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捲入運毒到中國詐案 佛大留學生被禁止入校3年

7月起入境中國查手機 中提3原則:不查普通人

生活/去美國找媽媽 父女辦簽證闖三關

女兒三歲、太太在美國,我和女兒「闖三關」一起去與媽媽團聚。此為示意圖。(圖/123RF)
女兒三歲、太太在美國,我和女兒「闖三關」一起去與媽媽團聚。此為示意圖。(圖/123RF)

八十年代末,經過三年的苦讀,我終於畢業了,獲得中西醫結合骨科博士學位。 我太太正在洛杉磯加州大學讀生物學,已經十個月了。當年我們的女兒三歲,在寄宿的幼兒園,周末回家告訴我:「我想找媽媽,你什麼時候帶我去我媽媽諾(洛)杉磯的美國呢?」

我聽了以後心頭一震,何嘗不想全家團聚呢。經歷過從碩士到博士六年的拚搏,打算休息一下,到美國探親三個月,沒想到後來的幾個月經歷不少磨難,最後終於闖過了三道關口。

1.家人背書 工作單位放行

第一關是我工作的研究所,當年國門剛剛開放,身邊已經有不少人出過國了,大概了解到了一些出國的手續。首先要辦護照,那就需要工作單位出據介紹信給公安局。問題來了,我讀的研究所領導開始不同意我出國,說國家培養你六年,你畢業後要報效國家。我則據理力爭,我只是探親三個月,並指出研究所已經有幾個醫生出國探親了,並且寫了一份正式的申請報告。

兩周以後報告批准了,但有附加條件:必須由我在國內的家人簽約保證書,如果我三個月逾期不歸,家人就要支付我六年研究生數十萬元的培養費用,當年那是天文數字。我父母深深理解我的內心,父親告訴我:「我給你簽保證書」。 我內心深處則是默默的發誓,如果我真的不回來,我要在美國賺錢付這比培養費。

拿到研究所的介紹信,就可以申請護照了,第一關算是過了。

2.申請護照 父女或分或合

下一步就是去公安局申請護照,有兩種:因為我女兒只有三歲,我和女兒可以申請兩人一起的護照;另一個選擇就是各自申請自己的護照。考慮到我們要團聚,要去美國就和女兒一起去,就決定申請兩人一起的一本護照。到北京公安局填寫護照申請表時,問題又來了:我太太是學院公派留學的,這就需要我太太的學院出據證明書,同意公派留學員工的配偶去美國探望她。太太的學院出錢讓她去美國學習,如果同意留學員工的丈夫去探親,很可能會有移民傾向呀。

這下可把我難住了,左思右想,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我們住在學院宿舍樓的鄰居。該鄰居是我太太大學的同班同學,畢業後留校做政治輔導員,後提升到學院辦公室工作;他母親有頸椎病和肩周炎,經過我數次治療後症狀消失了,家人很感謝我。我就請鄰居幫忙,鄰居還真的把學院同意我探親的證明書開出來了,謝天謝地,過了第二關。

3.簽證被拒 隔月再試成功

第三關就是去北京美國大使館簽證,當時沒有互聯網,只是從朋友口中道聽塗說有關美國簽證的消息,知道比較難辦,不過硬著頭皮也得去。10月的某一天,我騎著自行車,車上裝了第三個輪子和一個挎兜,女兒就在挎兜裡。 出發前就告訴女兒,咱們一起去大使館申請找媽媽,女兒馬上就明白了。騎了一個多小時車到了大使館,排了大約30分鐘隊就輪到我了,拿到申請表後就到另一個房間填寫完,交給使館的工作人員,然後就在一旁靜靜地等待。

女兒很乖,悄悄的問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媽媽,我告訴她快了,內心十分緊張,心跳加速。看到周圍等待的人們,真的是幾家歡樂幾家愁;有的人興高采烈,笑逐顏開;有的人愁眉苦臉,垂頭喪氣。聽到我的名字時,我的心跳更快了,簽證官一臉嚴肅,看了我的申請後,告訴我「沒有給你簽證」,也就是拒簽。 我心裡一陣發冷,十分沮喪。 簽證官則說:「你可以一個月後再來試試,最好把你的學位證書帶來」。 多少給了我一點希望。

和朋友們談起拒簽,有人給我出主意,把我和女兒的護照分開,各自有自己的護照,容易獲簽。我覺得如果這樣的話,萬一我拿到簽證,女兒拒簽,那樣絕對不行,一家人不能再分開了。一個月後再次前去,誰知道那天是美國的退伍軍人節,大使館關門。隔天再去,心情異常緊張,呈上我的碩士、博士學位證書,簽證官看了一遍,從桌上拿起簽證章在我和女兒的護照上蓋章的那一刻,我的心快要跳出胸膛了,興奮的告訴女兒,你很快就會見到媽媽了。

從大使館出來回家的路上,我覺得天色是那麼的藍,幻想著到美國全家團聚。如今我們全家已經在洛杉磯生活了30多年了,往事不堪回首,但還是經常會想起當年申請來美的三個關卡,至今仍然覺得是一個奇蹟。

那年帶著女兒「闖三關」,一起去與媽媽團聚。(圖/123RF)
那年帶著女兒「闖三關」,一起去與媽媽團聚。(圖/123RF)

簽證 大使館 洛杉磯

上一則

移民專頁/申請工作許可證 遇2情況

下一則

養生/靜脈曲張 有搔癢感要注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