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京證實 拉丁美洲的第2顆「流浪氣球」也是中國的

土耳其7.8強震波及敘利亞 2國至少600死上千人受傷

娛樂/首季口碑難超越 「披荊斬棘」看點複習

「披荊斬棘」第一季中的大灣區成員,是節目的搞笑靈魂,梁漢文(左起)、林曉峰、張智霖、謝天華、陳小春極盡搞笑之能事。(取材自微博)
「披荊斬棘」第一季中的大灣區成員,是節目的搞笑靈魂,梁漢文(左起)、林曉峰、張智霖、謝天華、陳小春極盡搞笑之能事。(取材自微博)

「披荊斬棘」(原名為「披荊斬棘的哥哥」)第二季8月中旬開播,看到第一季成員陳小春、張智霖和李承鉉回歸,去年夏天的回憶湧上,笑點歷歷在目,光看到人出現就忍不住先笑為敬。不少網友看了第二季播出後,也回頭翻找第一季回味,第一季「披荊斬棘」的人氣之高,一年後的現在還不斷有延續節目產出,是「披哥」、「浪姐」(「乘風破浪」原名為「乘風破浪的姐姐」)系列中討論度最高、延伸節目數量最多的一季,究竟它的魅力在哪?

笑點滿檔 如搞笑擂台賽

「披荊斬棘」第一季是在「乘風破浪」推出兩季後,在去年8月播出,挟著「乘風破浪」的口碑,請來的來賓當然也不小,黃貫中、趙文卓、陳小春、張智霖、言承旭、林志炫,名單一攤開就相當吸引人,而觀眾也期待看這群哥哥會如何像「浪姐」一樣,在節目中激烈競爭、火藥味十足。然而,節目一開播,畫風丕變,這一檔競爭型實境秀,竟變成一齣喜劇人的搞笑擂台賽!

承包節目絕大多數笑點的,莫過於「大灣區」陳小春一干人等,記憶力不好的他,光是記住其他參賽者的名字就耗掉他一大半精力,他到節目中段,還把「李承鉉」講成「李承旭」;到最後一刻都沒搞懂賽制規則的他,執著「做大做強」的口號,連到了第二季還是三句不離「做大做強」;別人說每天要練習10小時,他對著鏡頭說目標是每天訓練半小時。而他的「古惑仔」搭檔謝天華、林曉峰,在節目中也沒少添亂,一幫人不愛練習最喜歡開小差休息,搞不懂規則的他們,第一次公演時就用了最多的籌碼買回了一首最難且沒人要搶的歌,還喜滋滋以為可以偷懶。

「披荊斬棘」第一季中,哥哥們的互動是節目主要看點。(取材自豆瓣電影)
「披荊斬棘」第一季中,哥哥們的互動是節目主要看點。(取材自豆瓣電影)

偷懶當道 反差萌成亮點

不過,節目好看之處就在於這群港星極盡偷懶之能事,但實力卻讓別人望塵莫及,他們年輕時所受的紮實訓練,確實也讓他們在邁入中年時可以省點力,觀眾不會因為他們混水摸魚覺得反感,反而覺得他們偷懶也是應該的。

有別於「浪姐」的激烈競爭,被老婆應采兒逼著來的陳小春、想退休的張智霖以及把「以和為貴」當座右銘的趙文卓,完全沒有廝殺的企圖心,正因如此,「披荊斬棘」更像是一個中年男子宿舍,沒有煙硝味,個個都是來玩的,根本不想出風頭,節目更吸引人的,是這些男星的反差萌。

比如正氣凜然的趙文卓,他的拿手才藝竟然是刺繡,眾人瘋鬧著玩遊戲時,只見他氣定神閒,一針一針地做著針線活;他初舞台用一臉正氣唱著「流星雨」,網友都笑說被他唱成「流星錘」,而他的氣勢也不是全然沒地方施展,他和尹正、熱狗等人合組的「街道辦事hood」,把叛逆的饒舌歌手們都收得服服貼貼,幾人在節目結束後甚至還出了「街道辦事hood」的MV,趙文卓在裡面穿皮草唱嘻哈,網友狂留言「你別過來啊」、「笑到頭都掉下來」,更別說他以為嘻哈歌手「布瑞吉」姓布,被網友譽為經典中的經典畫面。

趙文卓(左)拿手才藝是刺繡,跌破眾人眼鏡。(取材自微博)
趙文卓(左)拿手才藝是刺繡,跌破眾人眼鏡。(取材自微博)

佛系衝突 終變高級自嘲

當然,節目中難免也有衝突,但這些衝突到最後,變成高級的自嘲,讓人拍案叫絕。前面說到大灣區一幫人不擅長記人名,有一次林曉峰不記得嘻哈歌手布瑞吉叫什麼名,布瑞吉的好哥們GAI不高興了,跑去找陳小春告狀,當時氣氛一陣尷尬。不過等大家逐漸熟稔,這件事反倒成了笑點,陳小春和GAI還把這件插曲拍成搞笑影片自娛娛人,展現喜劇人的大器風範。

而另一個節目早期的衝突,就是林志炫和李響在一公表演時,李響想要挑戰唱歌,但林志炫認為每個人做自己擅長的事比較好,李響當時跟隊友抱怨,如果自己變伴舞,就要退賽。結果高瀚宇聽了還在旁邊鬧,要幫他收拾行李叫車,氣得李響都笑出來。這件事在最近播出的第一季成員重聚節目中,還被拿出來調侃,也表示眾人對此事已經雲淡風輕。

林曉峰(左起)、陳小春、謝天華在「披荊斬棘」第一季的初舞台,喚起觀眾的「古惑仔」...
林曉峰(左起)、陳小春、謝天華在「披荊斬棘」第一季的初舞台,喚起觀眾的「古惑仔」回憶。(取材自微博)

不拚高下 男星日常為重

網路上也有不少人討論「披荊斬棘」好看程度勝過「乘風破浪」,其實「乘風破浪」第一季是好看的,但不知是否第一季火藥味太濃厚,到了第三季競爭已經變成次要,節目重心改放在情懷。而「披荊斬棘」除了選歌、舞台、造型都強過「乘風破浪」,節目中哥哥的日常互動更為精彩,這群男藝人上節目感覺是為了交朋友、出來走走,態度和精神都都比較放鬆,以享受舞台為目的,緊張就說自己緊張,老了就坦承自己體力已經跟不上。

第二季的鄭鈞出道28年,在搖滾界早有一定地位,他在節目中有句話說得好:「這個(節目)你表現得再好,也不可能奠定你的江湖地位。」

不過這裡也要幫「浪姐」說說話, 為什麼我們就愛看女星的競爭、男星的放鬆日常?其實,性別在娛樂圈中本身就擔負著觀眾不同程度的期待,整個追星文化的脈絡和流行文化世代,男星的受眾層面確實比女星更廣,古惑仔系列電影男女通殺,形塑了我們青春中的某一段時期,女星則比較像是時代記憶中的點綴,偶爾出現一個王心凌讓我們想起唱那些「當你」、「愛你」的夜晚。

當然有更大的可能是,不是「披荊斬棘」和「乘風破浪」節目有多精彩、多好看,或許我們不斷想翻看的,是自己的青春回憶而已。

陳小春 灣區 退休

上一則

旅遊補給站/秋色醉人…全美10大賞楓國家公園

下一則

移民專頁/ OPT工作須和持有人學習的專業相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