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警察進入哥倫比亞大學 逮捕數十名反以色列示威者

南加華人家庭月租3.5萬豪宅 遭離奇入侵嫌1死1傷

彼特的遺囑(下)

圖∕倩華
圖∕倩華

聽到這裡,我立刻接通了彼特的小女兒安吉的電話,告訴她彼特家發生的事,讓她無論如何也要站在公正的立場,不要讓黛西照顧了她父親一場,還被冤枉入獄。安吉聽了大為吃驚,她為黛西喊冤,並同意儘快趕來為黛西作證。同時,我也聯繫上了查理,得到他的同意為黛西作證。我也聯繫了檢察官,向他調來員警的報告,員警報告上黛西有四項指控:一、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二、虐待老人;三、詐騙老人的錢財;四、非法打工。

我們向法院提起了回覆:

一、黛西是經過查理的介紹,受邀住進彼特家陪伴彼特,介紹人查理、彼特和他的小女兒安吉都可以作證;

二、黛西從來也沒有打罵過彼特,彼特、安吉和彼特的鄰居都可以作證;

三、彼特在逢年過節給予黛西的禮金是他自己自願的行為,支票的字跡也是彼特的親筆。彼特雖然待黛西如己出,但是給予她的佳節禮金也不會多於給兩個女兒的金額,銀行的支付紀錄可以證明;

四、黛西是外國留學生,的確沒有工作許可證,但黛西在彼特家只是陪伴,如果是二十四小時的護工,薪資應該至少是五千元一個月,但是黛西是全時間的學生,只是利用課餘的閒暇時間陪伴彼特,而彼特一個月給予黛西的一千元,是要她買菜和生活用品,並沒有非法打工。

黛西出庭日子的前一天,安吉從洛杉磯打來電話,她說她會趕來,而且彼特也告訴她要一起出庭為黛西辯護。顯然,彼特在記憶清晰的時候,可以意識到此案一旦成立,會毀了黛西的一生。於是,我胸有成竹地認為他們可以還黛西一個清白。

第二天一早,我分別打了電話給安吉和彼特,想確認他們到庭的時間,可是無論如何就是打不通,我心中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因為內心忐忑,我和主任律師提早到達了法庭,焦急地等待著安吉和彼特的出現,但一直到開庭也不見他們。在庭上,檢察官說剛剛收到原告彼特的監護人泰米和二女兒安吉的證詞,他們一致指責黛西虐待彼特、非法打工,並從殘疾老人彼特處騙取高昂的禮金,聽到這裡,我方只得立刻要求休庭,並解釋這和前幾天安吉和彼特的證詞不符,我方要求更多的時間來調查。

回到律所,我打了通電話給彼特,是泰米接的,她說她是彼特的法定監護人。我告訴泰米,這幾年她對老病孤苦的父親不顧不聞不問,是黛西一直在細心照顧著她的老父,如果她的目地只是要黛西離開她的家和父親,就無端將黛西告上了法庭,不僅阻絕了黛西的留學之路和粉碎了她的美國夢,也讓泰米和彼特成為了恩將仇報的人。我請泰米能憑良心按事實寫一份宣言給法院,黛西可以不要求真相,可以承諾從此離開彼特,永遠不打擾不介入他的生活。說到這裡,電話那頭的泰米沉默了半晌,而背景傳來的是彼特向泰米的抱怨和抽泣聲,我的心為之一沉。接著,泰米提出了一個交換條件,說她可以寫一份宣言來為黛西澄清,但是黛西必須簽一份自動放棄遺產的協議。我恍然大悟,原來彼特在還沒有失去心智的情況下,趁沒有人在家的時候請熟識的律師和查理夫婦上門撰寫了遺囑。據查理後來說,彼特希望在過世後將他所有的財產一分為三,泰米、安吉和黛西各占三分之一,他說他原來有兩個女兒,但是過去的三年中,唯一陪伴侍候他的女兒就只有黛西。身為遺囑的利益關係人,泰米可以質疑遺囑的合法性,但她必須舉證。多年來,泰米雖然住得不遠,卻一直和年邁的彼特疏遠,她顯然無法做出任何有用的舉證。於是,彼特的遺囑就受到法律保障,不能更改,除非黛西本人選擇放棄遺產。因此,泰米就使了一計,把黛西告上法庭。

對遺囑的事,黛西並不知情,她為此大吃一驚,也恍然大悟。至於安吉,顯然她後來就被泰米說服而臨時倒戈。我向黛西提出了看法,如果泰米告黛西的案子成立,她不但要坐牢還可能被遣送回國,那麼她來美國留學的願望達不到不說,就連以後再入境的機會都不可能了。為彼特對她的感恩所做的事,為自己被莫名其妙捲入的刑案,為人心的險惡,黛西哭了。我給黛西三天的時間考慮,她不假思索地說不用,她說她從來沒有對彼特的財產有過非分之想,錢自己將來可以努力去掙,但她不容許她的人生留下任何污點。聽了她的話,我靜了下來思考片刻,想著這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女孩,獨自在異國他鄉奮鬥,面對金錢的誘惑,她沒有墜入陷阱,而是以正確清晰的思路,選擇了樸實、善良和腳踏實地,我深信她一定能撥雲見日。

後來我又打了通電話給泰米,她迫不及待地追問我黛西是不是不同意,這證實我心中的猜想,她就是個見錢眼開的貨,沒有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適合來形容像她這樣的人了。我對她說,黛西和你不是同類人,她對遺囑的事一無所知,她的父母教育她不可以拿一分一毫不屬於自己的錢財,你完全沒有必要演這齣戲,而她也不會接受這筆橫財,所以她願意簽署放棄協議。電話那頭嘰嘰喳喳的泰米突然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她又興奮地開口說:「她同意放棄了!她同意放棄了!她真的同意放棄了……」我說:「你的要求我方已經同意,我方會擬一份協定,協定中黛西自願放棄彼特的一切財產,同意從此不再見彼特,也不再踏入彼特家。你必須承認先前對黛西的控訴純屬誤會,同意寫一份宣言送給檢察官,把先前所作的不實控訴一一說明清楚,並保證從此不再上訴和翻案。此外,由於這個案子是因你而起,希望你同意支付黛西的律師費用。」泰米聽了欣喜若狂,一口就答應了。

一周後,我們收到法院銷案的通知,也收到泰米寄來支付黛西的律師費支票。黛西要求我將支票拷貝一份,她說她要留著,時時提醒自己以後要小心人心,也感謝我在她深陷險境之時所給予的協助。我笑了,我說是她的大度和正直決定了後來事情的發展和她的下半生。

人世間不可或缺的不是多一份心機,而是多一點心眼,好人不要把壞人都想成跟自己一樣好,壞人不要把好人都想成跟自己一樣壞。短暫的好處常會令人忘掉人性中需要堅持的良善與公理,泰米如此,安吉也是如此。可喜的是,總有人像彼特和黛西一樣,可以分別在他們人生的開端或末了都堅持做對的事,懂得善待別人,也懂得向善待自己的人感恩。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下)(寄自加州

支票 加州 洛杉磯

上一則

意外的情節(詩十題)

下一則

旅美台灣藝術家李明維大型個展「心之所繫」 舊金山開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