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籍無證移民 今年首季均值較去年12月減半

指甲異變是健康警訊 八特徵看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你我不同調/左派在大學洗腦?克魯曼怎麼說

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提斯禁止高中進階先修課程(AP)教導非洲裔美國人研究,孩子們舉著反對批判種族理論的標語站在舞台上。(美聯社)
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提斯禁止高中進階先修課程(AP)教導非洲裔美國人研究,孩子們舉著反對批判種族理論的標語站在舞台上。(美聯社)

佛羅里達州長德桑提斯(Ron DeSantis)最近槓上大學理事會,原因在新設的進階先修課程(A.P. classes)裡,有「非裔美國人研究」這門課;過去幾天德桑提斯甚至擴大攻擊面,建議佛州任何學域都不再提供進階先修課程。經濟學者克魯曼認為,雖然擁有大學文憑的人較多投給民主黨、自由派,但大致是個人選擇,而共和黨、保守派自川普執政以來,變得很反對大學,這一點令人憂心。

克魯曼認為,諸多譴責,說左傾的教授試著把學生洗腦,未必全然出錯。美國這麼大,可以肯定有些地方有這回事。話雖如此,一些右派特定的指控,經常聽來很荒謬。佛州官員與大學委員會開會,詢問說新課程是否想「推廣黑豹黨(Black Panther)思維」。這個問題叫人無言。黑豹黨在德桑提斯兒時就關門大吉了;今天提到黑豹一詞,多數人會以為是在講漫威電影「瓦干達」(Wakanda)。

大學教職員工比起一般大眾,較容易認同自由派及民主黨沒錯,但不代表他們有反保守派偏見。這種現象反映出來的多是自我選擇:哪種人會決定追求學術來當一生事業?可資對比的是警察偏向共和黨,克魯曼認為,大家應該都能接受,這種現象涉及到的只是哪些人立志當警察。

於是,克魯曼想探討,大學教育現在備受攻擊,背後動力是什麼?

沒多久以前,大多數美國人,不分兩黨,都認為大學對國家有益。但自川普作風興起以來,共和黨人對大學變得很否定。最近民調指出,絕大多數共和黨人都認為,大學教授及高中都想「傳授自由派的政治文宣」。

但實情如何?絕大多數共和黨直到2015年還認為,美國的大學院校有正面影響力,怎麼突然變成左派的洗腦中心了呢?高中也一樣嗎?高中可是由各地委員會、分布在全國來經營的呢。

實情當然不是那樣。但「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那一派政客正在兜售教育方面的駭人故事,最突出的便是責備高中教授「種族批判理論」,即使沒教也說成有教。另外,右派也大舉擴張什麼叫「自由派文宣」的定義。

故此,有人指出學校真的沒教「種族批判理論」,聽者的反應往往認為:就算沒用那個詞彙,老師們還是教育學生種族歧視長久以來是美國一大勢力,其影響至今不散。克魯曼認為,要誠實教授美國史,沒提那些事實,真不曉得怎麼教下去。但在不少選民眼中,談到不快的史實,事實上就是一種自由派的文宣了。

克魯曼表示,一旦有這種心態,那麼會瞧見左派的洗腦無所不在,不光在歷史課及社會科。若是生物課教了演化論、為何所有科學家都接受演化,或者,乾脆明著講好了,何以疫苗理論上管用,嗯,就會被視為自由派文宣。若是物理課上解說,為何溫室氣體可以改變氣候,喂,那就更自由派文宣了。

如此,總人口裡很大一塊的人,德桑提斯想追求的那一塊,整體而言變得敵視大學教育。

順帶一提,美國政治循著教育界線日益極化,這是事實,也蠻熟悉的,受過大學教育或以上的人支持民主黨,大學以下的支持共和黨。這種極化經常被描寫成民主黨失敗的症狀:這政黨怎就無法贏得勞工階級選民呢?不過要問共和黨怎麼就疏離了受過高級教育的選民,一樣可以,他們有可能受惠於減稅。共和黨對教育的敵意日增,真的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的些許部分。

不管怎樣,有件事滿悲傷的,那就是轉而反對教育,發生的時機,恰恰好正在受過高深教育的勞動者,對經濟變得愈發重要。這一點若端詳美國國內各區的數據,格外明顯:一個城市人口,受過大學教育的人占多大比率,可充當強而有力的預測指標,可得知城市當前的繁榮,以及未來的成長。

這當然不是說美國的大學教育就是完美的。泛而言之,美國對標準四年制大學文憑,肯定到了戀物癖的程度,但大學不見得人人合適,另外還草率忽略教育有多種形式,例如師徒相承,它對很多人有益。但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當前來說,重點在了解德桑提斯之流的人,正在攻擊教育,倒不是因教育在教授自由派文宣,而是因為教育實在容不下他們想要保存的無知。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教育 共和黨 克魯曼

上一則

移民專頁/H-4轉成F-1 須有配偶H-1文件

下一則

生活/來的都是客 愛彼迎超級宿主 甘苦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