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X和SpaceX總部將搬離加州

詐欺、敲詐勒索…郭文貴9項罪名成立

移民故事/女兒,從被迫寄養到成為實習醫生

我來自台灣,先移民加拿大,然後來到美國,所以目前居住過的城市和州,有台北、加拿大溫哥華、愛達荷(Idaho)、洛杉磯(Los Angeles)、俄勒岡的波特蘭(Portland, Oregon) 和西維吉尼亞(Wes Virginia)。

我女兒的生父,第一次離開後不聞不問,那時我懷孕五個月。才剛到加拿大幾個月,沒有朋友,一個人租在地下室待產。

所幸那時一個社會機構有提供陪產給那些新手和單親的媽媽,由於深度憂鬱及悲傷,生產血壓降不下來又難產,一位女士給了我精神支持且陪我兩天一夜,至今我仍心存感激。

第一任先生不怎麼負責任,從沒養過家,有賭博惡習,當我發現我的銀行户頭,每半小時被提取加幣500元時,即使是半夜,我衝動的帶著當時10個月大的女兒,抱著她來到Casino,想找當時的先生,阻止他繼續賭博,但門口保安不准嬰兒入內。

這時一位60幾歲的亞裔女士提出幫我抱我的女兒,好讓我進入。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仍然慶幸當時我没失去理性,没把嬰孩交給一位陌生人,而選擇回家。

女兒未滿三歲時,前夫掏空家裡所有現金離開,我有重度憂鬱症,身體也變得虛弱;一次和女兒坐在藥房裡的椅子等藥時,昏倒前靠在4歲女兒那幼小的肩膀時,愧疚地想著一個母親如何能讓需要被保護和關愛的孩子來承擔這樣有形和無形的重量?

後因我被強制住院,同時暫喪失女兒的監護權,第一次在政府的系統下,六歲的她住進了寄養家庭,接她回家時,滿頭蝨子。

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位美國男性且有兩個孩子,因想給孩子一個父親,於是我和孩子來了美國,本以為我和女兒終於有了完整的家,但在丈夫的言語暴力下,我又患了焦慮症和強迫症。

他常出差,並在出差時請他的前妻住進家裡照顧他們倆的孩子;一個家裡住著前妻和現任妻子,讓我精神難以負荷,幾次自殺住院,以致女兒第二次進入政府系統下的children shelter,裡面的孩子們的父母,多半在監獄,孩子們多半有暴力行為。

女兒第一天住進去,就因為看到其他孩子們咆哮、打架、摔桌椅,嚇得拉在浴室地板,第一次她用手來清理自己的排泄物。

女兒過著與一般孩童不同的成長歷程,但是她沒有變壞,不論大太陽或下雪,我每星期去食物銀行排隊,她是吃食物銀行裡的食物長大的。我們在她高中畢業後,平均每四年搬去別州,在洛杉磯拿獎學金上大學,而後在俄勒岡上醫學院,現在我們在東岸,她目前是實習醫生第二年了。

人生從來是不公平,自己每次的選擇,牽引著不同的人生道路,我做過很多次糟糕決定,讓自己和女兒生活在貧窮的社會底層,在這裡人們卸下偽裝、露出野獸的一面。在這野獸的叢林裡,你可以沉淪,或是堅持自己的人性,又是個選擇。以前我很自我、自私,只關心自己與身邊的人,缺乏同理心,但和女兒一起成長與學習,我放大自己的眼界,在浩瀚歷史的人流中,每個人非常渺小,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這麼多年來,我想我找到了存在的意義。

我的移民路走得坎坷,但也因此造就了現在的我和女兒。

加拿大 洛杉磯 移民

上一則

生活/餐具漂亮 餐桌氣氛更生色 佳餚看起來更美味

下一則

地產/好萊塢取景熱點蘋果谷市 不少名人出生地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