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蘇里州盲聾狗狗跑出家門 慘遭警連開2槍射殺

洛杉磯生寶寶開銷多 懷孕生產就要上萬元

你我不同調/很不會裁員 科技業遣散信冷冰冰

一名Meta員工拿著傘走向公司,高科技公司裁員,影響數千名員工。(路透)
一名Meta員工拿著傘走向公司,高科技公司裁員,影響數千名員工。(路透)

谷歌(Google)或Meta等大型科技公司,或許是很多理工科系出身的社會新鮮人所夢寐以求的公司,但在去年年底的科技業裁員潮中,卻能夠看出這些科技大廠似乎真的「很不會裁人」;商業新聞網站「Businessland」報導,不少在這波裁員潮下滅頂的前科技新貴,都在抱怨公司「非常狠心」。

一位化名為「Bowling」、曾在谷歌服務的受訪者表示,突然被裁員是一回事,但看到通知遣散他的電子郵件怎麼寫又是另一回事;他說:「整份遣散通知當中,沒有什麼『誠摯地』、『很遺憾』、『對不起』之類的客套用語,全部都是冷冰冰的法律措辭,這是一封由律師撰寫、公司副總裁署名的『法律文件』,關於這份通知的一切都太冷冰冰了,這與大家想像的裁員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勞資關係學教授蘇珊.舒爾曼(Susan Schurman)指出,許多科技大廠在「如何形塑自己的形象」和「實際怎麼行為」之間有著巨大的鴻溝。

她說:「科技大廠的這種裁員方式,對我來說像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像我自己就是在所謂『20世紀組織』的大環境下長大,這種環境下工人都被資方視為『消耗性商品』;我們都以為科技公司把我們當『人』在對待,但這只有在日子好過的時候才是這樣,一旦面臨什麼巨大考驗時,『老闆/員工』的階級分別就會又重新出現。」

英國曼徹斯特商學院(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Business School)組織心理學教授庫柏(Cary Cooper)進一步指出,新冠疫情加劇了科技社會中本已出現的「人際疏離」的現象;他說:「面對面的實體聯繫減少了,許多交流都是透過網路完成,老闆跟員工之間真的很難建立起什麼緊密的連結。」

就算是在這波裁員潮中倖存下來的人,看到公司這種裁員方法,心裡也很難不出現「究竟是明天先到還是遣散信先到」的疑問,大家心裡其實都知道「自己現在的飯碗,其實並不牢靠。」

不過,面對突如其來的裁員,也不是所有員工都這麼悲觀,特別是從事人力資源業務的員工,或許都能夠用比較豁達的心態來面對裁員;去年11月被Meta解雇的人資主管赫南德茲(Alejandra Hernandez)就說:「老實說,好幾年前我對『工作』的心態就有所改變;我是認為所謂的『雇傭』就是一單生意,你聘請我來完成某一項特定任務,那當然也可能隨時終止這單生意,這樣想會比較好過一點;而且我對於用電子郵件寄送遣散通知的裁員方法並不感冒,說真的,我還比較願意收到E-mail,而不是還要在Zoom電話中配合要解雇我的主管演最後一齣『加油喔!』的戲。」

裁員 谷歌 新澤西州

上一則

移民專頁/暫回中國遠程工作 不影響I-485

下一則

理財百科/節省5開銷 可延長退休儲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