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長撂重話:美正處於與中國競爭的轉點 不會讓北京重塑世界秩序

世足賽/阿根廷2:1勝澳洲 半準決賽出戰荷蘭

冰封記憶/家在融化 兒時冰雪記憶蒸發

牧羊人庫努克.尼爾森的農場,位於格陵蘭南部峽灣底,海上漂著巨大浮冰,在夏天逐漸融化。(記者陳靖宜/攝影)
牧羊人庫努克.尼爾森的農場,位於格陵蘭南部峽灣底,海上漂著巨大浮冰,在夏天逐漸融化。(記者陳靖宜/攝影)

在牧羊人庫努克•尼爾森家的一幀40年老照片中,表兄賈思伯正趕著羊群,穿越家門前結冰的峽灣,5歲的尼爾森也走在冰上。遠方是白雪皚皚的山,及凍結的海中冰山。

如此場景已不復見。格陵蘭南部的尼爾森說:「我小時候,每年冬天峽灣一定結冰。但現在很少」。對照最近的照片,一樣的山形、峽灣,沒有可行走的海冰。

「海冰就像格陵蘭的高速公路,現在漸漸消失了」。格陵蘭駐美代表肯尼斯‧霍格在線上訪問時說,沒有海冰,居民的移動方式也跟著改變;許多由冰原緩慢移向海洋的冰川已經退縮,露出大片基岩,甚至無法抵達峽灣,直接在陸地消融。氣候變遷不只是溫度的上升,對地形、景觀的改變,是直接影響生活其中的人—生計、遷移、經濟、文化記憶,以及認同。

湖不見了 共同記憶已逝

「我爸媽會告訴我,他們童年怎麼在冰上鑿洞釣魚,但我只能想像」。18歲的少女雅典娜‧林思說。

剛有新生兒的海蒂‧克里斯丁生說,她兒時游泳的湖,「不見了,就這樣蒸發了」。她和孩子對這片土地將不會有共同記憶。

東尼‧漢森回憶,兒時山坡上的深厚積雪,可以讓小孩拿個木板就滑下來,使勁跳到雪堆上,也不怕受傷,「雪就是這麼厚,像巨大的軟墊」;但近年的冬天變短、雪也下得很少,「現在小孩就不會有我那樣的童年,雪薄得蓋不住山坡岩石」。

海蒂說,以前只要抬頭看天空,就會知道明天的天氣;但是現在「你再也不能相信天氣,它變得太快,我們不再知道明天會如何」。漁夫不知道隔天是不是能夠出海,風速、浮冰,遽變的氣候讓生計安排難以預料。我們在伊魯利薩特親見原本光潔的海面,一夜之間冒出成片大小海冰。

千年來,格陵蘭的因努特原住民傍冰而活,海冰就是陸地的延伸,堅實又可靠。他們熟練地駕雪橇犬到冰上,釣魚、狩獵、旅遊,豐收歸來,養育每一代因努特人。當全球暖化,海冰愈來愈薄且難以預測,踏足其上隨時有崩裂風險。最熟悉的地方,開始變得令人畏懼。

格陵蘭、台灣和全球氣溫上升趨勢 製表/許詩愷
格陵蘭、台灣和全球氣溫上升趨勢 製表/許詩愷

狩獵採集 隨著氣候變樣

「傳統生計、狩獵、採集、雪橇犬,在格陵蘭最受氣候變遷挑戰」,64歲的前總理庫皮克‧克雷斯特說,北極圈海冰正在消失,雪橇犬再也無法在冰上奔馳,這幾年雪橇犬數量已經減半,「因為主人負擔不起餵養的成本,不得不殺了牠們」。

莎拉‧奧斯維格是今年新上任的因努特人極地委員會國際主席,她在格陵蘭西岸迪士可灣區長大,她說,「冰不如想像中安全了」,失去漁場或改變傳統的生活,是因努特人很大的恐懼。「我們的傳統是駕雪橇穿越海冰狩獵,或沿著海岸採集食物,氣候變化確實給生活各層面帶來了壓力」,還有永凍土層的解凍影響了個人住屋以及基礎建設。

捕撈更易 衝擊海洋生態

格陵蘭氣候研究中心資深科學家托馬斯・佩德森說,因努特人以前依賴雪橇犬在冰上狩獵,現在轉為開船捕魚,雖然影響傳統文化,但漁民賺的錢更多了。但也因捕撈更為方便,過度捕撈會影響海洋生態,他的工作之一就是以科學數據提供當地政府,與漁獵團體協商每年捕獲各類魚種的配額。

暖化帶來部分人的財富,卻斲傷了整個民族的文化認同。

克雷斯特說,「你看向窗外,山總是在那裡,我以為冰山也是,在山後冒出冰山尖頂;但現在山還在,冰山已經不見了」。從未想過的事情發生了,這讓他非常震撼。

這位資深政治家說,氣候變遷是全球現象,卻在格陵蘭造成最大影響,「如果我們不再打獵,不再以捕魚為生,生活中不再有冰。那我們會是誰?」

【解凍格陵蘭】專題報導

➤全系列文章:https://bit.ly/3Co0j1f

➤多媒體報導:https://bit.ly/3Rdp0RS

➤影音全記錄:https://udn.com/news/story/7314/6644552

➤「極地直擊隊」活動網站:https://bit.ly/3SyvbkI

格陵蘭 氣候變遷 釣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