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攝影師疑拍到「子彈飛過川普頭邊的一瞬間」

川普遭暗殺未遂 拜登發表全國演說

封面故事/觀非裔媽咪 女保安心中的兩根軟肋

作者邀請員工參加在自己家中舉辦的中國春節派對,遇到一個意外插曲;圖為派對示意圖。(圖/123RF)
作者邀請員工參加在自己家中舉辦的中國春節派對,遇到一個意外插曲;圖為派對示意圖。(圖/123RF)

一個炎夏午後,我如常坐鎮圖書館。一向神經緊繃的助理史恩慌張地推開我辦公室門,皺眉覷眼,結結巴巴地說:「琳,附近好像有鬥毆事件,一個非裔男子突然倒臥在大門口,滿頭滿身是血。路伊思正在…」

平時有威嚴 兒前變慈母

沒等他嘟噥完,我就指示報警並通知總館,隨即一個箭步衝出了大門。果然看見圖書館的非裔女保安路伊思蹲跪在門前,兩手托著一名滿臉鮮血的非裔青年頭部,直喚著:「羅尼,快睜開眼睛,醒醒啊,醒醒啊。你到底怎麼了?是誰傷了你?」

路伊思是圖書館新任未久的兼職保安,而她的全職是監獄裡押解犯人出庭或轉換監獄的警衛。她個子嬌小,但行事有板有眼,對於喜歡挑戰權威的青少年頗有震懾力。此時卻一副慈母模樣,用紙巾擦拭年輕人臉上的血跡,並不停拍打他的臉頰,口口聲聲呼喚「羅尼」,旁觀的人都一頭霧水。

不一會,救護車和警車都到了現場。警察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羅尼17歲,是路伊思的么兒,因邊開車邊滑手機,造成車禍,自己也被擋風玻璃板割破了額頭。他一害怕就跳下車子,直奔正在不遠處圖書館值勤的母親。到了圖書館門口就因失血太多而不支倒地。憂心忡忡的路伊思立刻告假陪兒子就醫。

我目送救護車呼嘯而去,對這位外剛內柔的女保安多了一分尊敬。真不能想像她這般弱小的身軀是如何執行押解囚犯的危險任務?無奈自從丈夫出軌之後,為了拉拔一對兒女,她咬緊牙關挑戰生活已有十多年了。

此時特地從總館趕來支援的白人男性保安主任布萊德,遲了一步抵達現場。他撲了個空,有點失望。迅速回轉車子,翻了個白眼,喃喃自語:「唉,女保安三不五時就會出現一根『軟肋』,殊不知這有損她個人與圖書館的形象。」

為了凸顯文化背景,每個農曆新年,我都例行宴請員工及其心愛的人,以示獎勵。這天新年晚會邀請函剛發送出去,員工正興奮地討論今年生肖,吉祥色以及交換禮物等話題。剛打卡報到的路伊思,匆匆卸下全副武裝,旋即面帶羞澀笑容,像踩在雲端似的踏入我辦公室。

「琳,新年晚會我可不可以帶一個朋友參加?」她細聲嗲氣地問,有點反常。

「告訴我是什麼樣的朋友?」我好奇地問。猶記得我的邀請函寫的是「You and your loved one are cordially invited to our Chinese New Year Party」,可不會是她有了男朋友?

「嗯,是我的『loved one』瑞克,一個退休的警官。」路伊思喜滋滋地從皮夾子裡抽出一張兩人合照。照片中,嬌小的她一臉嬌媚,長髮垂肩,小鳥依人地靠在一個光頭寬膀、似笑非笑的非裔男子胸前。平時她頭髮都是平平整整的梳到後腦,紮成一根馬尾巴,十分俐落,也非常中性。但這照片中的她,顯得嫵媚動人,而且幸福洋溢。

「哇,很替你高興呢。你們認識多久了?」

「沒多久,大約快兩個月了吧。嗯…其實是七個半星期。」路伊思板著手指細數日子,幸福的笑容使她那潔白的牙齒顯得格外醒目。

由於晚會是在私宅舉行,我一向謹慎過濾陌生人。沒有婚姻關係的人,隨時會分手,是美國社交常態,我頓時感到為難。

「路伊思,非常高興知道你有男朋友了。但很抱歉他今年無法到我家吃飯,因為我只請員工和配偶。」我直盯著路伊思眼睛說話,毫不迴避。

「可是為何羅娜的男友可以受邀呢?他們也不是夫婦啊。」路伊思一時亂了分寸,開始挑戰權威。

「羅娜的男友是總館員工,我不當他是陌生人,而且他們已經在一起好幾年了。如果明年這個時候你與瑞克仍在一起,我就歡迎他與你一起出席晚會。」我小心翼翼回答,深恐引起種族歧視的抱怨。

「那史恩呢?他不也是要帶女友參加?」路伊思繼續力爭。

「史恩帶的是未婚妻,不是女朋友,他們已經訂婚了。」我挺起身子,緊靠椅背後仰。

路伊思悻悻然離開我辦公室,嘴裡還叨念著,明顯地不開心。

「路伊思,我絕對歡迎你單獨出席晚會。」她轉身關門時,我追加了這一句。她報以一個苦笑。

如我所料,那年她沒有出席我的私宅春晚,使我心裡有點不安。

為保護女兒 斬斷新戀情

入春不久,路伊思與我有個獨處機會,我一如往常問候她的家人。未料路伊思突然帶著幾分靦腆地自我告白:「琳,你好厲害喔。瑞克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不是孩子的好榜樣,我們分手了。這對於孩子和我都是好事。」

「怎麼回事?」我忍不住追問。

「他覬覦我高中畢業的女兒,my real loved one。我立刻叫他滾。」

此時我腦海裡突然閃現她過往處理一名偷窺累犯使出的撒手鐧,她拿起電話筒大喊:「警察大人,我們圖書館有名精神錯亂的男子,請求盡快支援。」於是那曾是「loved one」的高大男友被勒令滾蛋的情景,不待贅述就鮮活了起來。

她沒有多談細節,但一臉落寞,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我無疑又觸著了她那根軟肋,既敬又憐,忍不住給她一個深情擁抱和祝福:「路伊思,真佩服你當機立斷的勇氣。你值得擁有一個真正愛你的人。」

此後,我的春晚邀請函內容改寫成:「You and your spouse are cordially invited to our Chinese New Year Party 」。

圖書館 非裔 監獄

上一則

新聞眼/文壇巨星保羅奧斯特病逝 紐約三部曲傳世

下一則

封面故事/讚母親伯樂 貝佐斯媽媽 為他賭一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