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國鋼琴家出新招嗆中國 大秀中華民國國旗T恤挺台

俄烏戰爭2周年 美駐中大使伯恩斯:對中國很失望

人物/比利 球王一生的美麗比賽

當年在球場上的比利,以他充沛的活力、想像力、和超乎常人的視野,樹立巴西國家隊具備速度、攻勢流暢的「美麗比賽」風格。 (美聯社)
當年在球場上的比利,以他充沛的活力、想像力、和超乎常人的視野,樹立巴西國家隊具備速度、攻勢流暢的「美麗比賽」風格。 (美聯社)

「球王離去,但他的足球魔法將永留世間,比利就是永恆。」20世紀最傑出的運動員之一、主宰足壇的上帝——巴西球王比利(Pelé)12月29日於巴西當地時間下午3點27分因癌症引發的多重器官衰竭病逝,享壽82歲。比利在2021年9月被診斷出罹患結腸癌,此後接受手術切除腫瘤、長期與癌症搏鬥;2022年11月29日比利因病情日益惡化、腎臟及心臟也出現問題而在巴西聖保羅愛因斯坦醫院(Albert Einstein hospital)入院治療。12月29日,愛因斯坦醫院發出聲明證實「我們親愛的足球之王」離世消息。

比利的送葬隊伍,無數球迷伴隨球王的最後一程。 (美聯社)
比利的送葬隊伍,無數球迷伴隨球王的最後一程。 (美聯社)

比利的官方Instagram也在29日證實了死訊,寫下:「球王比利今日安詳離去,他充滿靈與愛的生命之旅,途中讓全世界為他的運動天才深深著迷,他曾讓戰爭停歇、在全世界幫助弱勢,他相信愛是解決人類問題的解方,如今他所留下的訊息,將銘刻給未來世代:永遠要去愛、愛、愛。」比利的葬禮,預計將於2023年1月2日、3日之間,在聖保羅城市桑托斯(Santos)——比利整個生涯顛峰期所效力球隊的城市——舉行。

球王入院之時,卡達世界盃正在進行,比利身體狀況不佳的消息也引發各國球迷關注與擔憂,期間便傳出比利進入安寧療護的消息;而病榻上的比利依然關注巴西國家隊的賽事,在森巴軍團淘汰賽PK不敵摩洛哥、遺憾止步八強後,比利還於社群媒體上發文安慰鼓勵淚灑球場的主力前鋒內馬爾(Neymar)。平安夜時,比利的家人趕赴醫院,聚集在球王身邊,陪伴比利度過最後時日並與之道別。

在比利過世消息證實之後,眾多球星也紛紛表達深切哀悼,內馬爾即表示比利「將足球變成一門藝術」,而法國球星姆巴佩(Kylian Mbappe)寫道,比利的傳奇永遠不會被遺忘;葡萄牙巨星C羅( Cristiano Ronaldo)也表示:「比利啟發了數以萬計的人」,而甫拿下世界盃冠軍的阿根廷球王梅西(Lionel Messi)則祝願比利安息。

如今的巴西是舉世聞名的足球強權,「森巴足球」便是從比利時代開始傲視全球足壇,而比利本人正是巴西足球史上最為閃耀、永不磨滅的巨星,比利的「球王」(The King of Football)之名,更是由國際足總(FIFA)正式授予,是足球世界所公認、無庸置疑的第一代球王。

比利倒掛金鉤。(美聯社)
比利倒掛金鉤。(美聯社)
比利在1969年8月,為巴西出賽對陣委內瑞拉,他躍過門將、射門得分。 (美聯社)
比利在1969年8月,為巴西出賽對陣委內瑞拉,他躍過門將、射門得分。 (美聯社)
比利在1970年率領巴西國家隊,第三度贏得世界盃冠軍。決賽戰勝義大利後,隊友將比...
比利在1970年率領巴西國家隊,第三度贏得世界盃冠軍。決賽戰勝義大利後,隊友將比利抬上肩膀慶祝。 (美聯社)

三度摘冠 最輝煌事蹟

當年在球場上的比利,以他充沛的活力、想像力、和超乎常人的視野,樹立巴西國家隊具備速度、攻勢流暢的「美麗比賽」(O Jogo Bonito)風格——「美麗比賽」一詞,語出比利在1977年出版的自傳《我的人生與美麗比賽》(My Life and the Beautiful Game),從此讓這一詞彙進入足球辭典,讓世人以美麗來形容足球。

球王比利在職業生涯中最為輝煌的事蹟,是在1958年、1962年、1970年三度為巴西贏得世界盃冠軍,更讓巴西因此從1970年開始,得以永久保存第一代的冠軍獎盃「雷米金盃」(後於1983年被盜,至今未尋回),比利本人也成為世上唯一一名,在世界盃三度奪冠的球員。

「熱愛足球的人們高唱著,送別巴西最偉大的球員最後一程。」比利的葬禮在1月3日舉行,相較前一日比利棺木抵達沿海城市桑托斯(Santos)、停靈於比利效力18年的桑托斯球會主場時的哀戚肅穆,3日出發的送喪隊伍宛如嘉年華般盛大而熱烈,桑托斯的居民與無數前來道別球王的球迷,穿上了比利的10號球衣,在舞動與歌唱聲中陪伴比利的棺木穿越桑托斯街道。最終,比利在桑托斯隊官方歌曲及天主教讚美詩的樂音伴隨下,安葬於普世紀念公墓(Memorial Ecumenical Cemetery),長眠在形似足球場的人造草坪之下。

比利的女兒、孫子女與比利遺體合照。 (美聯社)
比利的女兒、孫子女與比利遺體合照。 (美聯社)
比利的靈柩車隊從桑托斯的維拿貝明洛球場出發,球迷作最後道別。(路透)
比利的靈柩車隊從桑托斯的維拿貝明洛球場出發,球迷作最後道別。(路透)

守靈儀式 球迷來道別

1月2日,比利的棺木送抵桑托斯——比利從1956年起,幾乎整個職業生涯都在桑托斯足球俱樂部(Santos Futebol Clube)效力,出賽了超過600場,並在退役後定居桑托斯,度過一生大部分的時光。棺木停靈於桑托斯球會主場的維拉貝爾米羅體育場(Urbano Caldeira),球場上高掛寫著「球王萬歲」的橫幅,在24小時的守靈儀式中,數以萬計的球迷徹夜排隊入場,向比利做最後的道別。

國際足總(FIFA)主席因凡蒂諾(Gianni Infantino)也前往桑托斯參加守靈,他表示全世界都該有一座以比利命名的體育場,而甫在1月1日宣誓就職的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也來到球場向比利致哀,他在比利的棺木旁站立約30分鐘、慰問比利的家人,並表示比利的逝去「是巴西無法彌補的損失」。

巴西因總統大選、左右兩派的激烈對抗而動盪多月,魯拉到場時,人群中也仍有要他入獄的噓聲,而敗選的前總統波索納洛(Flávio Bolsonaro)則在比利過世後宣布了舉國三日哀悼,不過波索納洛並未現身守靈儀式,而是在近日前往美國,刻意避開出席魯拉的就職典禮。

比利的守靈儀式持續24小時,到了當地時間1月3日上午10點,比利的棺木被抬上一輛紅色消防車,覆蓋上巴西國旗和桑托斯隊的黑白隊旗,從球場出發,穿越桑托斯的街道,前往球王最後的長眠之地。路透報導,23萬人沿途伴隨送葬隊伍,穿上巴西國家隊或是桑托斯隊、比利10號球衣的球迷們,不斷高聲為比利歡呼、高唱比利喜愛的森巴歌曲,既是哀悼比利離去,也是為這位當代最偉大的球員和巴西民族英雄而喝采。

維拉貝爾米羅體育場外,高掛比利的巴西國家隊10號球衣。 (美聯社)
維拉貝爾米羅體育場外,高掛比利的巴西國家隊10號球衣。 (美聯社)
比利(右)是世界足壇得分最多的球王,王者風範和鼓舞人心的言行。圖為他在2011年...
比利(右)是世界足壇得分最多的球王,王者風範和鼓舞人心的言行。圖為他在2011年阿根廷球星梅西(左)獲得國際足聯最佳年度球員獎後與他合影。(路透)

森巴足球 巴西成強權

球王對於巴西的意義,與時代緊密結合——在比利發跡成名的1950、1960年代,巴西正經歷從農業國家邁入工業的過程,現代化的腳步、生活條件的提升、經濟成長帶來文化繽紛綻放,巴西人對國家和自身的未來前景一片樂觀,比利更是以驚為天人的球技,為巴西抱回國家隊史上第一座世界盃冠軍,從此「森巴足球」成為世人眼中的足球強權,巴西與比利一同在全世界聲名大噪,「比利」即等同「巴西」、等同「足球」,因此比利在巴西人的心目中,是明星、是英雄、是國王、是史上最偉大的足球員。

即使後來巴西經濟崩潰、政治進入長達21年的軍政府獨裁統治,但比利在巴西人眼中的地位不減,他三度為巴西贏得世界盃冠軍、生涯總計踢入1279顆進球,至今仍是多項世界盃紀錄保持人,在退役後的1995年出任巴西首任體育部長(當時獨裁統治已結束)、以及擔任巴西形象大使,在這個政治與經濟依然高度分裂、內部矛盾頻繁的國家,比利是能夠團結眾人的神奇符號。

載著比利棺木的消防車經過比利100歲母親住處時,人群鼓譟、鼓掌大喊「比利是我們的王」,然後便沉靜下來,為比利默哀一分鐘。

伴行送葬隊伍、送比利最後一程的球迷卡維洛(Marcelo Caverna)表示:

「我還沒能釐清思緒,不管我們做了多少心理建設,我們永遠都還沒準備好向比利道別...我們不只是跟我們的國王說再見,我們也在和一個絕世天才、巴西人民的傳奇永別。」

另一名哀悼比利的球迷雷那多(Ezequias Leonardo)則說:

「你可以看到整個城市都已經停擺,整個世界都停止運作了。」

英超球賽開賽前,全場向比利致哀。 (美聯社)
英超球賽開賽前,全場向比利致哀。 (美聯社)

華麗球技 球員想模仿

比利活躍球場的年代已過去將近半個世紀(他於1977年退役、最後一屆出賽世界盃是1970年),然而在未能親眼見證比利華麗球技與美麗比賽的巴西年輕世代當中,比利依然無可取替,現效力英超豪門切爾西的巴西國家隊隊長席爾瓦(Thiago Silva)也來到桑托斯,向比利道別,席爾瓦指出:

「每個夢想成為足球員的巴西人,都在模仿比利。但是當然,沒有人做得到。」

身穿巴西隊黃綠球衣、帶著11歲兒子來送別比利的年輕母親嘉西亞(Sandra Garcia)則說:「我父親是比利的球迷…如果我父親還在世,毫無疑問他一定會來這裡並且哭泣。我從小就聽著對比利的讚美、和人談論比利、告訴別人比利的故事,所以來這裡對我非常重要。」

即使是像嘉西亞的11歲兒子恩佐這樣,成長於「梅羅時代」,經歷的是比利之後兩個世代的梅西(Lionel Messi)與C羅(Cristiano Ronaldo)爭鋒的新生代,也說:「比利是幾十年來最好的球員。」

「每個夢想成為足球員的巴西人,都在模仿比利。但是當然,沒有人做得到。」 (歐新社...
「每個夢想成為足球員的巴西人,都在模仿比利。但是當然,沒有人做得到。」 (歐新社)

滿身榮耀 長眠普世園

送葬隊伍行經約7公里,穿越桑托斯後的終點,是比利在19年前買下墳墓位置的普世紀念公墓,普世紀念公墓是世上第一座垂直墓園,有「世界最高公墓」的金氏世界紀錄,啟用於1991年,比利的墓占地200平方公尺,以人工草皮裝飾,宛如一個小型足球場,比利在天主教的葬禮儀式後下葬,墳墓旁還擺了他輝煌球場歲月的照片與畫像。

比利在2003年前,曾公開談論日後自己計畫安葬於此,表示選中普世紀念公墓是因「這裡看起來不像墓地」,並給了他精神上的平靜與安寧。比利已逝的父親、阿姨、兄弟、女兒和桑托斯隊的隊友庫蒂尼奧(Coutinho)都已埋葬於此,如今比利也帶著滿身榮耀與巴西舉國的愛戴懷念,結束充滿魔力的一生旅途,長眠綠茵之下。

穿上巴西國家隊或是桑托斯隊、比利10號球衣的球迷們,不斷高聲為比利歡呼、高唱比利...
穿上巴西國家隊或是桑托斯隊、比利10號球衣的球迷們,不斷高聲為比利歡呼、高唱比利喜愛的森巴歌曲,既是哀悼比利離去,也是為這位當代最偉大的球員和巴西民族英雄而喝采。 (美聯社)

比利 巴西 足球

上一則

人物/胡茵菲用珠寶譜交響詩

下一則

新年吃貨╱足不出戶 年貨、年夜飯送到家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