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憂輝達估值過高 科技股拉低股指

紐約女在寵物店踢狗籠 還搧觀光客巴掌

睫毛膏暗指性侵?「抖音英文」你聽得懂嗎

網路媒體時代,如今青少年學的是抖音英語。(Unsplash網頁)
網路媒體時代,如今青少年學的是抖音英語。(Unsplash網頁)

美聯社報導,網路媒體時代新詞不斷湧現,儘管如今青少年學的是網路用語,然專家認為不論用何種術語討論,他們仍可從中學習嚴肅議題。

新澤西州中學教師利特曼(Emily Litman)說,過去被父母禁足的孩子會感嘆「我只想死」(just want to die),現在她的學生抱怨手機和抖音(TikTok)權限遭沒收時,會大聲說「我感覺自己不活了」(I feel so unalive)。她說,「孩子曾需學習英文,但現在學的是抖音英文(TikToklish)。」

Unialive指的是自殺或他殺而死,可用做形容詞或動詞,並加入社交媒體用戶創造的類似短語,如「睫毛膏」(mascaara),這意味著性侵之意。這種「替代用詞」是種變通方式,用於「欺騙」網路或應用程式,因它們會審查過於暴露或暴力發文或評論。

久而久之,這些似是而非的詞彙成青少年約定俗成的新詞。這些新詞除有趣外,還可讓孩子們安全的討論和理解嚴肅問題,然一些成年人認為這些詞彙過於危險與天真。

賓州大學語言學研究員貝爾特拉瑪(Andrea Beltrama)表示,這種轉變稱「詞彙創新」(lexical innovation)。雖然非抖音用戶聽到如睫毛膏等委婉討論性侵犯可能會感到不舒服,但這並不一定會消除談話的嚴肅性。

此外她說,使用unalive實際上可在年輕人間進行更有意義的討論,這給他們一種社區感和信任感,這是他們在使用成年人所用「自殺」(suicide)或「殺戮」(kill)詞彙時無法獲得的。就像「Let's go Brandon」,這句話源自一家體育廣播公司在比賽中誤譯一段關於拜登的粗俗口號,「unalive也有自己生命。」

史丹佛大學精神科教授阿德爾斯海默(Steven Adelsheim)也建議不用過度反應。「我認為當人們使用不活著作為翻轉描述時,他們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抖音 性侵 新澤西州

上一則

網友離開加州的原因:是時候了

下一則

馬連是灣區人口老化最嚴重縣 18年後60歲居民占42%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