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詐欺、敲詐勒索…郭文貴9項罪名成立

2024亞馬遜會員日開跑 真的有占到便宜嗎?

封面故事/袁世凱曾孫:家史寫出遺產

袁家騮是袁家後代在遭受中國文革迫害之後的「大救星」。圖為袁家騮博士2001年在台灣清大校長劉炯朗(右)與中央大學校長劉兆漢(左)等學界人士祝福聲中,歡度90歲生日。(本報資料照)
袁家騮是袁家後代在遭受中國文革迫害之後的「大救星」。圖為袁家騮博士2001年在台灣清大校長劉炯朗(右)與中央大學校長劉兆漢(左)等學界人士祝福聲中,歡度90歲生日。(本報資料照)

Brad袁,住在紐約州威徹斯特郡,他是袁世凱的曾孫,他的祖父袁克安是袁世凱第11子,父親Arthur是袁克安的次子。他的父親和伯父1949年離開中國,並在1950年代移民美國。「我在美國讀書長大。」他說,他很早知道曾祖父是袁世凱。「我小時候,父母就公開地談論過他。」他說,他的父母總是以談家族史為榮。

Brad袁 美國讀書長大

他說,他感謝袁家淦寫成的這部袁世凱家族史。「她透過袁世凱的後代揭示了袁世凱遺產的另一個面向。」他說,袁世凱的遺產很重要。「這個遺產是我們袁家人。」現在,他開始收集關於袁世凱的紀念品,如在ebay上購買袁世凱的照片、硬幣等,但至今沒有找到什麼驚奇的或有價值的物品。他表示,這是一種愛好及透過物體來了解袁世凱的方式。

紀錄負面 父母設法平衡

Brad袁說,在他成長過程中,父母並沒有和他直接談論袁世凱,而是討論袁世凱在中國歷史中的一些被掩蓋的細節。長大後,他的父母對他說,袁世凱一生最後階段的舉止頗有爭議。但是他們也解釋,他為中國現代化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試圖給我一個平衡的畫面。」

他說,他沒有因為是袁世凱的曾孫受苦或受益。在讀大學時,他選修了一門課程,涉及袁世凱的生平。「我告訴教授,袁世凱是我曾祖父。」教授聽過後很吃驚,並提醒他「不要告訴任何人」。

Brad袁在美國長大。他說,美國社會一般不了解袁世凱的情況,無法判斷袁世凱。

在那之前,人們都帶著敬畏告訴他,中國第一任總統是他的曾祖父。「我第一次意識到,我帶著一些負面的包袱。」那是他第一次遇到一個不是親戚的人,知道袁世凱是誰。

父親返老家 不需地圖

他說,父親和他談的,主要是袁世凱之後的直系親屬的那一代如何逃離祖國,然後在美國聚居,並最終興旺發展的歷史。他的父母並沒有持否定態度,也許他們不想讓他們兄妹知道。「我的父親也去世了20年。」在了解曾祖父的過程中,他還聽到了許多關於父親家族的故事。

2002年,他的父親於帶妻子和兒女回到中國。「在那次旅行中,我們去了父親長大的天津。」這是自1949年離開後,父親第一次回老家。他們去看了父親曾經住過的房子。「他甚至不需要地圖就可以到達那裡,說明那仍然是他的一部分。」

他說,父親的部分親戚定居在美國,特別是在紐約市附近。他們家人每年都會去拜訪這些親戚,還會拜訪袁世凱其他的後代。「我有一個很大的大家庭,可以追溯到幾代人。」Brad袁的母親來自香港,因此母親親戚都在香港。母親經常去香港,帶著他和妹妹去那裡探親。「幾年前,我們還帶我的孩子去了看母親的大家庭。」

外孫:外祖父的貢獻被忽略

Tom張(Tchang)是袁世凱的外孫,他的母親是袁世凱的第14個女兒袁怙禎,父親是張德祿(Tchang Te Lou)。他說,他知道袁世凱在中國是負面人物。「我了解負面形象是由於他自稱皇帝。」作為袁世凱的第三代,隨著對外祖父的了解愈來愈多,他認為袁世凱的「早期貢獻都被忽略了」。

他說,袁世凱是中華民國的第一任總統,後來轉任皇帝,歷時83天。「我讀到的資料說,孫中山和袁世凱是朋友,孫中山提名外祖父擔任中華民國的總統。」他說,有人告訴他,袁世凱是駐朝鮮大使,在中國創建了第一支警察部隊,促進了中國的現代化。

他的父母沒有在家中談論過袁世凱。「我的父母都沒有談論他們各自的家族史。」直到大學畢業後,他才對家族史和家譜有了興趣。「我見了母親的一些親戚,但大多數都在美國。」他說,袁家騮(Luke)是與他父母的年齡相近,因此父母與袁家騮夫婦聯繫得更多。袁家騮有一個兒子叫Vincent,比他大了幾歲。「由於時間安排出現矛盾,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

他說,他對袁家的了解不多。他說他讀過很少的歷史書,對了解整個歷史非常感興趣。「退休後,我會尋求更多的理解,但由於不會中文,會受到限制。」另外,了解相關歷史的家庭成員都走了。他說,由於袁氏後代的家庭較小,在美國留下的後代人數不多。

香港 中華民國 紐約市

上一則

封面故事/袁氏後代 文革迫害受衝擊

下一則

封面故事/袁家故事 上三代+後三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