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研究: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後 美國絕育比例突增

南韓旅館驚傳離奇命案 2女遭勒斃 2男跳樓身亡

封面故事/低收老年移民 未來在哪裡

紐約市65歲以上人口以移民占大多數,由於收入低、沒積蓄、沒社安金,生活陷困境。(圖/123RF)
紐約市65歲以上人口以移民占大多數,由於收入低、沒積蓄、沒社安金,生活陷困境。(圖/123RF)

紐約市65歲以上人口以移民占大多數,其中許多人是在1970年代、1980年代或1990年代來到美國追求「美國夢」,職場黃金歲月早已過去,但由於一輩子從事低薪工作,步入晚年的現今沒有積蓄,領取極少福利甚至沒有任何社安金可拿,生活在社交孤立(social isolation)之中。

成長於厄瓜多爾的帕拉西歐斯(Francisco Palacios),1986年抵達紐約市,期盼賺取足夠工資,有朝一日可以告老還鄉。不過,大半輩子從事低薪工作,在餐廳、建築工地、洗衣房等地勞動,如今70歲的他沒有存款,日子過得清苦。週一到週五,他在皇后區街角與其他打零工的民眾聚在一起,希望能有油漆房屋等工作機會。他透過口譯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我覺得我有精力也有體力可以工作,但我並沒有未來。」

沒想終老紐約 但也沒走

紐約時報報導,像帕拉西歐斯一樣的老年移民,如今在紐約市65歲以上居民當中占了超過半數。自從2010年以來,老年移民人口增加比美國本土出生老年人口的增加多了兩倍,主要原因在於年輕時期來到美國的移民,數十年後紛紛步入晚年。

許多銀髮族移民坦承,其實原本沒打算在紐約終老,多年來一直想著「明年就要返鄉」,對於面對殘酷現實感到措手不及。某些移民晚年之後繼續留下來,是因為捨不得離開兒女及孫子孫女,或者不想放棄奮鬥大半輩子一手打造的生活。

數據研究機構「社會探索」(Social Explorer)人口統計顯示,紐約65歲以上人口迅速成長到140多萬與移民有關。2022年,紐約65歲以上老年移民有71萬3000人,比2010年增加57%,同期之間美國出生的65歲以上紐約居民增加25%,來到67萬8000人。紐約移民老年人主要來自多明尼加、中國、牙買加、海地、哥倫比亞等,讓城市充滿多元化,經濟蓬勃發展。

然而,無證客湧入的危機已讓紐約市社會服務及預算難以負荷,老年移民居民人數迅速成長,更讓資援不足問題雪上加霜。

許多銀髮族移民坦承,其實原本沒打算在紐約終老,某些移民晚年之後繼續留下來,是不想...
許多銀髮族移民坦承,其實原本沒打算在紐約終老,某些移民晚年之後繼續留下來,是不想放棄奮鬥大半輩子一手打造的生活。(圖/123RF)

財務社交壓力  加重孤立

移民專家說,許多老年移民承受財務困難、社交孤立的雙重壓力;老年移民學歷通常美國出生老年人來得低,較少擁有退休收入或投資收入。老年移民年收入中位數為1萬4592元,大約只有美國出生老年人年收入中位數3萬元的一半。

許多老年移民由於一輩子從事低薪工作,到了晚年沒有積蓄,領取社安金金額比美國出生老年人來得少,無證移民則根本沒有資格可以拿社安金。受到語言障礙、文化隔閡影響,某些老年移民獲得協助極少。

92歲的張金方(Cheung Gim Fung,音譯)1950年代從香港移民美國,在紐約的中國餐館擔任廚師。隨著一波波新移民從福建前來落腳,他在布碌崙(Brooklyn,布魯克林)日落公園(Sunset Park)社區孤立感越來越重。他說:「我不會說英語,不會說普通話,福建話也不會。」

非營利組織「都市未來中心」(Center for an Urban Future)執行主任鮑爾斯(Jonathan Bowles)說,某些老年移民已經生活於貧窮當中,淪落街頭,接下來可能有更多人出現相同命運,除非市府主管找到提供協助的辦法。2022年時,生活在貧窮線或貧窮線以下的紐約老年移民有16萬3000人,比10年前增加了37%。

曾為城市打拚 今淪棄子

鮑爾斯表示,老年移民在職場歲月裡為紐約市付出許多貢獻,「無法想像當這群移民逐漸老去、需求增加之際,這個城市如今竟棄而不顧」。

非營利團體「移民研究倡議」(Immigration Research Initiative)主任凱立克(David Dyssegaard Kallick)說,雖然極高比率老年移民從事低薪工作,但對紐約當地經濟卻有重要影響,約占紐約大都會區所有商品與服務的31%。

每年擁有5億2300萬預算的市府機構「紐約市老人服務中心」(NYC Aging)發言人尤艾格(Edgar Yu,音譯)表示,雖然紐約面臨預算危機,但仍將持續為老年人提供免費餐點等計畫,包括提供住處安置等。

代表布碌崙的民主黨籍市議員、市議會老年問題委員會主席哈德森(Crystal Hudson)說,老年人口迅速增加,現行服務項目根本無法滿足需求,紐約市政府整體預算當中,花在老年人服務的經費不到1%。哈德森參與推動立法,希望擴大老年人法律保障及福利服務,例如在移民社區成立老年人活動中心,以多種語言推出計畫。

許多移民已經上了年紀,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規畫未來。(圖/123RF)
許多移民已經上了年紀,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規畫未來。(圖/123RF)

移民政策搖擺 雪上加霜 

美國輿論對於移民政策有著激烈辯論,老年移民面臨生活困難,讓問題變得更加複雜。某些人士主張,這個問題是因為聯邦移民政策所導致,無法遏止非法移民入境,也沒法吸引更多高等技術勞工落腳美國。

曾對無證移民提出抗議的「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s)創辦人、2021年曾角逐市長選舉的斯利瓦(Curtis Sliwa)說,年紀已經到了75歲或85歲的移民不可能被遣返,許多老年移民就算被遣返回祖國,恐怕也沒地方可去了。他說:「現實狀況就是,我們非常包容,我們也會照顧他們,這是一記警訊。」

公共政策智庫機構「曼哈頓研究中心」(Manhattan Institute)研究員狄馬提諾(Daniel Di Martino)指出,如果把提供福利的對象擴大到老年無證移民,可能導致預算大幅增加,還將引發非法入境潮更為惡化。他說:「這將對世界傳遞出什麼樣的訊息?你可以非法入境美國,到了老年之後,你所需要的一切還都能獲得照料。」

華府智庫機構「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資深政策分析師巴塔洛瓦(Jeanne Batalova)說,絕大多數老年移民是在1970年代、1980年代及1990年代移民潮時期抵達,當時聯邦移民法律修改,放寬許多國家的移民人數限制,世界各地掀起移民美國的熱潮。這批早期移民後來多半已經成為美國公民。

未來怎麼生活 欠缺規畫

不過,近幾年裡,某些移民來到美國時已經年事已高。其中許多人是被已成年、已經入籍美國的兒女帶到美國,而這些老年移民來到美國的目的通常是為了照顧孫子孫女。

日前十多名祖父級的華裔移民聚在布碌崙行人道,坐在摺疊椅聊天、玩牌。71歲蔣愛國(Jiang Aiguo,音譯)是來自福建的農民,八年前到紐約與兒子同住,幫忙看孩子。他說,已經習慣紐約的都市生活,但仍想念生活空間比較大、較有個人隱私的老家。他說,如今在家裡連上廁所都要排隊。

移民權議倡議團體「新移民社區力量」(New Immigrant Community Empowerment)在皇后區推出職業訓練與成長課程,協助移民為生活做出財務、職技及生活等層面的長期規畫。「新移民社區力量」副主任賀南德茲(Hildalyn Colón Hernández),許多移民已經上了年紀,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規畫未來。

身為無證移民的帕拉西歐斯是「新移民社區力量」的協助對象之一。他說,40年前離鄉背井後不曾回到厄瓜多爾,因為擔心一旦出境就再也無法返回美國。提到雙親過世都沒能回去奔喪時,帕拉西歐斯流下眼淚。他說:「我為了美國夢而來,很遺憾在這裡所有的嘗試,最後都沒成功。」

許多移民已經上了年紀,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規畫未來。(圖/123RF)
許多移民已經上了年紀,但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規畫未來。(圖/123RF)

非法移民 紐約市 預算

上一則

封面故事/銀髮獨居不寂寞 「機器人」當老來伴

下一則

星座/2月11日至2月17日 巨蟹諸事順遂 天蠍驚喜降臨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