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200萬買房卻遇「租霸」半年仍無法入住

世說新聞╱好市多旅遊超划算 華女夏威夷狂省千元

一見鍾情的代價(下)

黛安∕圖
黛安∕圖

一年後的一天,丁明在父母的陪同下又來到律所找我。她的父母從台灣不遠千里而來,就是為了這個令兩老擔心受怕的女兒。她的母親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丁明幾周前出現類似流感的症狀,持續低燒、疲乏、喉炎、體重突然下降、惡心、肌肉和關節痛、皮疹,帶她去醫院看急診,驗血檢測呈現愛滋病毒陽性反應,說明丁明已正式加入了愛滋病的行列。丁明的父母非常憤怒,認為這是有預謀的謀殺。丁明的母親說他們已經報了警,也去警察局做了筆錄,最後警察還是希望他們尋求法律援助,所以他們才到律所來找我。

丁明的父親說,他們就只有丁明這個辛苦拉拔長大的女兒,這樣正當青春的年紀,人生都還沒有開始就被徹底毀了,真是不甘心,所以想了卻了她的心願,一定要找到這個害他女兒的人。於是,我試著想從丁明那兒問出一點約翰的蛛絲馬跡,但是她連約翰的基本個人信息都一無所知。我分析這個約翰既然是個愛滋病患者,又住在拉斯維加斯附近,他一定會去附近的醫院做愛滋病的追蹤與治療,我再一次審視約翰給丁明的信,信封上沒有地址,但寫下了郵政編碼,據此我查了一下,發現在郵區內的查理斯頓大街上恰巧有一家大型的醫學中心,我建議丁明和她的父母可以去那裡試試。

三個多月後,我又接到丁明的電話,她說下個周三想要來見我。我問她找約翰的事怎麼了,她故意不說想賣個關子,說周三見了面就知道了。那天早上十點,丁明面帶笑容地如約而來,手還拉著一個中年白人男子,在她大方地介紹下才知這就是她故事中的真命天子。接著她告訴我,她果真又去了趟拉斯維加斯,在我所說的那間醫學中心附近租了小套房,然後每天去那個醫學中心打探約翰的消息,並在那裡開始了愛滋病的定期檢查和治療,也參加了醫學中心有關愛滋病的課程。兩個月後,在一次有關愛滋病的健康講座上,她與思念已久的約翰不期而遇譟約翰見了她就感到罪惡感而低下頭,她情不自禁地跑上前去,忘了他對她造成的傷害,握住他的手說她不怪他,如果他願意的話,她可以跟他在一起生活。約翰被丁明的真情感動,抱著丁明放聲大哭:「對不起,丁明,我很抱歉!」很快,他們在拉斯維加斯公證結婚,一起住進了丁明的公寓生活,一起互相勉勵,攜手對抗愛滋病。

那麼,他們今天來是想以約翰美國公民的身分來幫丁明申請夫妻第一優先綠卡。丁明說,她決定在拿到綠卡後和約翰一樣去找一份工作,然後一起好好生活,現在醫學這麼發達,隨時都可能有新藥研發成功,無論是還有十年,哪怕是五年,只要活著,他們希望活出個樣子來。

在愛滋病爆發的早期,人們總是談愛滋色變。1981年,美國疾病管制局發布了後來被稱為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或愛滋病的首例。1982年,研究發現這種疾病會通過血液和性活動傳播。當時,愛滋病患者的死亡率估計為65%。1983年,科學家們發現了導致愛滋病的病毒,並將其命名為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或愛滋病毒。1994年,愛滋病成為二十五至四十四歲美國人致死的第一大主因,加上當時對該病的藥物治療還處於起步階段,這兩個因素加劇了公眾對感染愛滋病的恐懼,一般認為只要患了愛滋病就是宣告死刑。於是美國各州開始立法,嘗試以刑事處罰去扼止愛滋病患從事可能傳播病毒的行為,受害人可以依法起訴故意傳播愛滋病或者故意隱藏自己愛滋病史的人,基於對愛滋病的恐懼和當時對愛滋病有限的醫學理解,通過了多項法律,到如今已有三十七個州有相關的立法。這些刑罰對於因愛滋病傳播獲罪的人來說是毀滅性的,首先是個人健康信息將永遠被公諸於世人面前,其次是它的刑罰可能與殺人罪相當,後果可能與終身監禁一樣嚴重。2017年,針對阿肯色州、佛羅里達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根州、密蘇里州和田納西州,一共三百九十三件被定罪的案件分析發現,與愛滋病傳播相關的平均刑期為八年監禁,在加州則是三至八年刑期的重罪。此外,有六個州將犯有愛滋病毒傳播相關罪行的人列入性犯罪者的名冊,這是一種無情且無休止的懲罰。

隨著時間的推進,醫學界對愛滋病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提升,有效的治療可以顯著延長愛滋病患者的生命和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這些治療也幾乎消除了它傳播的可能性。2017年的一項研究發現,與沒有愛滋病刑法的州相比,生活在有愛滋病刑法的州的愛滋病患對於接受檢測或試圖瞭解自己病況的意願非常低。因為被污名化所產生的羞辱感,和對會被起訴所產生的恐懼,愛滋病患者反而選擇躲藏起來,不願尋求幫助,讓他們與有效的醫療措施失之交臂,這也就無形中加劇了病毒的傳播。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愛滋病毒刑法適得其反,它沒有跟著醫學界對愛滋病毒的研究和治療成果而做出相應的改變。專家學者認為,正確的教育、有效的治療與預防,才能真正降低愛滋病傳播的風險。

正確的教育讓人們瞭解愛滋病毒和它的傳播途徑,瞭解現代高效的療法或藥物的誕生已可以有效並穩定地將愛滋病轉變為可控制的慢性疾病,加上透過已被驗證的預防方法,例如愛滋病檢測、治療和傳播前預防,就能很有效地防範愛滋病的傳播。如此,將愛滋病視為慢性病,以經過驗證的公共衛生的干預來取代刑法的威嚇,逐漸成為社會的共識。以加州為例,州長傑里.布朗在2017年10月6日簽署了239法案,將故意傳播愛滋病毒從重罪改為輕罪,刑期降為六個月,這與故意傳播其他的傳染病的懲罰相同,目的在使法律與愛滋病治療的進步和社會觀念的改變保持同步。隨著新法案的施行,愛滋病患者不會因為自己的病而受到懲罰和歧視,就能鼓勵他們坦然面對他們的疾病,勇敢接受檢測並接受治療,這個法案雖有爭議,但卻使加州處在現代愛滋病防治的最前沿。

對於丁明,她以自己作為賭注,追求她那自以為是的愛情,代價不可謂不大,她現在得到的結果雖然堪稱經典,但有遺憾,她之後的結局無人可以保證,畢竟就是一場人性的賭局;對於約翰,他的行為從一開始就昧著良心並帶著惡意,到後來浪子回頭那一幕,還是令人無法接受。然而,兩人畢竟走到了一塊兒,吃瓜群眾的我也只能給予他們祝福。對於一般社會大眾,我衷心向人們提出呼籲,愛滋病不是罪惡,而是一種慢性疾病,愛滋病患者不是罪人,而是病人,他們需要被關愛與正常對待,人們不要對那些愛滋病患者抱有歧視和偏見,也要呼籲所有的愛滋病患者,決不可自暴自棄,而要珍惜當下,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疾病和治療。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醫學 加州 檢測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與親人的持久戰(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