮》:「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詞意淒涼,感人至深,我讀了好多遍,才把它背熟了。此時此地,讀這首詞,心頭別有一番滋味。

小外孫和外孫女每周六上中文學校,在家裡我偶爾輔導,有一個課文內容是:「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有一天,接他們放學回家的路上,我進行現場教學:「你們看樹葉紛紛往下落,弄得滿地黃葉,這就是秋天的特點。」外孫女立即提出不同意見:「你說錯了,是紅葉,不是黃葉。」的確,周圍地面上的落葉多數是紅的。

克利夫蘭位於美國東北方、伊利湖邊上,大湖的對岸就是加拿大,氣候和景色與加拿大差不多。每到秋天,楓葉逐漸由綠變黃,又由黃轉紅,景色每天都不一樣。可能是由於偏愛,或者氣候特別適宜生長,家家戶戶的前庭後院及道路兩旁,都栽植許多不同品種的楓樹。

幾天前我站在書房窗口,看到馬路對面鄰居前院的三棵樹,像撐著三把大紅傘,紅得像似燃燒的火焰,這幾天卻漸漸地憔悴起來,落下了一地紅葉。我家門前也有一棵高過屋簷的楓樹,有點像灌木叢,從離根十幾厘米高處即分櫱成七枝,枝葉繁茂,近日也漸漸地紅起來,而且直接由綠色變成紫紅。

鄰居家有一棵樹,落到地面的黃葉上,卻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紅點,這大概就是古人所說的「點點離人淚」吧?

乘車外出,馬路兩旁的樹葉,有綠色、鵝黃色,桃紅,也有紫紅色的,經太陽照射顯得更加鮮豔奪目。隨著汽車前行,色彩繽紛的景致變化,就像電影中一鏡到底的長鏡頭。

在前往中國城的路途中,有兩、三公里長的一段路,兩側樹木特別高大挺拔,樹幹有一、兩人合抱粗。汽車從下面經過,猶如穿過一條彩色走廊,透過樹幹的間隙,隱約看到後面的民宅、教堂、學校。人行道上有牽著狗的少婦,穿著背心短褲跑步的青年男女,戴著頭盔、護膝騎自行車嬉戲的少年,還有並肩漫步的老先生和老太太。

這裡的空氣潔淨無塵,天空顯得特別高、特別藍。不時會發現,高空裡有噴氣戰鬥機掠過,聽不到聲音,卻在天穹裡留下一道道的乳白色畫痕,讓人聯想到戰爭和死亡,實在是一件煞風景的事。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父親與抗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