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蘇里州盲聾狗狗跑出家門 慘遭警連開2槍射殺

洛杉磯生寶寶開銷多 懷孕生產就要上萬元

旅遊/美加楓情 秋色醉人

波特蘭港口的帆船。(圖/作者提供)
波特蘭港口的帆船。(圖/作者提供)

正在忙著收拾行李參加賞楓郵輪,傳來哈瑪士襲擊以色列,導致加薩走廊遭到以色列的報復性攻擊,螢光幕上的慘狀,令人不忍卒睹,鮮血提前染紅了10月。因遠行而雀躍不已的心情被套上了枷鎖,沉重地提不起勁。

從舊金山搭乘夜機飛到東岸,一覺醒來,紐澤西的機場已在望,外子的兄嫂來接機,在相見歡中暫時解開了桎梏。相偕前往紐約搭船,隨著親友的聚敘,心情漸趨穩定。

這艘郵輪有個很不尋常的名字遁世號「escape」,暮色中一聲汽笛長鳴,我們化身為武陵人沿溪而行,遠離塵囂。夕陽追逐著浪花,在摩天樓間乍隱還現,海鳥在自由女神的頭頂盤旋,彷彿是在數落著人間滄桑,就此開啓了尋楓之旅。

萬得福豪宅。(圖/作者提供)
萬得福豪宅。(圖/作者提供)

新港萬得福莊園 宏偉

航程繞著東北角經過緬因州前往加拿大,由於海洋氣候的調節,新港(Newport)成了許多貴族的度假勝地,十八、十九世紀富商雲集,豪宅大院不勝枚舉。我們曾在紐約上州待了八年,原就住在鐵路大王萬得福(Vanderbilt)的別墅附近,沒想到富豪芳鄰在此處的聽濤莊園(The Breakers)更精緻宏偉,面向大海,宛如北國佳人絕世而立。

1810年,科尼利厄斯·范德比爾特(Cornelius Vanderbilt),從母親那裡借了100美元,駕駛著一艘大船,為有需要的人提供輪渡服務。隨後又將業務擴大到蒸汽船運輸,接著創建了鐵路王國。直至1877年去世時,頂著「鐵路大王」、「航運大王」頭銜的科尼利厄斯,積累了1億美元的財富。

萬得福第六代傳人葛莉亞.萬得福(Gloria Vanderbilt)之子安得森.庫伯(Anderson Cooper ),寫了一本萬得福家族興衰史(Vanderbilt: The Rise and Fall of an American Dynasty),介紹這個曾經是賓客雲集,揮金如土的富商家族。

沿著海邊步道聽著浪濤細述從前,不經意間已逼近開船的時間,匆匆搭車趕回郵輪,故事就停留在那開始的地方,像是被秋風無意掀開的扉頁,楓葉紛紛墜落,依稀傳來車馬聲;「萬得福先生回來了?」

拉琴的音樂手。(圖/作者提供)
拉琴的音樂手。(圖/作者提供)

波特蘭城 4度浴火重生

人的姓名和一生運道息息相關,因此好聽又順耳的名字一再被沿用,不僅是人名,地名也時常鬧雙包,美國境內至少有十多個波特蘭城。這座在航線上的波特蘭城,是緬因州最大城市, 史上曾經歷四次大火,遂以拉丁文Resurgam為格言,意味著「浴火重生」,採用鳳凰為市徽向世人展現的再生的信念。

我們下船找尋海鮮餐館,簡簡單單一個龍蝦漢堡,付帳時才發現,海港附近的生意人一點也不含糊,加上15%小費後上稅,平價的漢堡在此成了精品。古舊的城市,莊嚴的教堂織起一張充滿懷古幽情的面紗,卻掩不住那錙銖必較的生意經。比起新港,眼下只是市井小民的日常,温暖的秋陽親吻著波特蘭城,楓葉羞紅地低下頭,我們回到郵輪上,繼續遁世之行。

亞凱迪亞 曾以汽車聞名

從巴爾港(Bar Harbor)上岸,當年離開東岸前夕,曾去拜訪島上的亞凱迪亞公園(Arcadia National Park),帶著全家老小,在鬱鬱蒼蒼的森林步道中躲過7月暑氣。這次回訪,順著山路一邊聽故事、一邊欣賞這楓情萬種的湖光山色。

以法國探險家凱迪拉克為名的頂峰傲視羣山眾壑,它也曾是美國引以為榮的汽車品牌。當年透過洛克菲勒二世的努力奔走,勸服了許多富豪主動放棄莊園,捐給政府,改成了國家公園。其中有一處紅瓦的別墅被用來拍攝「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浮華世界裡,大亨竟然更改了本名,最後老父來收拾兒子遺物時才揭露了真相,繁華落盡後的淒涼令人唏噓,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無奈更是叫人扼腕。

匆匆駛過山區,喚起許多回憶;彼時牽著手在公園中嘻鬧的孩子,如今已有了自己該牽的小手。不知他將來會不會更改姓名,成為另一個萬得福、洛克菲勒或蓋茲比?隨著接駁船遠離小島,心中仍有一份眷戀和牽掛。

進入加拿大 跌進時光機

進入加拿大,經過換日線,我們失去了一個小時,匆匆用過早餐,聖約翰(St. John)港口在望,一位穿著清教徒衣裳的女士親切地招呼著,瞬間,世界跌進了時光機中。巴士將我們載到芬迪灣(英語:Bay of Fundy,法語:Baie de Fundy),位於加拿大新布藍茲維省和新斯科細亞省之間,在三面為陸地包圍下成為漏斗形的海灣,強勁的波浪隨著潮水衝進芬迪灣,湧入佩提科迪亞克河(Petitcodiac River)逆向倒流,形成一個14到16呎的落差,蔚為奇觀,碼頭邊的船在漲潮時隨著升高的水位被推送出海,退潮時卻被擱淺在河床中。

據說曾經有位妙齡少女從北部趕來和未婚夫相會,不料,他竟已另結新歡,極度失望之際,轉身跳入河中,正巧被漲潮中行駛的輪船長救了起來,兩人一見鍾情,定下終身,從此生活美滿幸福,更擴展了船務。反觀那位負心漢卻一直沒有安定下來,孤單潦倒一生。澎湃的河水依舊向海灣注入,等著另一場潮汐來改變方向,驀地,想起蘇軾的「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雲人物。」芬提灣的水卻是可以逆向反轉,迎來一個華麗的轉身。

哈利法克斯 2沉船故事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1912年4月15日凌晨,當時全球最大、號稱永不沉沒的豪華郵輪鐵達尼號,從英國正式首航五天後,便在橫渡大西洋前往紐約途中,不幸撞上冰山沉沒,船上2200多人危在旦夕,情勢十分危急,哈利法克斯(Halifax)作為最接近海難現場的港口,派出數艘船隻緊急救援。沉船事件仍導致超過1500人罹難,喪生者的遺體,埋進哈利法克斯的黃土之下,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卻浮出水面,鐵達尼號上傑克和蘿絲的愛情就此成了膾炙人口的經典電影。

佩琪燈塔前留影。(圖/作者提供)
佩琪燈塔前留影。(圖/作者提供)

在哈利法克斯以西43公里的佩姬燈塔,訴說著另一個沉船的故事,一位倖存的英國女郎終日在海岬上哀泣,居民遂將這港灣取了她的名字:佩姬灣(Peggy Cove ),鎮上的燈塔、火腿腸店以及禮品屋,都跟著被稱為佩姬,一段淒美的愛情永垂千古。

楓葉王國 揮灑絢爛顏色

加拿大是楓葉王國,9月底,日照變短,大自然揮起彩筆,為森林和原野舖染下各種不同的顏色。槭樹、黃揚先用深紅和鵝黃拉開了序幕,隨後,揮灑自如地在糖楓、紅楓和西克草楓等各種楓樹上起舞,把枯黃的落葉都染紅了。從郵輪上遠眺,不論豪宅萬頃或是田間農舍,都醉臥在絢爛的秋色中。

楓紅層層。(圖/作者提供)
楓紅層層。(圖/作者提供)

這一趟賞楓之旅,跨越了時空,從鐵路大王到大亨小傳,經歷了人世間愛恨情仇和生離死別,彷彿是親臨其中,又似鏡花水月,轉眼成空。「遁世號」終於悠悠晃晃地遠離了楓紅層層,隨著大西洋流回到紐約。返航時,我們調回了一個小時。晨曦乍現,港口的燈火通明,手機恢復了,大批的訊息湧現,加薩走廊的慘狀再度染紅了10月,今年的楓紅更甚往昔。

加拿大 哈利 加薩

上一則

移民專頁/H-1B轉換 需約2至4個月

下一則

移民專頁/ I-131狀態更新 應和I-485無關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