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郭文貴涉詐騙10億案開庭 先挑陪審員、如定罪將關20年

海理退選後首度表態投川普 批拜登施政是「一場災難」

美國經濟太強 聯準會應停止降息

聯準會官員去年底透露可能在2024年開始降息時,他們對當時數據顯示通膨率將跌至2%的目標感到振奮,證明貨幣政策有效遏制了過熱的經濟。當時華爾街交易員、經濟學家、汽車買家、準屋主,幾乎所有人都開始問:聯準會何時開始降息?

但現在隨著美國經濟展現出令人驚訝的活力,不同的問題開始出現:聯準會今年真的會如之前預測的那樣降息三次、還是根本就不會降息?

低利率將降低住房、汽車和其他重大採購的借貸成本,並可能推動股價上漲,這都有助於加速經濟成長。更強勁的經濟也可能有利於拜登總統的連任。

然而預期的指標在2024年第一季逆轉,最新的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數據顯示總體通膨年增率從3.2%加速至3.5%,不包括食品和能源價格在內的核心指標停滯在3.8%。3月就業報告更顯示了經濟體質十分良好,就業機會大增30.3萬個,失業率從3.9%降至 3.8%;經濟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降低利率來提供更多刺激。

聯準會官員也對此感到緊張;雖然通膨已從高峰大幅回落,但仍頑固地高於聯準會2%的目標。快速的經濟成長可能會重新引發通膨壓力,從而抵消已經取得的進展。但聯準會目前陷入2022年下半年的噩夢:當時通膨居高不下,但拒絕採取預防動作,聲稱通膨只是「暫時」;直至物價一發不可收拾才匆促升息,結果為時已晚。

當時主張通膨只是「暫時」的一方,像是聯準會主席鮑爾和財長葉倫,對此都感到後悔。但以當前局面而言,聯準會似乎還是沒有學會教訓,面對頑固的通膨數據、強勁的經濟和就業市場,始終仍不肯正視,還是堅持今年要降息。

聯準會官員目前以有關住房或經濟的「特殊狀況」作為通膨將持續下降的論據,但當這些「特殊狀況」越來越多,反而讓人越來越難安心。市場評估今年聯準會將處於觀望,可能只會降息25個基點;在更極端的評估中,甚至完全不降息。這遠低於聯準會官員在3月19日至20日政策會議上預計降息3個百分點的說法。事實上,聯準會內部和市場就降息的時機和幅度已有各種不同的說法。

聯準會內部意識到啟動寬鬆政策在總統大選年的象徵意義,即使下個月通膨降至更適當水平,聯準會也會更加謹慎,這意味著即使7月要降息,都是非常勉強,因為到那時,美國大選將開始介入聯準會的決策。

雖然拜登試圖以推動美國經濟為競選政見,但通膨居高不下使得他的連任政治訴求失效。拜登上任以來已創造近1520萬個就業崗位,失業率低於4的時間創50年來最長,同時股市創下歷史新高,但多項民調顯示,選民對拜登的經濟管理、通貨膨脹和高利率很不滿意。部分經濟學家預測,聯準會可能要到大選後才敢開始降息。

話雖如此,聯準會主席鮑爾和克里夫蘭Fed行長梅斯特等官員強調,聯準會降息決定的主要因素是通膨何時或是否會回落至2%的目標。因為鮑爾懷疑即使通膨降溫、經濟仍能維持成長的原因之一,是過去兩年勞動力供應激增。

過去兩年,移民數量激增,其中大部分是非法無證客,這大大增加了願意填補工作崗位的工人數量。他們進入就業市場基本上解決了後疫情時期的勞動力短缺問題,並導致零售、餐廳和旅館工人的薪資飆升。因此今年勞動力供應增加的趨勢能否持續,將有助於決定聯準會的下一步。

事實上,學者和一些聯準會官員認為,借貸成本對經濟的限制已不像過去那麼嚴重。這是因為在當今的經濟中,有幾種趨勢可能會導致經濟成長、通膨和利率高於過去20年。其中包括提高經濟生產力、擴大政府預算赤字以及部分製造業從海外回流美國。

面對當前火熱的經濟和居高不下的通膨,聯準會應當及早作出判定,讓市場和民眾提前作好心理準備。當種種數據都很難證明聯準會降息的合理性時,鮑爾更應堅守聯準會獨立行使職權,勇敢直言今年不降息。聽任聯準會官員各種試探市場反應的放話,顧忌對年底總統選舉的影響,除了賠上聯準會聲譽,一不小心更會重蹈「通膨只是暫時」的覆轍,重創美國經濟。

聯準會 降息 就業

上一則

畫中有話╱莫大軍

下一則

漫畫╱派系問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