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等待PCE通膨報告 道指連跌三日

沙漠棄屍員工 洛杉磯華裔老闆判一級謀殺

父親節憶父/念耿直父親 難忘嘉魚的荷花

作者父母與家人合影。(作者提供)
作者父母與家人合影。(作者提供)

父親離開我們已經十年整。

移民到美國紐約七年了,沒有回過故鄉老家,祭拜父親。

我的故鄉,在湖北省嘉魚縣。好想回去看看啊。嘉魚縣,位於武漢市西部長江南岸。家鄉的一山一水,花草樹木,我都喜歡。但是,我最愛的是嘉魚的荷花。

嘉魚荷花,歷經寒冬,從泥沼中茁壯成長,是生長在水中的最大花朵。

我們的父親,20世紀30年代初,出生在長江之北沔陽縣沙湖許家村。沙湖地勢低窪,十年九澇,每到汛期,農田河湖房屋經常被洪水淹沒,顆粒無收。祖父母只能捨棄家園,領著兒女,逃難到江南嘉魚縣的六碼頭,搭棚居住,開荒種地,但仍然難以養活一家六口人。

父幼家貧 8月大被送養

父親排行老么,剛出生八個月,還在襁褓之中,由於生活所迫,祖父母把他賣給白果樹一戶姓孫的人家裡。爺爺奶奶為父親取名為:孫光許。取這個名字,有這樣的涵義:「孫」為姓、「光」字輩、「許」是父親原本姓許。

爺爺奶奶精心照料,把我父親撫養長大,送他到私塾讀書,接受教育,為父親參加工作儲備了文化知識。

1950年,父親在白果樹大隊做治保主任,很快就到長江公社,當脫產幹部,不久提拔當長江公社社長,後來他先後在高鐵公社、聯盟公社、舒橋公社、渡普公社,和鹹寧地區國營頭墩農場、嘉魚縣縣委農工部工作,1981年當選為縣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直到退休。

嘉魚荷花,潔白如棉,出淤泥而不染。

父親性格開朗,敢說真話,他對於不符合嘉魚縣實際情況,搞「圍湖造田」工程,並不贊成;在縣委三級幹部會議上,當著有地委副書記和縣委主要領導的面,指出這個所謂「以糧為綱,全面發展」的工程,破壞湖泊水系,不利汛期防洪,改種水稻,遠不如漁業收入划算,得到全縣絕大多數幹部的支持。

父親思維敏捷,敢作敢為,他在國營頭墩農場工作,農業漁業副業生產、職工子弟學校教育、醫療衛生健康,都在咸寧地區名列前茅。有一年汛期,長江又發生大洪水,復興分場的漁場被臨近公社的人哄搶,他指揮基幹民兵和勞力,奮起護魚,甚至用鮮血保衛了復興分場魚場。但是,卻被告上法庭,受到了極不公平的處理。

嘉魚荷花,從上到下,全身是寶。荷花開過後,會結蓮蓬,蓮蓬性涼祛火,嫩的生吃清甜,老的硬籽煲湯,都可以的,到了冬季,莖幹下面,在水下泥土中,橫著長成一米多長,重達4-5公斤的蓮藕。

父親熱愛農業,心繫農民,他在五個公社和一個農場工作期間,常年住在農民和工人家裡,一頂草帽,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腳泥,插秧、收稻、割麥、挑穀、修堤,樣樣都拿得起來。他一雙腳,走遍了嘉魚縣長江南岸從西到東的山山水水,陸溪區的金盆、高鐵嶺、峽山、米埠、興隆嶺、八斗角、舒橋,渡普公社的西涼湖,國營頭墩農場的東湖、潘家灣、餘碼頭,簰州公社,他成年累月在這裡奔波,勞作,為嘉魚縣的糧棉油漁業的穩產高產,作出了重大貢獻。

聯盟、新民,兩個公社合併,縣財政撥給的經費下達後,經他設計規畫,僅用兩年時間,和舒橋公社的幹部群眾一起,就建造好了舒橋公社兩棟辦公樓、一家醫院、一所中學、一家商場、一家肉食場、一個郵電所,和公路養護段,全新的一個嘉魚西南部的小鎮,初具規模。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那麼,父親嘔心瀝血,設計規畫的,連接米埠與興隆嶺的蜜泉湖廖家橋,就修建成功了。

頂天立地 常為基層發聲

嘉魚荷花,花朵向上,頂天立地。

父親服從上級,但是從不阿虞奉承,在分配上級撥款經費中,堅持公平公正處事,和他一起工作的公社領導,人武部專職幹部、派出所民警、學校老師、醫院醫生護士、商場職工們的意見,他都能聽得進去,合理採納。父親敢於替農民和職工發聲,爭取正當權益,嘉魚縣的人們,都親切地喊他「孫大砲」。小時候,我出門,幾個公社和縣城裡,認識我的大人和年輕人,看見我來了,老遠就聽見人們對著我喊「轟!轟!轟!」他們知道,我是「孫大砲」的兒子「孫小砲」。

父親經常參加民兵訓練,槍法很準,1964年在長江公社工作時,曾經被評為「全國民兵模範」,在北京出席全國民兵表彰大會上,受到毛主席的接見,劉伯承元帥親手贈送給他一支帶刺刀的半自動步槍,這支半自動步槍伴隨著父親46年(2010年,退休了好多年,他將步槍上交縣人武部銷毀)。「文革」期間,造反派都不敢搶奪他的半自動步槍。在國營頭墩農場工作期間,他被評為「全國農墾系統勞動模範」。

歷經文革 成走資派挨鬥

可怕可惡的「文化大革命」期間,父親成了「走資派」,經常受到批鬥,戴高帽遊街,不遊街戴高帽批鬥的時候,就得種田、或做廚師,在聯盟公社工作的後幾年,他一次次化險為夷,在好人的幫助下,逃過被殷姓造反派暗殺。

父親性格開朗,講話幽默,開大會時,幹部群眾都聚精會神,說是開會布置工作,大家倒不如說是在聽他講故事,做演講。父親在嘉魚長大,但他會說得好標準的天門仙桃話、孝感話,和湖南嶽陽話,他的模仿能力極強。

嘉魚荷花 清香溫馨紅彤彤。

母親身體不好,得到了父親的精心照顧,家裡的大事,都是父親在操辦。重活,一般都是父親動手,領著我們兄弟們來做。父親疼愛兒女,對子孫的教育,非常嚴格。在家裡,父親常年下廚,做得一手好菜,臘肉、臘魚、簰洲魚丸子、肉糕、湯圓、米酒、滑魚、餃子、龍骨蓮藕湯,他都做得很好,親戚們都很喜歡吃。

我們兄妹四人,都是經過正常程序,按政策錄取入職,參加工作;父親也沒有用手中權力,違規安排親戚招工上班。

頑抗病魔 心臟病發離世

 

父親晚年,得了心臟病,又有膽結石,可是,他卻與病魔頑強抗爭,樂觀面對,靜心治療,延緩了生命。 2014年春節大年剛過,父親因心臟疾病再發離世。一顆大樹突然倒了,我們悲痛欲絕。擦過的眼淚,它又順著臉頰再往下流淌。

曼哈頓的時代廣場Time Square,高樓林立,電子廣告鋪天蓋地,遊人如織,繁華似錦。當我考取HHA License,照顧護理病人的時候,白人、非裔、華人,都有這麼好的條件,多享福啊。白天,在醫院病房護理病人,推著輪椅,推著推著就停下來,我怎麼就沒有照顧過有病的父親、年邁的母親呢?

天堂的父親,您能夠原諒兒子嗎?如果您當真懲罰兒子,我甘願受著。

七年,沒有回過故鄉了。

我一定要回嘉魚。我深深地愛戀嘉魚的荷花。想念兄弟姊妹和親戚朋友。懷念父母親。

教育 心臟病 洪水

上一則

移民專頁/簽證面試前結婚 配偶可加入一起移民

下一則

超級父子檔/2布希總統都曾是飛官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