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偷顧客帳戶近百萬元買房開公司 銀行員工被捕

紐約華童爬無護欄屋頂嬉鬧 嚇壞路人…背後原因心酸

父親節/臨別交我5封信 父親背影難忘懷

作者與父親合影。(作者提供)
作者與父親合影。(作者提供)

時光荏苒,這麽多年過去了,父親的背影一直深印在我的腦海中,始終不能忘懷。每當想起與父親臨別時的情景,心中就不免隱隱地作痛。

記憶猶新,那年父母來美探親,他們預計先在夏威夷玩兩天,再赴加州與旅行團玩一星期,順道探訪幾位住在洛杉磯和舊金山的老友,之後來美東和我們相聚,計畫很周詳,我們都很興奮,孩子們也都翹首以待。

當他們到了加州,突然接到父親電話,要我飛去洛杉磯和他們見面。他們臨時改變行程,不來美東了,因父親感覺有點累。當時我沒想太多,立即趕往洛杉磯會合,並參加他們去舊金山的旅程。

在旅遊大巴上,父親和我談很多,說這趟旅行是為了報答母親幾十年來的辛勞,鶼鰈之情溢於言表。又說他虧欠在大陸的幾個孩子,當時時局緊急,逃難時把他們留在家鄉給祖父母養育,而沒把他們都帶到台灣,這是令他痛心疾首的錯誤決定,讓他後悔莫及。

他當時説現在中美剛剛建交,兩岸還不能直接通信往來,更沒辦法去探望他們,因為生怕他們有了和台灣的關係會對家人有所不利,所以只有寄望在美國的我聯繫他們,也希望我以後能夠照顧在大陸的弟妹們。那時父親戴著太陽眼鏡,我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感受到他當時的心情是沉重的。想到這些話藏在他的心裡,應已有很長久的時間,我不覺心痛起來,含淚不斷點頭。

在西岸和雙親同遊風景名勝,又和親友相聚幾日。那幾天父親神情愉悅,精神不錯,但他們仍決定取消原定到東岸行程,直接返台。

臨別那夜,父親在旅館裡埋首書寫,破曉時分才去休息。我送雙親去機場,父親顯得異常沉默和疲倦。在進關分手前,他遞給我五封信,囑我千萬要轉發給在大陸的親人們。目送父親微駝的背影,感覺好沉重,我忽然悲從中來,熱淚盈眶,非常不捨他們離去。

沒想到分離不到五天,夜晩忽接到二弟從台北來的電話,他哽咽地説,「父親走了,是心臟病突發,在睡夢中走了。」真是晴天霹靂,太突然了,怎麼可能?看來那麼健康的父親⋯,我不能相信,洛杉磯機場一別,竟成了天人永隔。

事後回想父親這趟來美和我見面,或許是他心中早有預感,特意安排的旅程;是為了和我交代後事,完成他最後的心願……。我竟懵懂私毫沒有察覺他的身體健康出了問題。之後的好多年,每想到父親臨走時的背影,我常不自覺地流淚,悔恨自己沒有對他説:「爸爸,您回去要好好檢查一下身體,不要太勞心了。」他還沒有聽到我說:「爸爸,我愛您,我感激您…」。

世事無常,誰會想到正值大陸要開放,家人可望再團圓之時,父親卻撒手人寰未能等到那一刻。

後來在父親的書櫃裏翻出父親以毛筆字騰寫的兩大本思親的日記,及與爺爺十多年來往返的書信,他們用詩詞來表達彼此的思念之情,真是一字一淚。想到那時兩岸尚無法直接通信,父親為了保護他們,不能清楚言明我們是在台灣,書信多是托香港友人轉輾寄送,常常一封信費時經月才能收到,折騰著父親的思念和等待。至今我才體會到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其中父親要忍受的苦痛是難以言喻的,但是過去卻從未聽他説起這事。

直到大陸開放幾年後,知道可以和大陸親人放心地通信,我和在老家的弟妹們聯繫上,慶幸那時他們也已從下放的農場回到故居。後來幾經周折和等待,母親和我終於完成了父親的遺願,將弟妹們陸續地接到美國,家人得以團聚。現在各家和孫輩們生活都很安定和幸福,堪可告慰父親在天之靈。

父親淡泊名利 以書法養性

從家中書櫃裏,整理出許多父親手書,睹物思人, 使我不忍釋手。父親一生愛好詩文書法,也寫得一手漂亮的行書。他喜愛臨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朋友們看後都稱許說寫得如火純青。從小常見他坐在書桌前寫毛筆字,他說練書法可以修身養性,他樂此不疲。現在我才明白他是以書法來舒解他心中的苦悶和煩憂。

父親平時樂於助人,對於朋友有所求時,總是傾力相助,不圖回報,只求心安理得。記得一位父親的老朋友,初到台灣時生活窮困潦倒,父親知道後便不時接濟他,並千方百計協助他。「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是他做人的原則。想到這也許是和他早年失學,憑藉自學和努力,及長官的提拔,後來能夠在社會上立足有關。他懂得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人際關係重在彼此尊重,對人忠誠,互相信任和幫助。

父愛溫暖常在心頭

在八個孩子中,我排行第四,何其有幸被雙親帶到台灣,在平順無憂的環境中成長。父親深知一個人要經歷磨練才能自立,工作經驗是十分重要的。在我大學時即為我安排了一份暑期工作,使我在課餘時間可以學習實務。這份工作不但使我積存後來留學所需的費用,也讓我學到很多做人處事之道,終身受益,不得不感謝父親的先見之明。

後來我負笈來美求學,父親非常不捨,但也知道我的羽毛已豐,是該展翅飛翔的時候。當我在冰天雪地的賓城孤軍奮鬥時,他曾以不斷的書信來鼓舞我,使我在思鄉情切,情緒低落時,仍能勇往直前,以至最後能不負雙親的期望。

每思及父親給予我的深情厚愛,心中萬分感念,卻已無法回報,甚為愧疚。在父親節時,特別懷念親愛的父親,願將這份濃郁的愛化作愛心散佈給周遭的人,並將父親寬以待人,嚴以律己,樂善好施的處世為人傳承下去,以回報父愛於萬一。

洛杉磯 書法 加州

上一則

父親節/不想送卡片、刮鬍刀 今年送禮來點特別的

下一則

封面故事/10出身軍旅眾議員 諾曼第跳傘致敬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