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梅西百貨退出 出售現有物業 重創金山經濟

中國前外長秦剛辭人大代表 港媒:可能平安著陸

養生/都是幽門桿菌惹的禍

幽門桿菌感染過久,可能會造成胃炎、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甚至引發胃癌,可服用多種抗生素和抑酸劑治療。(Getty Images)
幽門桿菌感染過久,可能會造成胃炎、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甚至引發胃癌,可服用多種抗生素和抑酸劑治療。(Getty Images)

2020年該做腸鏡時,不料新冠肺炎席捲全球,所有的例行檢查都被迫延期,這一拖就到了2022年還沒見著腸胃科醫生珍妮的面。一日清晨忽然腹痛如絞,經電腦斷層掃描(CT)和糞便化驗排除其他可能性後,珍妮這才同意我同時做腸鏡和胃鏡(Endoscopy)。

鏡檢五天前要做新冠篩檢,同時禁食任何含有種子、玉米、爆米花和堅果的食物。前一天整天不能吃固體食物,只能吃果凍和喝透明液體,晚上還要喝超級腸道藥水和大量的水,結果整晚忙著上廁所拉肚子,人快虛脫。

手術時間是早上8點一刻,得提早一小時到達內視鏡檢中心,早上4點一刻後不准吃口香糖、薄荷糖,甚至不能沾水。

早上7點10分趕到鏡檢中心,櫃台小姐只問了我姓什麼沒再問名字和生日,便說我的手術時間是早上9點。不解約好的手術時間怎會變成早上9點?她回說今天醫生手術滿檔,手術時間不是她定的,要不下次再來。只好乖乖辦報到手續,讓她套上手環,付了從未付過的50元共付額(Co Pay)。

當我埋頭填寫表格時,忽聽一男聲自報姓林,心下一動趕緊查看手環,上面除了林姓是對的,其餘名字、性別和生日統統是錯的,找她理論,她只噢了一聲,誰叫你們都姓林?她非但不為這荒唐的錯誤道歉,反而將錯就錯硬是將我的手術時間排在這名林先生後面。

9點多一名黑人女護士將我叫進去,隨後進來一名白人女護士替我安裝輸液管,她在右手臂上又敲又拍就是找不到血管,於是她在手腕附近一針下去,隨即拔出針頭,摸索著在上方吋許處又要扎一針,黑人女護士遂自告奮勇說讓她試試。但試探良久,我的血管硬是深藏不露,這時醫生已派人來催,她勉強在手背上找到一處扎針,便匆匆將我推進手術室。

手術室護士將一嚼環似的東西塞進我的嘴裡後,很快便失去了知覺。檢查結果腸胃沒毛病,只是感染幽門桿菌。它通常是經由口糞傳染,多發於兒童時期,全球帶菌的人很多但未必有症狀。自認衛生習慣良好,唯一可能便是童年居住環境差又沒好的公共衛生習慣,早就被感染因無症狀而不知,現在或因身體狀況不佳、藥物副作用和壓力增加等因素,導至幽門桿菌活化。

14天的藥 自付247.99元

幽門桿菌感染過久,可能會造成胃炎、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甚至引發胃癌;珍妮建議服用多種抗生素和抑酸劑(Omeprazole)治療14天。有兩方案可選擇,其一服用複合膠囊(Pylera)原裝藥,其二服用四環素(Tetracycline)和甲硝唑(Metronidazole),前者服用方便但價格昂貴,後者有兩種藥,服用時間不同極易混淆或忘記,為求省事我選前者。

等了幾天,藥房通知一盒複合膠囊只有10天的藥量,他們不能另外拆封多賣4天的藥量給我,於是珍妮重新開了個綜合方案,即10天方案一加4天方案二。拿藥時才發現10天複合膠囊自付美金246.3元,14天的抑酸劑自付美金1.69元,4天的兩種抗生素自付美金3.3元,這綜合方案共要自付美金247.99元。

走到門口愈想愈不對勁,站住看了一下釘在裝藥紙袋上的說明,複合膠囊每天4次每次3顆,四環素和甲硝唑各每天4次每次1顆,抑酸劑每天2次每次1顆,也就是說綜合方案每天要服用14顆藥,方案二每天服用10顆藥,兩者成分一樣而方案二只要自付美金13.24元。

回頭到櫃台去問,藥劑師承認兩者成分一樣,那何不全部採用方案二而非要採用綜合方案?藥劑師說他只是照單配藥而已,一旦付錢離開櫃台後概不退貨,即使原封未動,根據聯邦安全法也不能退貨。

我往常每次吃抗生素都會引起胃部不適,因此特地準備了胃藥含片。第一天好像反應不大,第二天出現了頭昏和胃部不適之感,第三天頭痛、頭昏、疲倦嗜睡還噁心欲吐;到了第四天簡直就成了孕婦,腹脹如鼓,整個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所有食物不要說吃,連聞著氣味都讓我噁心,胃口倒盡嘴裡發苦,原指望胃藥含片可緩解症狀,沒想到含片本身即讓我反胃。

接著幾天,抗生素和病菌在腹內展開生死決鬥,將五臟六腑打出黃尿黑屎,噁心極了。飽餓不分,嘴裡無味,想用美食安撫這造反的腸胃,然而吃了非但不美反而脹痛噁心,想吐又吐不出來,想拉也拉不出來,還不時有惡氣從上或下冒出。

好不容易熬過前十天,以為剩下四天會好過些,一看服藥說明差點沒昏死過去。抑酸劑一天兩次,空腹服用;四環素一天四次,空腹服用;即飯前一小時或飯後二至三小時服用,但需在服用抑酸劑之前或之後二小時服用。甲硝唑一天四次,可空腹或進食少量食物服用,這三者因果關係和排列組合搞得人頭昏腦脹,而先前的副作用卻一樣不缺。

食不知味 月餘才恢復

拚了老命總算吃完14天的藥,可是並未如預期藥到病除。舌上布滿灰白舌苔,一應酸甜鹹辣皆被它過濾得乾乾淨淨,獨留苦味由舌尖氾濫至喉頭,再順勢而下化作一肚子的苦水,所有美食吃到嘴裡全都味同嚼蠟,脹氣腹痛噁心更勝以往。

這樣食不知味的又過了一個多月,終於恢復了味覺,夏天也到了尾聲,那最後一口冰淇淋甜在嘴裡,樂上心頭。傳道書所言不虛「人在日光之下,莫強如吃喝」,而食能知味更是何等美好。

手術 美食 黑人

上一則

稅務漫談/「羅斯轉換階梯」更能省稅

下一則

移民專頁/申請I-485欠體檢表 可以補交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