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林肯24日訪中 台海、芬太尼及不公平貿易議題上桌

竄改禮卡詐騙 中國無證客認罪

封面故事/首次擔任陪審員 就遇上名案件

法庭是神聖的地方,不能說謊話。(圖/123RF)
法庭是神聖的地方,不能說謊話。(圖/123RF)

2023年10月當上一次陪審團。現在把這個有趣的經驗跟大家分享。

「陪審團」名稱是一個早期官僚心態的翻譯,那時候認為老百姓哪有資格斷案,不過是陪法官辦事而已,現在台灣把斷案的老百姓叫「國民法官」。可是所謂的國民法官不能提問,能看到哪些證據?聽到哪些證詞?都是由真正的法官先決定了,真正的法官還可以要人民法官忘掉剛才聽到那些證詞。

所謂國民法官,只能依照剪裁過的資料和嚴格的遊戲規則來推算出一個結果。

發號碼牌 由檢辯挑選

「自由心證」是法官不受限制的裁量證據是否可被列入,檢/辯雙方有沒有越界等,這是法官很重要的一個責任;把沒有自由心證權力的老百姓叫國民法官,真是大大的言過其實,在沒有好的翻譯前,我還是叫這群老百姓陪審團。

陪審團篩選是在檀香山聯邦法院,我從大島去要搭早上6點的飛機,帶了一個星期的換洗衣服。有幸沒選上可當天回家,否則要待到周末,相當折騰。

報到後被發了一個參選人號碼牌(我是5號),貼在胸前。在法官傳喚後按號碼進入法庭。前14名坐入陪審團席位,後14名坐入觀眾席的第一排。接下來的好像隨便坐了。

入場時,檢察官和辯護律師都忙著查看參選人事先交的問卷,來對上每個入場的參選人。坐好後,法官告訴大家不要擔心,號碼都是電腦抽出來的。然後法官簡單的介紹案情、檢察官、被告和辯護律師。兩個被告都選擇自己辯護,不熟悉程序。所以法院指派兩位律師作為備用律師來幫忙解釋和給建議。

接著,法官開始問了十來個有沒有因為生病、照顧他人等原因而不能當陪審員。每個問題都有人舉手,簡單的問答後,也沒有要求證明,大都被「釋放」。心裡想原來中獎的機會是20%,現在已經過了30%。

然後,法官又問了有沒有認識司法人士、證人、兩個被告律師等問題。坐我隔壁的女士說她曾在備用律師下工作過兩年,所以不適合當陪審員。但是法官逼問她「難道在這個情況下,你就不能按法律做出公正的決定嗎?」她猶豫後只能回答「可以」。法官用這個態度留住了大部分想用這種藉口開溜的人。

法官問完後,就宣布要和檢/辯雙方討論而休庭半小時。根據電視/電影所得到的知識,我以為再來該是檢/辯雙方來提問和刪選每個候選人的重頭戲。

篩選大戲 竟倉卒結束

候選人回到陪審團休息室後,我就到大廳踱步來活動筋骨。不久看到一個個候選人拿了張白紙,走出休息室後離開法院,我趕緊回到休息室。法院的職員正在叫名字和分發參選證明書,然後一個個給釋放了。最後剩下14個人(12個陪審員加兩個候補),我看了看,除了法官問答時已被釋放的人和坐我隔壁的女士,其他原來坐在陪審團席的人都在。

法官說「不要擔心」可能是騙人的,我猜測電腦抽籤也有可能是假的,很可能是根據問卷初選選出28人,前14人中有人刪除後,再由後14人按號替補。

陪審團的篩選大戲,在我以為還沒開始時,就已經結束了。

開場白在第二天的一早開始。首先法官列出指控的罪名和介紹遊戲規則。這是一個盜用死去嬰兒身分的案子,法官也告訴大家這個案子需要花三、四個星期的時間。

➤➤➤夏威夷夫婦被控盜取死嬰身分 生活數十年

我這輩子沒有捲入法律糾紛,是很幸運但也缺乏法律常識。在電視/電影裡看過律師們為證人有沒有資格當「專家證人」而爭吵,總以為專家證人的證詞分量比較重。在法官介紹遊戲規則中得知一般證人只能陳述所見所聞,只有專家證人才能給他們的看法和意見。這也是一個盡義務參審的收穫。

檢察官在開場白列舉他們的證據,包括聯邦調查局的基因測驗結果、證人、被告因為逃債的犯罪動機等等,也解釋換名字的程序,和盜用身分的定義。聽起來證據非常完備,但是聯邦調查局用假罪名和假證據來打壓政治上或意識形態上的人士也不是新鮮的事,可是他們應該不會浪費資源在普通老百姓。所以接下來被告的說法應是這個案子的關鍵。

兩個被告的開場白倒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他們似乎完全沒有否認任何被指控的行為,只是強調他們的行為是合法的。因為他們有權選擇自己的名字和身分,也沒有用新的身分做出任何不法或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陪審團應判他們無罪。

我推斷他們從檢察官的證據中了解自己推脫不了,又死不認罪。希望用「因為用新身分時沒有犯罪,所以盜用他人的身分也應合法」的邏輯來把陪審團搞糊塗,或讓陪審團中至少有一人因為同情而擅自改變法律的定義。沒有律師肯用這種辯護方法,難怪他們不得不當自己的律師了。

要花偌大的資源來走過一個司法程序,只是因為兩個被告不願意面對事實,讓我有些生氣。但是美國印鈔票容易得很,大部分印出來的鈔票都落入了少數極端有錢的人的手中;花一些小錢在這兩個大膽刁民身上來彰顯人權和法制,也許不算太壞。

檢察官提問 咄咄逼人

不過我真想舉手說:「報告法官,統統有罪,能不能回家了?」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接下來就是檢/辯雙方的提證。

檢察官準備充分,證據十足,聲量宏亮,問起證人時咄咄逼人,常常打斷自家證人的回答,繼續追問,被法官糾正了好幾次。提出的證據也有不少重複的。例如,證人已經被高中畢業紀念冊中認證和指出被告的真實身分,他還要證人從紀念冊中一頁一頁指出這是誰,那是誰,這種行為也被法官糾正了好幾次。

事後查出檢察官並沒有任何證據和意圖要以間諜罪來起訴被告,卻把兩張被告穿蘇聯軍服的照片發給了媒體,為的是利用炒作媒體來製造對被告不利的印象。他應是個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也許這樣才能成為一個稱職的檢察官。不論如何,檢察官的證人和證據都相當可信,陳述的案情也毫無漏洞。

陪審員報到後會拿到一個參選人號碼牌,在法官傳喚後按號碼進入法庭。(圖/123RF...
陪審員報到後會拿到一個參選人號碼牌,在法官傳喚後按號碼進入法庭。(圖/123RF)

兩名被告表現正好相反;男被告口齒不清,聲量極小,好幾次被要求靠近麥克風發言;女被告比較強勢。兩人不論是問證人或自己作證都只是強調沒有用新身分做壞事。

被告因用假身分申請社安號碼時,假的身分(死去的嬰兒)已經20來歲。當今資訊發達,這種不尋常的事在申請換發護照時被吸引注意,才被抓到。他們假裝30多年都沒事,一下子翻盤讓他們無法接受。為了好玩穿蘇聯軍服拍照,也反映他們「可以要裝誰就裝誰」的心態。

被告辯詞好像是用自我催眠的方法來鞏固信念。

法官的態度一直親切誠懇、口齒清晰、反應快速,同時也相當果斷。每次陪審團入場時,她都對每一個人微笑點頭。很和氣的謝謝每個證人,也常對大家表達謝意。

男被告第一次提問時就問證人「你覺得……」。被法官糾正後,男被告愣在當地不知怎麼辦。法官就問你是不是要問「……」。男被告點頭後,她就把問題重複給證人。

對「殺過頭」的檢察官,她也能堅定的快速制止,是一個我所見到(電視/電影中)過的最好的法官。

由於被告花的時間很少,檢/辯雙方的提證在星期五就結束了。

結辯在下個星期一開始。檢/辯雙方在結辯中都沒有加入任何新意。法官倒是發了,也逐字念出一份43頁對陪審團的指示。法官在五項罪名中,每一項都列出三到四個重點。檢察官要能合理證明了那項罪名中的每一個重點,陪審團才能給那個罪名定罪。接著陪審團被帶入了斷案室。

陪審團長 由抽籤決定

斷案程序的第一件事就是選陪審團的團長。經過討論後,由抽籤決定。我負責抽籤,抽出了提議抽籤的那位女士。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問大家「有沒有人認為任何一個被告的任何一個罪名是無罪的?」沒人舉手。我想這下好了,可以快快結案。也許當天就能回家。

不料在開始對每項罪名討論後,發現陪審團內有五、六個極愛說話的人,他們一直把討論帶離正軌。

陪審員很重要的是要有正義的精神。(圖/123RF)
陪審員很重要的是要有正義的精神。(圖/123RF)

例如:「他們到底有沒有借到高利貸?向誰借的?那個拿槍對他們追債的人是不是真的警察?」等等,這些都是和犯罪事實毫無關係的證詞,甚至很可能是被告為爭取同情假造的。他們卻深入討論,還把各個證據找出來印證自己的論點。

又如:當檢察官問證人是不是和女被告有情愛關係時,被法官制止了,真是可惜。另一個說,「對啊,我也覺得他們之間有鬼」,好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對這些八卦話題也講個不停。

所以在毫無異議的情況下,談論了兩個多小時才把結果交給法官,法官卻很快就做了宣判。

結案後,法官請陪審團到她的辦公室,當面感謝大家和回答任何問題;在答問中又學到判刑的日期是明年3月,這是因為所有案情的檔案都要交給一個委員會,由委員會建議每個罪名的刑期,再由法官決定和宣判。

多數人一這輩子不會捲入法律糾紛,雖幸運但也缺乏法律常識。(圖/123RF)
多數人一這輩子不會捲入法律糾紛,雖幸運但也缺乏法律常識。(圖/123RF)

間諜

上一則

親子/為兒唱一曲 癌末歌手唱進排行榜

下一則

理財百科/不買房 租屋族理財5重點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