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024亞馬遜會員日開跑 真的有占到便宜嗎?

已故NBA球星布萊恩的父親中風過世 享壽69歲

封面故事/菜鳥女飛官 接下自殺任務

潘尼在哥倫比亞特區空中國民兵第121戰鬥機中隊服役時,雖還只是個菜鳥飛官,卻意外被推上了歷史的風尖浪頭。(取自Instagram)
潘尼在哥倫比亞特區空中國民兵第121戰鬥機中隊服役時,雖還只是個菜鳥飛官,卻意外被推上了歷史的風尖浪頭。(取自Instagram)

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中,一名菜鳥女飛官臨危受命執行保衛首都華府上空的任務,攔截遭劫持的聯合航空班機;出發時,她心裡已經有譜,這很可能是趟有去無回的任務,因為她必須用自己駕駛的戰鬥機去衝撞一架載有旅客的民航機。如果成功,她將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女性「自殺飛行員」;如果失敗,後果不堪設想。那年,她26歲。

2001年9月11日,也就是九一一事件當天上午,一共有四架民航機遭恐怖分子劫持,其中兩架分別撞上了紐約世貿中心的南塔及北塔,第三架則墜毀在五角大廈的外牆上。可是第四架呢?

在事件爆發最初幾小時的恐慌與混亂中,航管人員很快就確認第四架遭劫的客機是聯合航空93號班機,原定由紐瓦克飛往舊金山,但是卻在賓州上空失去雷達訊號。情治單位研判這架波音757型客機遭到恐怖分子劫持後,已經轉向飛往華府,目標極有可能就是白宮,或是市區任何一棟聯邦政府建築。

由於自從1812年戰爭之後,美國本土從未遭受過境外攻擊,華府哥倫比亞特區幾乎就是個不設防城市,尤其面臨來自空中的恐怖威脅,根本無險可守。負責白宮維安的特勤局(Secret Service)情急之下,跳過傳統的指揮鏈,直接打電話到馬里蘭州安德魯空軍基地(Andrews Air Force Base,2009年後改制為安德魯聯合基地)哥倫比亞特區空中國民兵第121戰鬥機中隊戰情室,授權戰機出動,防衛首都上空。

2飛行員 臨危受命

當天121中隊並未擔任戰備,隊部裡只有兩名飛行員,除了接電話的作戰長薩賽維爾少校(Marc Sasseville)之外,就是新到隊不久的菜鳥海瑟·「幸運」·潘尼中尉(Heather "Lucky" Penney)。

薩賽維爾放下電話後,轉頭對潘尼說:「幸運,妳跟我來。」

兩人迅速穿上飛行服,拎著頭盔跑向機棚。當時有兩架F-16戰機已經加滿油,但武裝尚未備妥,不僅沒有掛飛彈,連機砲彈倉都是空的。機工長要兩名飛行員稍等一下,讓他們從彈藥庫將飛彈運過來。薩賽維爾回說:「飛機必須立刻起飛。」

兩名飛行員迅速完起飛前檢查,各自登上一架F-16,接著開俥、滑出機棚、起飛、收起落架,一切按步就班,如同他們往常的訓練。所有的事情都來得太快太突然,潘尼忙著起飛程序,還來不及仔細思索一架無武裝的輕型戰鬥機,究竟該如何赤手空拳地攔截一架體積重量大好幾倍的客機。

在飛往目標區的短暫空檔,薩賽維爾才有時間透過無線電為僚機做任務提示。這時候潘尼終於明白,這是一趟自殺任務,如果他們不能迫使聯航93號班機改變航向,就只能用自己的飛機將對方撞毀。薩賽維爾和潘妮分配了攻擊任務,他負責撞擊客機前段,她則對準機尾;為求最大效果,他們要同時行動。

潘尼努力將注意力集中在任務上,不去想那架聯合航空班機上還有平民乘客、不去想那架聯合航空班機是不是由她父親所駕駛、不去想她加入空軍的第一次戰鬥竟然是要擊落「己方」的飛機。當然,更不會想到再過一周,就是她27歲生日。

1974年9月18日,潘尼出生在亞利桑納州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Davis–Monthan Air Force Base)醫院,她的父親約翰(John Penney)是參加過越戰的戰鬥機飛行員,祖父則曾在二次大戰期間服役。「飛行一直存在於我的血脈中,事實上,我是第三代飛行員,」潘尼最近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訪問時表示。

沒有武裝 做好犧牲準備

所以她高中還沒畢業就已取得飛行執照,原本想追隨父親腳步成為戰鬥機飛行員,卻發現當時空軍禁止女性飛行員從事戰鬥任務,於是轉而選擇就讀普度大學,主修英文。

國會在1993年同意放寬規定,允許女性飛行員駕駛戰鬥和轟炸機種,可是潘尼卻遲至1996年才發現這項改變,當時她雖已開始研究所學業,但還是立即加入了哥倫比亞特區空中國民兵(District of Columbia Air National Gu,DCANG),又過了兩年,才獲准進入德州洛弗林空軍基地(Laughlin Air Force Base)接受初級飛行訓練,取得飛行胸章後,又逐步完成中級和高級噴射教練機訓練,終於成為合格F-16戰鬥機飛行員。

當她初到第121中隊時,全隊只有她一名女性飛行員。「幸運是我的無線電呼叫代號,源自於我姓氏的諧音,Lucky Penny幸運銅板。這是當菜鳥取得作戰任務資格時,隊友們起的綽號。」潘尼表示,駕駛F-16「對於體力有極高的要求,而且必須具備相當的智力。」

不久之後,九一一事件爆發,菜鳥女飛官突然被推上了歷史的風尖浪頭。「我們都準備好犧牲生命以保衛國家,」潘尼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沒有飛彈,機上沒有武裝,所以我們知道一旦找到那架民航機,就必須將我們的飛機撞上去,以阻止它進入美國首都。」

最終,命運沒有讓潘尼和薩賽維爾做出終極犧牲;他們接到戰管中心呼叫:「戰備解除,任務機返航。」聯航93號班機上英勇的乘客和機組員在試圖壓制恐怖分子對抗過程中,飛機不幸墜毀在賓州的荒煙蔓草中,機上44人全數遇難,但並未造成其他傷害。

退役之後 仍熱愛飛行

「我一直沒想到我父親,他當時就任職於聯合航空,而且經常駕駛從東岸出發的班機,可能就是聯航93號班機的機長,或是他的飛機可能遭到恐怖分子劫持,」潘尼指出,「是我媽在好幾個星期後突然想到這種可能性。」

潘尼的父親1979年以中校官階自空軍退役,進入聯合航空服務。「即使遇到這種情形,也不會改變我的決定,」潘尼堅定的表示,「世界上有些事情,比個人更重要。」

九一一之後,潘尼繼續在哥倫比亞特區空中國民兵服役,並兩度派駐伊拉克,直到2016年以少校官階退伍。期間,她遇到了一生摯愛,結了婚,養育了兩個女兒,仍熱愛飛行,而且經常和父親一起駕機兜風。

九一一 國民兵 華府

上一則

娛樂/運動畫刊泳裝特輯60周年 52名模回歸

下一則

父親節/惡少剋星 金剛手、菩薩心的魯組長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