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時薪法生效前 加州速食店商品漲7% 全美最高

NBA/最多落後湖人20分 金塊穆雷跳投絕殺完成大逆轉

弟弟的後花園 (下)

幾天後,弟妹告知弟弟狠狠摔了一跤,先是進了急診室,但病情急轉直下,又進了安護治療。我們驚魂未定之際,弟弟已走了。

走了?人就這樣走了?不願讓你摯愛的妻子為你病情憂愁?不忍長期拖累她?不要讓小妹看到哥哥的病容?小妹再過三天就到了啊!只讓我們記得你的笑容?但我們痛失親人,我們傷心啊!

再見到弟弟,他已化為一罈骨灰。追悼儀式中,兩個侄兒追憶父親陪伴他們一起打球、練功夫,述說父親引用「孫子兵法」,在電話中給初入職場的兒子提供待人處事的建議。他們感激父親幫著帶大他們的孩子。我一面聽著,一面感到安慰,心喜弟弟一路都參與他孩子的成長並給予支持,但更多的是心痛,因為他自己本身的成長卻是苦的。

我們一家四個孩子,三女一男,可是弟弟卻沒有享受過家中唯一男孩的特殊寵愛待遇,反之,當軍人的爸爸望子成龍,對獨子管教像帶軍人似的,特嚴。回想起來,他在家裡是寂寞的;家有嚴父,他覺得透不過氣,夾在三個姊妹間,沒什麼共同的興趣和話題。在中學不慎誤交了幾個不愛讀書的同學,和他們一起逃課、游蕩、惹事生非,常常遲不歸家。爸媽每天傍晚焦急地盼著他,但深夜回來了,往往是面對父親的一頓訓話。

爸爸年老後,有次父女聊天,爸爸有遺憾:「我們那時不懂,我和媽媽沒有經驗,不知道怎麼當父母的角色啊!不知孩子的心理是脆弱的,需要的是多鼓勵,少責難!」父母忙著養家餬口,那時代資訊短缺,懂什麼孩子的心理學呢?但爸爸後來懂得把他的慈愛和鼓勵都給了孫兒女們。我做姊姊的也後悔,後悔當年沒有和弟弟多溝通,聽聽他的心聲。可憐他經歷了一段孤單而不愉快的青少年時光。

一直到弟弟度過反叛時期,家裡鬆了口氣,更欣喜他考上了陸軍官校,他身受軍校的嚴格紀律訓練,堂堂正正地當了一輩子盡責的軍官。他有緣娶了一位美麗聰慧的好伴侶,陸續添了兩個寶貝兒子,小康之家,生活美滿。

只是他退休後不久,不善於做生意的朋友邀他試著一起做起進出口貿易。結果為了周轉資金,找人際關係,交際應酬,每天日子過得既忙碌又不切實際,牽連擔心的不只是父母,更加上了他自己的好太太。一直到徒勞無獲,他收了心,知道自己不適合商場,重新再退休。

弟弟這一生,我想他自己特別珍惜這些年的平靜生活;他種花植樹,含飴弄孫,每日與賢妻彼此陪伴照顧。太太是烹飪好手,頓頓美食,他總說:「只有吃太太做的,才是美食享受。」他心滿意足。

他更找到了他的興趣,在車房闢了一角,放置了長長書桌,提筆學畫畫、寫毛筆字、做木雕刻,不時照張相,傳給我們看他的傑作。我們又送他一頂高帽子:「你老兄不光是園藝家,還身兼藝術家!」他樂了。我忍不住地想,當年他青少年失落的那些年,如果父母懂孩子的心理,說不定會扶植他往藝術或園藝方面發展,他的人生或許又是另一番景象。

日新月異,弟弟這一生,滄海一粟,有過失落、挫折,但最後他為自己晚年生活畫下了圓滿的句點。他孝敬年邁的父母,是妻子的體貼丈夫,有兩個事業有成的好兒子,有愛他敬他的孫兒女。他興趣盎然地耕耘他的庭園,追尋培養對藝術的愛好。親愛的弟弟:你的生命最終是和你經營的後花園一般,豐盛,美好。

追悼會中螢幕上的他,穿著筆挺軍服,年輕,英明,帶笑容,永刻我心。弟弟,願我們來生有緣,再相聚,但以不一樣的方式再共度我們年輕的日子。

退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整個廣場屬於我(九)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