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攻擊、搶劫頻傳 紐約地鐵犯罪率增20%

紐約戶外用餐永久化 下月開放申請

高中同學聚會(上)

我八十歲退休後,在舒展自己身心、安享休閒日子之時,最高興的一件事,就是能與想念多年的高中老同學相聚、敘舊問好,並圍桌舉杯共飲。在疫情爆發前的二○一八年六月,這個願望在上海、在外擺渡橋旁著名的上海大廈裡實現了。現在每當想起,都讓我感到非常欣慰。

一九六○年我考取大學後,與高中同學各奔前程,沒有聯繫。一九六五年大學畢業,大家仍舊各自東西,因為都在全國不同省分、城鎮和單位裡,接受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洗禮,忙得不亦樂乎。經此之後,有一個變化,就是大家從英姿勃勃的青少年,漸漸變成各個老成持重。

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不停留,我們這一代人,好像生來就是要在政治洪流中沉浮。到了「改革開放」,每一個人施展出「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法寶,有的「悶聲不響發大財」,有的腳底抹油,「潤」到世界各個角落。人生幾十年,就這樣漂流而去。

「九七大限」前夕,為了下一代的教育,我也從香港移居美國。不過,我常常懷舊,懷念昔日的同學和以前不可思議的生活。我總覺得高中的歲月,是我人生最有感悟、最精采的歷程,沒有那段經歷,也許就沒有我後來艱苦奮鬥的故事。

臨近退休前,有一天在好奇心驅使下,我上網查看母校情況。讓我意料之外的是,居然在網路上發現了高中班的同學名單,更巧的是還有一個同學留有電郵地址。我終於找到中斷聯繫幾十年的高中同學,那名同學把我的聯繫方式放到通訊群裡,這樣,幾乎全班的老同學都在現今的電子時代裡輕易地接上頭了,特別是聯繫上好幾個我印象最深、最心儀的同學。他們是我一直牽掛、思念、影響我人生極大的老同學,他們是鼓舞我奮鬥人生的力量和指路明燈啊。

我這樣說,因為有一段刻骨銘心的走彎路教訓。高三高考,我其實是回校以同等學歷報考的。我只讀完高一,在鑼鼓喧天、紅旗勁舞的年代離校了,高二高三沒有讀。

大躍進的年代,也不知怎的,好像說瞎話也可以當著放衛星。從西北來招聘團隊領導做了「許諾」:「你們到了我們那裡,做工每月工資五百元,要上什麼大學,電影學院、戲劇學院任你選。普遍的工資都只是三十六元,五百元是多少倍啊!高中還沒讀完就能進大學?」那時年輕,入世不深,雖然將信將疑,但誘惑極大。雖然只嘗試性報名,我居然也被選中了,從此離開那麼著名和熱愛的好學校。

那段彎路真的走慘了,到了那裡,美夢與現實完全是兩回事。要我們住在簡陋不堪的勞改場裡,房屋矮小、陰暗,又髒又臭,吃的是黑饃饃和漿糊。他們隨便找個技術員給大家介紹石油開採,就算是上課;勞改場就是他們說的大學,什麼師資、課室和設備都是子虛烏有,天天讓我們去挖土築路。兩百多人全被騙了,女同學嚎啕哭泣起來。好長一段時間,我簡直不敢相信社會主義會發生那樣的事。

一九五九年,天災人禍跟隨發生,神州遍地是廢棄的高爐,畝產萬斤的神話再也沒人信。與我們一起到那裡的某些幹部子女,紛紛離開了,他們因為有參軍之藉口而遠走。後來又因突然發現了大慶油田,很多幹部人員被紛紛調走了,其他普通人唯有乖乖留下修築鐵路。

➤➤➤高中同學聚會(下)

退休 石油 三高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建沼氣池往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