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频道

* 拖拉类别可自订排序
恢复缺省 确定
设置
快讯

南加蒙市华裔女孩失踪一周后已被安全找到

健保贵房租高政治乱…移民二代放弃美国梦 远走他乡

封面故事/吴嘉民职做DJ 创造奇迹

华裔女DJ吴嘉民。(吴嘉民母亲提供)
华裔女DJ吴嘉民。(吴嘉民母亲提供)

电子舞曲(EDM)和古典音乐(Classical Music)看似两个完全不同的流派,却都得以在一个人身上展现——纽约唱片骑师(DJ)吴嘉民(Jessica Wu)自小学习古典乐,随后在探索中逐渐走入电子乐世界,两年前辞职成为全职骑师。

4岁学钢琴 受音乐薰陶

在法拉盛出生的吴嘉民是台湾移民后代,4岁开始学习钢琴,虽不是音乐世家,但妈妈吴思嘉曾是唱诗班成员,姨母也是戏曲爱好者,所以她也从小受到音乐薰陶,还在小学选择了长笛作为第二乐器,电辅音乐的启蒙也从那时开始。

吴嘉民10岁那年,姊姊在曼哈顿为各俱乐部做活动筹划推广工作,时常会接触到时下最时髦流行的服饰、游戏或音乐,也会带些回家和吴嘉民分享,其中就有电辅音乐的唱片。

吴嘉民听到后感到非常新奇,恰好互联网开始兴盛,她便学着从网上下载歌曲、创建歌单。虽然那时还不懂电辅音乐的流派和制作过方法,但她乐在其中,从小积累的歌单至今仍在更新,并成为如今创作的重要音源。

随后吴嘉民到麻州汉普郡学院(Hampshire College)修读音乐、心理学和社会学,并在2010年毕业后回到纽约成为了一名瑜伽教练,尽管没有做一名唱片骑师,但她还在收听电子乐和自学混音程序。

吴嘉民演出现场。(吴嘉民提供,Kyle Rimando拍摄)
吴嘉民演出现场。(吴嘉民提供,Kyle Rimando拍摄)

电台当志工 重要转捩点

转机发生在2015年,吴嘉民作为志愿者到新墨西哥州一家广播电台工作,当同事听闻她是电子乐爱好者后,邀请她加入了一档周播节目的制作,她因此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实际制作机会。

在那里,她还收获了第一个调音台(DJ Controller),得以让她有更多时间学习和制作自己的作品,并署名Girl Wunder。

志愿服务结束后,吴嘉民留在当地景区做待客工作,虽不认为适合自己,但还是因为志同道合的朋友选择留下,并在那举办了人生中第一场演出。

那是朋友举办的一场小型音乐会,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邀请,而且场地就在她曾经到访的电台隔壁。尽管观众不多,但能够以那么快的速度在真实的音响和观众前表演,而不是如以前般坐在收音机前,让吴嘉民备感振奋,身边朋友也送来鼓励。

这场演出也让她更加意识到,电辅音乐才是她愿意付出一切的事业,而不是瑜伽,更不是待客。

找到「真爱」 决定当骑师

随后疫情袭来,旅游业遭受严重冲击,也给了刚过30岁的吴嘉民更多时间去思考。经过再三考虑,她辞去了在新墨西哥州的全部工作,回到纽约成为一名全职唱片骑师。

不仅是多年热爱难以压抑,也是因为纽约有世上最顶尖的骑师和最潮流的文化,更重要的是,亚裔女骑师在电子乐行业中微乎其微,华裔更是少之又少。吴嘉民想试试,做个开创者。

她先是在布鲁克林的Half Moon电台成为了月驻电子乐骑师,随后又成为了布鲁克林自由电台(Radio Free Brooklyn)的常驻骑师,拥有了每周属于自己的午夜档节目,也出现在各个俱乐部和电音节的舞台上。属于吴嘉民的作品越来越多,Girl Wunder的称号也逐渐变得响亮。

吴嘉民说这个称号不仅代表自己,也是一种对未来的期望。她回忆,当决定要成为骑师时,一直在思考如何能有一个代表自己的称号。她首先想到自己的姓Wu(吴),然后脑海里出现了Wunder一词,觉得再适合不过。

它有奇迹之意,吴嘉民希望自己作为一个华裔女孩能够打破这个行业的限制和偏见,创造自己的「传奇」。

作为「少数派」,同行隐性的种族歧视和排斥成了家常便饭,但她说,正是因为这些现象的存在,才更要为了亚裔女性付出更多。

吴嘉民说这就是骑师精神,自由、开放、充满创造力,不像每种乐器只能发出一种声音,电子舞曲有无穷可能,是团结的、属于社区的,能让所有人随节奏摇摆,不论何种背景。她想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我相信亚裔女性有能力做任何事情,这就是Girl Wunder,所以不要放弃梦想!」

吴嘉民演出现场。(吴嘉民提供,Kyle Rimando拍摄)
吴嘉民演出现场。(吴嘉民提供,Kyle Rimando拍摄)

新墨西哥州 亚裔 华裔

上一则

封面故事/闺密携手 美食荒漠卖奶茶

下一则

旅游/横看西葡建筑 感受各有不同

延伸阅读

超人气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