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巴奧/開幕式在戶外未彩排 重頭戲為何?5大亮點一次看

賀錦麗熱舞愛笑意外戰力強大 共和黨弄巧成拙衝高她聲勢

旅遊/墨西哥帝王蝶 神奇大遷徙

5. 帝王蝶色彩斑斕,兩翅張開達10餘釐米,金黃色雙翼上佈滿黑色的條紋,邊緣處繞著一圈珍珠大小的白色斑紋。(作者提供)
5. 帝王蝶色彩斑斕,兩翅張開達10餘釐米,金黃色雙翼上佈滿黑色的條紋,邊緣處繞著一圈珍珠大小的白色斑紋。(作者提供)

角馬在非洲平原上追逐雨水,鳥類在冬天前飛往溫暖的地方,鯨魚遊遍世界的海洋,當然,人類曾經去過這個星球上的任何地方,一次又一次的遷徙,構成了人類的歷史。

世界上年復一年重複著許多物種遷徙,哺乳動物、鳥類、爬行動物、魚類、昆蟲……,動物界內的所有主要物種多在遷徙,牠們或為尋找食物,或為逃離惡劣的天氣條件並進行繁衍。其中許多動物在漫長的旅途中,甚至跨越了幾萬公里。

非常有幸,二次去非洲見證了塞倫蓋蒂大草原角馬遷徙的史詩時刻。難忘馬拉河邊,天地之間,一望無際的角馬鋪天蓋地向馬拉河疾奔而來。百萬角馬蹄聲隆隆,氣勢磅礴。而源源不斷的角馬們緊挨著跳入河中,如疾風暴雨般衝了過來。馬拉河一時水花衝天、浪濤翻滾,這就是世界上最為壯觀的角馬大遷徙。

2. 一波三次,終於抵達A鎮。(作者提供)
2. 一波三次,終於抵達A鎮。(作者提供)

再次仔細規畫,掐準時間,來到了墨西哥帝王蝶保護區。

此前洽有四名美國公民在墨西哥被綁架,二人被殺,被救的一人重傷、一人輕傷。好友發資訊告訴我剛剛發生的事,擔心著此刻仍在當地的我的安危。

墨西哥通常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之一,平均每天發生幾十起謀殺案。當地黑手黨當道,毒販橫行,媒體上大都也是與毒品有關的暴力、綁架和謀殺報導。

我們先飛到墨西哥城,原訂打計程車約3小時,前往離保護區最近的Angangueo小鎮,簡稱A鎮,女兒嫌車費太貴,不如搭公車,便宜又舒服。10年前女兒在墨西哥當過一個月的包客,對當地情況頗為熟悉。

待從機場打車趕到公車站,去A鎮的最後一班車5分鐘前剛離開,我們完全低估了墨西哥城的嚴重堵車,半小時的車程花了近一小時。有人建議坐公車去A鎮的鄰市Z城,再從Z城叫計程車大約1小時去A鎮,至此,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3.A鎮的景點都以帝王蝶為主題。(作者提供)
3.A鎮的景點都以帝王蝶為主題。(作者提供)

公車平穩舒適又乾淨,2個多小時到達Z城,看到車站外停了幾輛計程車,母女分工明確,老媽看顧行李,女兒出去叫車。沒想到計程車司機們一個個搖頭,拒絕了我們搭車的要求。

等夕陽完全西下,天空漸漸暗了下來,我不由得一陣揪心,是女兒夾生的西班牙語溝通不順,還是有其他狀況?

回到公車站找人詢問,才明白原來Z城去A鎮的路這幾天被臨時封閉了,怪不得司機們有生意不做了。那我們怎麼去A鎮啊?母女倆大眼瞪小眼,頓時傻了眼。

「為了省一點」,我倆自嘲一番,馬上決定在Z城找家旅館住下來。不敢想像黑夜裡遇到黑車司機的搶劫、綁架、謀殺……,還有什麼比母女平安、旅途順利更重要的?

第二天,旅館幫助雇了個計程車繞道2小時終於來到A鎮。

女兒在網上的A鎮英語導遊奧斯卡說,由於昨天沒接到我們,他已帶團服務其他遊客,此安排老婆伊麗沙白陪同我們。年輕的伊麗沙白笑容可鞠,熱情洋溢,可惜不講英語。我們似乎雇了個「啞巴」導遊,問啥問題都以甜美的笑容作為回答,時不時蹦出一串西班牙語, 活脫脫的「雞同鴨講」。

伊莉莎白帶我們參觀的El Rosario保護區是當地最大的蝴蝶谷。墨西哥政府在帝王蝶越冬棲息地建立的帝王蝶生態保護區,占地1萬6100公頃,位於墨西哥州和米卻肯州交界處。2008年這個保護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帝王蝶(mariposa monarca)學名黑脈金斑蝶,是世界上最大的遷徙蝴蝶。在北美洲,牠們遷徙的路途之遙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

每年10月底,上億隻帝王蝶成群結隊,從北美洲一直向南,以每天80到120公里的速度,前往4000公里之外的墨西哥南部山區越冬。牠們翻越崇山峻嶺,橫渡大西洋,穿過無垠的沙漠、喧囂的城市和廣闊的鄉村,歷時兩個多月的艱辛,抵達蝴蝶谷的叢林過冬,並繁行子孫。等到來年春暖花開的3月,又再次踏上北歸的路程。

帝王蝶依靠風力來節省體力,順風時每小時可飛48公里。蝶群所到之處,猶如一大片橘紅色雲團,伴隨著流沙瀉地的聲浪席捲而過,遮天蔽日,炫目之至,景象蔚為壯觀。

帝王蝶保護區內有著豐富的動植物資源,這兒生長著493種維管植物、49種菌類、198種脊椎動物和132種鳥類。而大片的Oyamel冷杉林,為帝王蝶過冬提供了濕潤和溫暖的棲息環境。整個保護區內有14個帝王蝶群落,分布在這片由松樹和冷杉組成的森林中。蝴蝶們在此休養生息,直到來年北歸前夕才開始繁衍後代,新一代蝴蝶長成後就踏上歸途。

我們沿著保護區修建的山路緩緩而行,沿途風光秀美,自然天成的綠野青山和明媚藍天讓人心曠神怡。抬頭可見晴天麗日映照著漫天飛舞的橙黃色小精靈,正朝著我們飄逸而來。

7. 滿天飛舞的帝王蝶。(作者提供)
7. 滿天飛舞的帝王蝶。(作者提供)

再走近一點,讓人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只見一大片橙黃色的花瓣在綠林中漫天飛舞,空氣中彌漫著蝴蝶雙翼翻飛的嗡嗡聲,樹枝上垂掛著一串串黃色,與漫山遍野的綠色形成鮮明對比,仔細看過去,原來是層層疊疊的蝴蝶聚集在一起,數量如此之多,以至於樹枝都被壓彎了,繁茂的枝葉因此染上了秋天的氣息。

山路開始陡了起來,再加上3000多米的高海拔,大家開始走得氣喘吁吁。眼前是更大面積的一片松林,上萬隻帝王蝶不斷騰空而起,遮天蔽日,牠們上下翻飛,像雨點般飄落在四面八方。

女兒說,只要堅持靜止不定,肯定會有蝴蝶降落到我們頭上、肩上。我嘗試了兩分鐘,果然幾隻帝王蝶悄然飄了過來,其中的一隻落在我的帽子上,另一隻在我手臂上歇息,女兒則在一旁拍下這美妙瞬間。

4. 堅持靜止不定,帝王蝶悄然降落在我的帽子上。(作者提供)
4. 堅持靜止不定,帝王蝶悄然降落在我的帽子上。(作者提供)

我仔細觀察,帝王蝶色彩斑斕,兩翅張開達10餘釐米,金黃色雙翼上布滿黑色條紋,邊緣處繞著一圈珍珠般白色斑紋。雙翼上排列著數以千計的微小鱗片,內含顆粒狀色素,在陽光下,色素反射出類似金屬的光澤。

整隻帝王蝶看起來通體金光閃閃,優雅而雍容華貴,真有幾分帝王的派頭。正因為如此美麗,帝王蝶成為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國「北美洲自由貿易協定」文本上的象徵圖案。

第一天看完沒過癮,第二天又去了另一個保護區Sierra Chincua。

伊利莎白帶來她6歲的小女兒,讓我頗為詫異,搞不懂這夫婦葫蘆裡賣啥藥。昨天儘管由於語言障礙,全程幾乎沒啥交流,我們仍付給伊利莎白豐厚的導遊費加小費。本來想第二天另外雇個會英文的導遊,但女兒說今天半天就算了,因此仍雇用了「啞巴」導遊,怎料還捎上個「小導遊」。

尋訪帝王蝶的過程其實不容易,昨天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路來回走了七、八公里,今天的路途也不會少。我無法想像六歲的小女孩如何走完這漫長的山路。

公園入口處,看到有騎馬上山的選擇,為了這個可愛天真的小女孩,我們放棄了喜歡的徒步,雇馬上陣,也另外付費為她們母女倆雇上了一匹馬。伊莉莎白摟著女兒騎在馬背上,純粹跟我們遊客一樣遊覽,不用翻譯、不用導覽,笑容更加甜美迷人了。

這算什麼?哪有遊客幫導遊付旅遊費用的?今天除了導遊費、小費還得再加上馬費,看到「小導遊」騎在馬背上興奮得漲紅了小臉,高舉雙臂歡呼,我們也跟著開心地笑呵呵。

騎馬快一小時後還要再步行15分鐘才能靠近帝王蝶棲息地。Chincua保護區的林子裡,一樣密密麻麻掛滿了「蝶」枝,這些帝王蝶們依偎在一起取暖減少能量消耗。我們運氣不錯,在春天最美好的時光到來,每天陽光普照,帝王蝶喜暖,只有在陽光燦爛的時候才會頻繁活動。

此刻,純淨的陽光直射林中,數不清的帝王蝶振翅而飛,忽高忽低,美麗的翅膀在陽光下,閃耀出點點金色的光芒,構成一幅落英繽紛的神奇景觀。路邊的灌木叢中、花枝上和草地裡,落滿了帝王蝶,乍一看,根本分不清哪些是花?哪些是葉?哪些是蝶?

既然「啞巴」導遊靠不住,前一晚回旅館後趕緊上網惡補帝王蝶的資訊。

帝王蝶具有奇特的生命現象,牠們生命周期的長短取決於遷徙方向,第一代是長壽型,大約可以生存六個月,其壽命之長可以支撐牠們從故土出發歷經千辛萬苦到達越冬棲息地,休養生息並繁衍後代,到此落下生命的帷幕。

待到春暖花開時,化繭成蝶的新一代把回歸故土作為終極使命,但是牠們以及在歸程途中孕育成長的子孫註定是悲劇的祖孫三代,因為牠們的生存時間不及第一代的三分之一,窮盡三代甚至四代蝴蝶的生命,才能飛過4000公里,抵達故土。等到下一個夏秋之際,開始又一輪的遷徙。

也就是說,從寒帶飛往溫帶的蝴蝶,壽命是從溫帶返回寒帶的同類們的三到四倍。這是科學家們無法解釋的生命現象。

還有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是牠們無法解釋的代際傳承。不管生命長短,牠們都一脈相承,對祖輩甚至曾祖輩的遷徙路線輕車熟路。這已經成為遷移的最大謎團,為什麼每年蝴蝶們會選擇在完全相同的樹木中進行冬眠?科學家仍然不確定牠們為什麼這樣做,更重要的是,蝴蝶如何知道使用哪種樹,因為沒有一隻蝴蝶能夠進行兩次遷徙。

我低下頭來仔細觀看著眼前一隻正在吮吸著花蜜的帝王蝶,被這只外表弱不禁風、體重僅幾克的小生命深深感動著。

小蝶兒,請告訴我,你是如何從遠在4000多公里外的故鄉——美國和加拿大的邊界地區,飛越海洋、沙漠、山脈,甚至喧鬧的都市,長途跋涉飄飛到了墨西哥?

你是如何不畏路途遙遠,不畏生命終結,前仆後繼,始終如一,每年都要前往墨西哥南部山區赴一年一度的盛會?帝王蝶們又是如此的專一,同一個族群的兄弟姐妹與牠們的祖先一樣,流連在同一座山巒之間、歇息在同一棵樹木之上?至今,科學家們仍在探索帝王蝶的遷徙之謎。

樹枝上垂掛著一串串蝴蝶。(作者提供)
樹枝上垂掛著一串串蝴蝶。(作者提供)

女兒專注地拍攝著地上二隻卿卿我我的帝王蝶,牠們就算耗盡生命也要完成最後的使命,讓自己的子孫能夠有機會返回北方的家鄉。

花美、蝶美、春光美,叫人怎能不沉醉讚歎。淡紫色的花叢裡,兩隻帝王蝶飄逸靈動的身姿相互追逐,時而翩翩起舞、時而比翼雙飛。我一時恍惚,難道牠們是梁祝化為的蝴蝶,在人間蹁躚飛舞?

梁山伯與祝英台,相愛卻不能相守的兩人,最終被逼到殉情而亡,不管後來的雙雙化蝶是否真實,都讓這段感人至深的愛情,變得更加圓滿和浪漫,也將愛情這一象徵,鮮明深刻的烙印在了蝴蝶之上。難不成梁祝化蝶這個美麗、淒婉的民間愛情傳說也從中國遷徙到了墨西哥?

伊利沙白做手勢提醒我們小心腳下,因為一不小心就會踩到降落在地上的帝王蝶。我注意到她手持一根小樹枝,不停地將落在山路上的蝴蝶輕輕掃進樹林裡,以免被遊客踩死。

沿路隨處可見剛剛死去的帝王蝶,牠們依舊保持著鮮豔的顏色,卻永遠無法飛回到天空。我唏噓感歎,這些帝王蝶既象徵著生命的短暫易逝,也代表著生命的周而復始。

1. 帝王蝶吮吸著芬芳馥鬱的花蜜。(作者提供)
1. 帝王蝶吮吸著芬芳馥鬱的花蜜。(作者提供)

有一次,伊利莎白突然蹲下,雙手捧起一隻正在艱難爬行的帝王蝶,然後跟我們嘰哩咕嚕地說著西班牙語,女兒猜到大意是:這只蝴蝶已經沒有熱量再飛到樹上曬太陽了,人類必須要救牠。她低下頭,不斷向手中呵著熱氣,只見那隻原本奄奄一息的帝王蝶便展翅飛走了。這種對生靈的憐憫之心,讓我對伊利沙白頓生敬意。

人類行為導致的氣候變化威脅著許多美麗生物的生存,蝴蝶即是其一。遷徙到墨西哥的帝王蝶數量正在每年下降。帝王蝶對溫度變化非常敏感,因為牠們嚴重依賴氣溫來促進遷移、冬眠和繁殖。帝王蝶為適應環境的遷徙模式已成為地球氣候危機的警告信號。

為了保護帝王蝶,墨西哥政府也做了很大的努力。正因為帝王蝶一生只有幾個月的生命,卻有一半時間都在遷徙的路上,只有在蝴蝶谷的短短幾月才是牠們真正休養生息、繁衍交配的時間。 保護區開放的蝴蝶谷僅是1萬多公頃山區的一隅,而且嚴禁捕捉蝴蝶,連死亡的蝴蝶都不能帶走。3月蝴蝶飛走以後,這裡也會封山。

蝴蝶谷的森林過去曾遭遇嚴重的砍伐,但隨著環保意識的提高和通過蝴蝶旅遊產生的資金,當地人已建立了植樹計畫和苗圃基地。而與蝴蝶有關的旅遊業為這些森林帶來了積極的好處,包括當地人或擔任嚮導,或在酒店和餐館業工作,或出售與蝴蝶有關的產品和用具。當地的變化,正是帝王蝶能安然生活在此的基本保障。

帝王蝶不僅活生生地象徵著大自然的危險和美麗,人類也可以視帝王蝶為希望,以及適應我們今天快速變化世界之能力的標誌。而最神奇的應該是如此美麗的生物竟然是從毛蟲破蛹蛻變而來,因此帝王蝶羽化的生命一直被人類視為昇華為至美之物的象徵。帝王蝶既向人類發出警告信號,也提醒人們要對未來懷抱希望。

馬兒蹄起蹄落,沿著曲曲折折、鬱鬱蔥蔥的林間小路下行,搖搖晃晃的馬背上,我們呼吸著山林裡濕潤清新的空氣,溫暖的山風輕柔撫面。我忽然感慨,帝王蝶真是會挑選棲息之地,這裡的山山水水,樹樹花花都散發著從未被汙染過的芬芳氣息,這兒林清山秀、鳥語花香,恐怕人在這裡久居也能成仙呢。

眼前飛舞過又一片燦爛的金黃色,伴隨著小女孩百靈鳥般婉轉清脆的咯咯笑聲……

1. 漫天飛舞的橙黃色的小精靈正向我飛來。(作者提供)
1. 漫天飛舞的橙黃色的小精靈正向我飛來。(作者提供)

墨西哥 加拿大 暴雨

上一則

旅遊/600年不倒 比薩斜塔奇蹟

下一則

移民專頁/H-1B簽證期限 影響原因有多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