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個世代的結束 摩根大通關閉華爾街分行

打擊犯罪 紐約市警學院將增2班級

娛樂/版權費黑洞 台綜歌唱節目快絕跡

白冰冰領軍的「我愛冰冰show」調整播出形態,僅於首播時播出演唱部分。(本報資料照片)
白冰冰領軍的「我愛冰冰show」調整播出形態,僅於首播時播出演唱部分。(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歌曲因為版權問題出現極大斷層,幾乎不會在當今的台灣綜藝節目上再聽到這些過去傳唱多年的好歌,許多年輕世代會熟悉「天天想你」、「橄欖樹」等早期好歌的原因,竟然是來自中國綜藝節目「聲生不息寶島季」。

台灣曾是亞洲甚至全球華人的歌唱重要發源地,而當年沒有網路的年代,歌曲的傳唱擴散很重要一部分是靠綜藝節目,當時台灣綜藝節目內容包羅萬象,訪談、短劇、唱歌、模仿,從張小燕、張菲、胡瓜和吳宗憲在不同時代都有各自代表作,但到了近年,綜藝節目全成遊戲、選秀、談話性節目,內容愈加分眾化,而去年的「營業中」開始,則突然變成實境秀的天下。

至今幾乎每一台都推實境節目,開店、養狗、美髮、開發財車環島、經營民宿等,電視台沒推出實境秀,就像跟不上時代。有一台至今沒實境秀推出,工作人員還私下憂心忡忡問我,「我們該開這類節目嗎?沒跟著做,是不是沒跟上,但現在這麼多了,我們也很掙扎」。

首播、重播、網路多層計費

綜藝節目逃進實境秀裡,除了年觀眾口味慢慢改變,另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歌曲版權問題。過去在節目中唱一首歌,只要付一次費用,創作人拿得到錢,製作單位也樂得在節目中為這些經典延續生命,但當整個生態改變,節目除了首播、重播,放上網路又無限迴播,每一個層節,都加收一次費用,部分節目播到海外,又再抽一次稅。

有些歌曲,製作單位找原作詞作曲人,因為病故,被後人開口收天價費用,結算下來,在節目中好好唱歌,竟變成製作單位噩夢。

這些年,除了公視背後有政府挹注的預算做「音樂萬萬歲系列」音樂節目,一般商業台幾乎已無力承擔龐大的費用,胡瓜和白家綺的「台灣那麼旺」因為每唱一首歌付出的費用高昂,最後決定讓節目收攤,改做傳統型態「最強綜藝秀」,本來走棚內,如今改成全外景,因為,外景不用唱歌。

而早前鬧出版權問題的「我愛冰冰show」因主持人白冰冰堅持傳統歌唱綜藝,去年被檢舉遭求償8000萬台幣(約261萬美元)天價費用,節目因此停播近月,電視台法務緊急找對方協商,才終於把事件處理完畢。

放上網歌唱部分全剪

後來節目復播,還是走歌唱節目路線,但所謂的全面恢復,原來是節目中唱的那些歌只在首播出現,放到網路上,只要遇歌就全面剪掉,只剩短劇、訪談和串場,如此一來,只需付首播費用,迴避了放網再付一次「重稅」的規則,但若沒看首播單看網路版,會注意到當白冰冰介紹歌手唱歌時,才說完歌名,畫面被硬生生砍斷的突兀狀況。

說到底,台灣少了節目這個傳遞媒介,短短幾年,年輕的觀眾對過往雋永的老歌逐漸陌生,也可以說是發生大斷層。很多年前,當選秀節目流行時,大家還可以從參賽者楊宗緯口中重溫「新不了情」,可以從蕭敬騰的演出中認識曹格的「背叛」,如今檯面上清一色是實境秀,根本不再唱歌。

有時候看到主持人在忙活時意外哼了一句,然後突然自我提醒說「啊,節目中不能唱,跳過」,許多好歌,我們這代的人記得、中老年人記得,而才剛成長的年輕觀眾,根本不會再去接觸上個世代的歌曲,當一首歌被世人遺忘時,它的生命就真的結束了。

沒想到,芒果TV、湖南衛視製作的音樂節目「聲生不息寶島季」,找來中國大陸、台灣兩岸歌手重新演繹,讓這些80、90年代至今的華語樂壇的經典流行金曲,一首首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激起的漣漪,讓台灣許多年輕一代藉此重新認識這些快被遺忘的好歌,賣的是一種情懷。

「聲生不息寶島季」首集找來動力火車在日月潭邊開唱。(取材自豆瓣電影)
「聲生不息寶島季」首集找來動力火車在日月潭邊開唱。(取材自豆瓣電影)

為何中國節目可以這麼公開的唱這些歌曲,製作單位自然花了重金,把每首歌的高版權費付了,當然這些還不夠,節目打造的舞台堪比台灣三金典禮,同步在日月潭、台北101等各景點拍出最美風景,加上精心剪接與後製,每一集,都像在欣賞一場華麗大秀。

知識本來有價,詞曲創作人收版權費天經地義,但後來衍變成收天價費,無疑殺雞取卵,最後買賣不成,節目為此選擇避開,最後創作人拿不到錢,而讓經典則慢慢在時間中消失,這其中的得與失,令人深思。

蕭敬騰 日月潭 預算

上一則

封面故事/華人作家哈金在拋錨點 改用英語寫人生

下一則

移民專頁/移民局聯絡中心 最佳溝通渠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