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賓州男抱怨T.J. Maxx時薪只給12美元 網友教談薪水技巧

避雷這款痔瘡膏 亞裔女塗抹後死亡

美國現象/開國元勳們 搞獨立也懂吃喝

《蘇里南狂歡的船長》是畫家約翰·格林伍德於1752年至1758年間創作的一幅油畫。描繪蘇里南一家小酒館裡的幽默場景,來自羅德島州的商人、船長和後來參與獨之革命者在此狂歡。它被描述為美國藝術史上第一幅風俗畫。(取自維基百科共享資源)
《蘇里南狂歡的船長》是畫家約翰·格林伍德於1752年至1758年間創作的一幅油畫。描繪蘇里南一家小酒館裡的幽默場景,來自羅德島州的商人、船長和後來參與獨之革命者在此狂歡。它被描述為美國藝術史上第一幅風俗畫。(取自維基百科共享資源)

慶祝建國247年的「獨立紀念日」剛過,每逢此一假期,美國人除了出門旅遊、觀賞煙火之外,免不了親友齊聚吃吃喝喝,共度歡樂時光。雖然毛澤東曾經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美國的開國元勳們在搞革命之時,可沒忘記厚待自己的胃,即使沒有在野外炊煮食物,不時吃喝慶祝也是少不了的事。

華府「史密森尼學會」出版的雜誌,曾撰文探討200多年前美國開國元勳在飲食文化上留下的諸多傳說。作者艾曼達·卡吉兒(Amanda Cargill)讓大家想像一下這個有趣的畫面:開國元勳們圍著烤架,字斟句酌討論草擬的獨立宣言;而國父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喜歡熱狗還是漢堡?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愛加番茄醬還是芥末醬?為何他們都拒喝白開水?

即便開國元勳們沒有像現在許多美國人喜愛在獨立紀念日時圍著烤架開趴,他們確實也享受了許多至今仍廣受喜愛的食物和飲料,以及一些在雞尾酒會上可能會被敬謝不敏的東西。

費城「城市酒館」行政主廚、公共電視「歷史的滋味」(A Taste of History)節目主持人史泰布(Walter Staib)指出,喬治·華盛頓和那群一起在1776年簽署「獨立宣言」的戰友,堪稱美國最早的美食主義者;21世紀風行的「從農場到餐桌」(farm-to-table)概念,對這些開國元勳而言,乃是基於現實需要、不得不為之事。

相傳喬治·華盛頓嗜吃海鮮。他在維吉尼亞州弗農山莊的波多馬克河畔經營了三座養魚場,...
相傳喬治·華盛頓嗜吃海鮮。他在維吉尼亞州弗農山莊的波多馬克河畔經營了三座養魚場,每年生產超過百萬條魚。圖為18世紀的小船。(取自華盛頓弗農山莊臉書)

就近取材 海鮮受歡迎

史泰布說,殖民時期美國交通運輸不發達,無法從遠處運送食物,只能就近取材,「如果它在附近,你就吃了它」,例如豆類、農產品以及任何可以找到或狩獵的東西。

當時在中大西洋州(Mid-Atlantic,泛稱新英格蘭和南大西洋地區之間各州,一般包括紐約州、新澤西州、賓州、德拉瓦州、馬里蘭州、華盛頓特區和西維吉尼亞州),海鮮特別受歡迎,這反映出德拉瓦河的豐富資源。史泰布說,當時的德拉瓦河水質純淨、魚獲豐富;經過兩個世紀的污染,如今雖稍有改善,但水質不復過往,魚類數量劇減。

史料記載,喬治·華盛頓嗜吃海鮮。40年來,他在維吉尼亞州弗農山莊(Mount Vernon)附近十英里長的波多馬克河畔經營了三座養魚場,每年生產超過百萬條魚。在弗農山莊的宴客菜單上,有蟹肉砂鍋(crabmeat casseroles)、牡蠣濃湯(oyster gumbos )和鮭魚慕斯(salmon mouse)。

開國元勳們也愛甜點,約翰·亞當斯的妻子擅長烘烤煎鍋蘋果派。(Getty Imag...
開國元勳們也愛甜點,約翰·亞當斯的妻子擅長烘烤煎鍋蘋果派。(Getty Images)

傑佛遜愛法式佳餚

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則最心儀法式佳餚,根據史泰布的說法,薯條、冰淇淋和香檳能在美國風行,傑佛遜推廣有功;儘管證實是誤傳,傑佛遜還是經常被認為是將起司通心粉(macaroni and cheese)引進美國的人。

事實上,是他的黑奴廚師詹姆斯·海明斯(James Hemings)將這種奶油風味的南方美食帶到維吉尼亞州蒙蒂塞洛(Monticello)傑佛遜住家的廚房。海明斯在陪同主人前往法國旅行時,還曾在知名的香堤伊城堡(Château de Chantilly)接受廚藝訓練,他後來成為傑佛遜手下僅有的兩名獲得自由的奴隸之一。

至於甜點,開國元勳們無人不愛。

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的妻子艾比蓋兒(Abigail)擅長烘烤煎鍋蘋果派(Apple Pandowdy),這是一種派和餡餅的混合體,19世紀初盛行於新英格蘭地區;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酷愛冰淇淋,他被妻子多莉(Dolley)的創意蛋糕給寵壞了,她因此聲名鵲起,至今美國各地超市還有一種以她名字(儘管拼寫不正確)命名的預製糕點品牌。

蛋糕、冰淇淋 無人不愛

在「殖民時期的烈酒:為我們的醉酒歷史乾杯」一書中,作者史蒂芬·葛拉斯將這種看似過...
在「殖民時期的烈酒:為我們的醉酒歷史乾杯」一書中,作者史蒂芬·葛拉斯將這種看似過量的酒精消費與當時的革命精神相連結。(取自artintheage網站)

政治家約翰·傑伊(John Jay)在1790年寄給父親的信中提到,他在長途旅行中帶了巧克力;費城歷史悠久的謝恩糖果店(Shane Confectionery)巧克力製造商帕斯謝爾(Kevin Paschall)說,傑伊很可能「把它刮或磨碎在牛奶中」,作為飲料飲用。

開國元勳們和多數殖民地人民一樣,是杯中物的愛好者。殖民時期美國人的飲酒量約是現在美國人的三倍,主要以啤酒、蘋果酒和威士忌為主。在「殖民時期的烈酒:為我們的醉酒歷史乾杯」一書中,作者史蒂芬·葛拉斯(Steven Grasse)將這種看似過量的酒精消費與當時的革命精神相連結,他寫道:「那杯中有夢想,那夢裡有火花。」(In the drink, a dream; and in the dream, a spark.)為該書繪製插畫、協助研究工作的艾倫(Michael Alan)則簡而言之:18世紀的人們,從早到晚都在喝酒。

富蘭克林享受美酒

班傑明·富蘭克林毫不掩飾對「杯中物」的熱愛,雖然在葛拉斯筆下,富蘭克林建議人們節制飲酒,但他經常享受葡萄酒和早期所謂的雞尾酒。據艾倫考證,富蘭克林最喜歡的是牛奶潘趣(milk punch),這是在1806年雞尾酒正式誕生前,以白蘭地為基酒,加上牛奶、檸檬汁、糖製成的調酒。

富蘭克林另一個有關美食的成就是他以詼諧語調所寫的「酒鬼字典」(Drinker’s Dictionary),這是一本描述酒醉狀態的殖民時期俚語匯編。1737年首次刊登在「賓夕凡尼亞公報」(Pennsylvania Gazette)上,該書的出版讓富蘭克林多了一個頭銜,成為美國最早的美食作家之一。

200多年前德拉瓦河水質純淨魚獲豐富,環境中有什麼食材,士兵們就吃。圖為一張繪著...
200多年前德拉瓦河水質純淨魚獲豐富,環境中有什麼食材,士兵們就吃。圖為一張繪著1776年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的明信片。(Getty Images)

華盛頓因常為朋友買酒,累積了大筆帳單。艾倫提到在某個特別慷慨和喧鬧的夜晚,華盛頓訂購了54瓶馬德拉酒(Madeira)、60瓶波爾多淡紅葡萄酒(Claret)和7大碗潘趣酒。艾倫說,顯然他知道如何享用。

儘管如此,葛拉斯指出,傑佛遜才是這群開國元勳中真正的「酒仙」。年輕時,他曾喝下一卡車的葡萄牙馬德拉酒,卸任總統後的幾年間,他多次嘗試在位於蒙蒂塞洛的葡萄園裡種植葡萄,但都失敗了。

雖然一些酗酒的故事足以讓人確信開國元勳們是一群派對動物,除了相對清醒的亞歷山大·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之外,他被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稱為「傲慢的紈袴子弟」(insolent coxcomb)。在漢彌爾頓喝咖啡以外飲料的罕見場合裡,他則變成「愚蠢和自誇」;但重點是,要注意何以酒精消費如此之高的原因。

喝酒助興 也是政治工具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飲酒可能是一種必要的生存方式。葛拉斯寫道,在殖民時期,飲用水十分匱乏,幾乎所有可用的水都潛藏有害疾病,其中包括天花、破傷風和黃熱病。對於民眾來說,喝水意味著冒著生命危險,沒有人敢喝。艾倫考證說,即使是兒童也喝啤酒,一種由蘋果酒和糖蜜調和而成、名為「ciderkin」的飲料。換言之,在沒有安全、清潔飲用水的情況下,喝酒成為保持水分的一種方法。

提供酒精服務的酒館在殖民時期生活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艾倫說,當時像郵局、圖書館、甚至法院這類系統才剛創立,酒館則提供了所有這些服務,再加上一杯好酒助興。

對於開國元勳這類政治人物來說,酒館也是打探政治對手內幕消息和爭取公眾支持的舞台。史泰布說,富蘭克林將酒館視為一種政治工具;對他來說,吃吃喝喝和閒聊八卦都是談判策略。套句史泰布的話說,正是在酒館裡,開國元勳們「被酒精所激發的勇氣所鼓舞」,衝破統治者嚴格的藩籬,磨礪出「獨立宣言」和「憲法」的精髓。

談及佳餚、美酒與美國獨立革命之間的關係,艾倫用一句雙關語總結:一場激情(spirited)的夜宴談話,可以催生出許多瘋狂的想法。(註:烈酒也稱spirit)

西維吉尼亞州 牛奶 新英格蘭

上一則

旅遊/斯洛維尼亞 遊龍城、溶洞

下一則

旅遊/搭船賞鯨 登龜山島漫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