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上海烏魯木齊中路 27日晚警方開始逮捕抗議者

Omicron BQ成主流變異株 免疫力較弱民眾首當其衝

生活/威廉波特少棒賽 台僑球魂再起

在威廉波特球場,巨人少棒隊終於贏得世界冠軍後,全隊合影留念。當年的少棒英雄,如今各有人生路。  (球員許金木提供、記者劉學聖翻攝)
在威廉波特球場,巨人少棒隊終於贏得世界冠軍後,全隊合影留念。當年的少棒英雄,如今各有人生路。 (球員許金木提供、記者劉學聖翻攝)

威廉波特少棒賽,是許多海外台灣人展現「愛國情操」的共同回憶。因參賽規定改變,台灣已多年無緣賽事。新冠疫期停辦,今年恢復比賽,台北市福林國小隊擊敗南韓,取得入場券,就像「球魂」被重新點燃,各地都有人組織加油隊,讓昔日熟悉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再次於球場看台飄揚。

台灣僑界組團加油,是少棒光輝年代的共同記憶。(記者呂賢修╱翻攝)
台灣僑界組團加油,是少棒光輝年代的共同記憶。(記者呂賢修╱翻攝)

僑胞組團加油 大秀愛國情操

遙想當年在台灣,全家熬夜守在電視機前,為小將們歡呼吶喊。來美國後,不論求學、工作、移民,因為距離更近,在中華少棒的輝煌年代,紐約、芝加哥、華府、底特律,大家組團到賓州敲鑼打鼓、揮舞國旗,又是另一種群體記憶。

這當中,1980年代初期來美的紐約居民傅鶴鳴,當年幾乎只要有中華隊參賽,他就號召球迷前往,一起在外野草地拉開自製的30呎長橫幅「中華隊加油」。而少棒「光輝時代」結束後,他又組團看大聯盟台灣選手曹錦輝、王建民在紐約的比賽,也陸續舉辦大都會棒球隊各類亞裔活動,讓更多美國球迷認識以亞裔為主的法拉盛社區。

台灣僑界組團加油,是少棒光輝年代的共同記憶。(記者呂賢修╱翻攝)
台灣僑界組團加油,是少棒光輝年代的共同記憶。(記者呂賢修╱翻攝)

傅鶴鳴已許久未組「少棒加油團」,今年因福林國小參賽,他再度呼喚舊雨新知。他說,因為雙淘汰制,中華隊可能打兩場至七場,想進總決賽,需贏五場。今年若運氣好,前兩場勝歐洲、非洲隊,第三場遇上日本隊,如能取勝,第四場對戰國際隊的敗部冠軍,勝者才能與美國冠軍打決賽,所以一般只有第一場較輕鬆。依照統計,近年中華隊後面四場均輸多勝少。外州僑界組隊觀賽,也因此常選周末賽事或幾乎必勝的第一場。

他說,這次若順利晉級,與日本爭國際組冠軍是周六,但打完已是晚上,隔天周日總冠軍賽,也來不及租巴士,所以只能辦必贏的8月18日第一場巴士加油團。此外,決賽都在8月底的周日。通常內野球票早已被主辦單位控制,一般人只能坐外野草地,但第一場比賽,看的人不多,所以能坐內野。

中華少棒隊擊敗美西隊、贏得世界少棒冠軍,球員們在球場中拋手套慶賀。(本報系資料照...
中華少棒隊擊敗美西隊、贏得世界少棒冠軍,球員們在球場中拋手套慶賀。(本報系資料照)

談起加油團,他說,許多人習慣把愛國情操帶到球場,或者好不容易有機會現場觀賽,一定要把嗓子喊啞了,才算值回票價。不懂棒球的,也要喊到爽。他印象很深,有一年中華隊對日本隊,台灣僑胞的加油隊,敲鑼打鼓,還不斷高喊選手姓名,「加油!全壘打!」加上揮國旗、波浪舞等,對小選手而言,有時是很大的心理壓力。反觀日本啦啦隊,每個人綁布巾,女性手持扇子,只有一個小鼓打節奏,眾人整齊揮舞扇子,沒有吶喊,結果日本隊獲勝。聽早一輩台灣移民說,1960年代,還會租小飛機,拉加油橫幅從上空飛過。

威廉波特的世界少棒博物館,吸引各地球迷朝聖。(取自博物館官網)
威廉波特的世界少棒博物館,吸引各地球迷朝聖。(取自博物館官網)

他說,威廉波特過去採單淘汰制,輸一場就回家,但改雙淘汰制後,球隊變多,後來增建一座球場,又採十支美國本地隊、十支國際隊,打12天、28場比賽,每年比賽期間,很多商家賣紀念品、餐飲,小鎮就像舉辦嘉年華會般熱鬧,值得一遊。加上今年是第75屆舉辦,應會擴大慶祝,因此他也鼓勵球迷,可自行開車前往。當地還有世界少棒博物館(World of Little League Museum),存放大量歷史紀錄,如每年冠軍隊全隊簽名等,還有中文語音導覽,也是個動態博物館,小朋友也可練習打球。開學前看球賽、逛市集、博物館,是不錯的體驗之旅。

1969年台灣金龍少棒隊贏得首座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冠軍,開啟台灣少棒狂熱的黃金年...
1969年台灣金龍少棒隊贏得首座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冠軍,開啟台灣少棒狂熱的黃金年代。(本報系資料照)

金龍隊當先鋒 開啟光輝年代

傅鶴鳴笑稱自己是「紐約第一華人球迷」,在美國與棒球的淵源,也許要從一張他「珍藏」的老照片說起。1981年,他來美留學,28歲,在曼哈頓知名的紅龍餐廳打工。照片中的他,身穿紅色西裝制服,腼靦微笑,背景是一群低頭用餐、當年奪得威廉波特冠軍的台中太平少棒隊球員。

1981年,傅鶴鳴來美留學,在曼哈頓知名的紅龍餐廳打工,背景是當年奪得威廉波特冠...
1981年,傅鶴鳴來美留學,在曼哈頓知名的紅龍餐廳打工,背景是當年奪得威廉波特冠軍的台中太平少棒隊球員。(記者呂賢修╱翻攝)

他8月來美,還沒開學,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去賓州看棒球賽,賽後才打電話回台灣報平安,「媽,我到美國了」,沒想到母親說「我在電視裡看到你。」

1969年,中華少棒金龍隊第一次在此賽事奪冠,那年他初中畢業,之後的成長過程,也正好經歷全民瘋棒球的年代。談起歷史,他如數家珍,美國職棒1880年代開始,不久便傳入日本,當時台灣是日本殖民地,所以很早便有棒球風氣。

傅鶴鳴收藏不同時期的報紙,典藏回憶。(記者呂賢修╱攝影)
傅鶴鳴收藏不同時期的報紙,典藏回憶。(記者呂賢修╱攝影)

世界少棒大賽,因起源於賓州威廉波特(Williamsport),因而有此別名。創辦於1947年,1957年分成拉丁美洲、美東、美西、美北四區舉辦預賽,1958及1959年增遠東、加拿大、美南區,1960年再增加歐洲區。 1968年,日本和歌山隊在威廉波特奪冠,是日本史上第二座冠軍,但和歌山隊來台灣比賽,卻敗給台東紅葉隊,激起後來聚集全台各隊好手組成金龍隊。1969年,這支當時無人知曉的隊伍,首次參賽便奪冠。

他回憶,第二年台灣出了七虎隊,但遇上尼加拉瓜隊敗北。第三年,台南巨人隊得冠軍,自此直到1996年的高雄復興隊,中華少棒隊得了17次冠軍。僅次於地主隊美國的36座,第三是日本11座。但過程中,主辦方發現台灣組聯軍,於是規定參賽選手小學三年級後不可遷戶籍,結果台灣於1997退出,2003年回歸,至今一次冠軍都沒得。他也曾在法拉盛組建華人少棒隊,結果因為隊員來自不同區域,不可參賽。親身體會,美國棒球比賽規定嚴格,力求公平的精神,

2009年,龜山國小來美參賽,當時世界日報的系列報導。(記者呂賢修╱翻攝)
2009年,龜山國小來美參賽,當時世界日報的系列報導。(記者呂賢修╱翻攝)

收藏報紙 紀錄熱情

傅鶴鳴說,日本因自成一區,不需參加預賽,台灣常與韓國爭遠東區唯一名額,近年多由韓國勝出,其餘就算取得參賽資格,也常在中途被淘汰,成績最好的一次,是2009年,桃園龜山隊敗給美國隊,最終獲得亞軍。

他開心指著身上的衣服,是該年龜山國小隊來訪時贈送的隊服,他還珍藏兩顆全體隊員簽名球,是龜山隊2009、2012年來美參賽時所贈。他說,比賽連輸兩場,大會頂多允許再多住一晚,便須離開當地。若能打進冠軍賽,一般可選擇多留兩天,紐約僑胞常設宴慰勞球員,他則負責居間聯絡,帶小選手們到紐約洋基、大都會隊的球場朝聖、看比賽。

大都會隊球場是小將們必訪的朝聖景點。(記者呂賢修╱翻攝)
大都會隊球場是小將們必訪的朝聖景點。(記者呂賢修╱翻攝)

他收藏了許多報導賽事的報紙,說是捨不得丟掉這些回憶。比如2009年8月龜山隊出賽,世界日報連續報導,體育版頭版標題:「16比0中華小將首場大勝德國,四局提前結束」,「再下一城,8比0完封加拿大」,「挺進冠軍賽,中華、美西爭總冠軍」,照片裡,小選手們興奮握拳;但隔日見報,照片卻是脫帽拭淚,標題:「三分飲恨」。再隔天,透過他安排,小將們在紐約大都會隊球場合影,每個人又恢復天真笑容。

傅鶴鳴也追蹤選手的故事,拿出一張當時的報紙,標題:「強棒宋文華,想家會偷哭」。他回憶,宋文華是當年龜山隊的隊長,身高170公分,主投兼打擊,連續兩戰揮出全壘打,也是該屆亞太區比賽的全壘打王,外界都認為他將來有機會進入大聯盟,因此一直關注他。高中畢業後,他來美加入小聯盟,六年來一路打到3A,但苦無機會,時不我予,最近宣布返台參加中華職棒選拔。他認為很可惜,這麼多年,參加過威廉波特賽事的小選手,只有宋文華打到3A,其他許多都是小時了了。

他又拿出一頁報紙,是世界日報的一篇文章,1969年金龍隊奪冠的當家投手陳志源,後來在美國讀完博士,成家立業。2004年,獲得冠軍35年後,板橋新埔國小少棒隊來美參賽,芝加哥僑界設宴款待,陳志源也親臨會場為小將們加油,鼓勵要有理想、目標,報導標題「築夢踏實」。

2005年,傅鶴鳴成立王建民紐約後援會。(記者呂賢修╱翻攝)
2005年,傅鶴鳴成立王建民紐約後援會。(記者呂賢修╱翻攝)

曹錦輝、王建民 再創社區話題

少棒賽則修改後,僑界寂靜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曹錦輝、王建民出現。

2003年8月,傅鶴鳴做了全新的加油看板「曹將軍,加油」,靈感來自中餐左宗堂雞的左將軍。曹錦輝在科羅拉多洛磯隊時,第五場出賽,對戰紐約大都會隊,他也組團,帶了大看板,到現場加油。當時報紙報導,曹錦輝投了五又三分之二局,還擊出一支二壘安打。

2005年,他率先成立王建民紐約後援會,邀民眾組隊一起去看王建民。報紙報導,4月30日是周六,有商家贊助2000張票,讓大家免費看球,可見熱潮。隔天,地方版頭條標題是:「王建民大將風,華裔球迷瘋狂」,報導他投了七局、81球,有54個好球,許多台灣留學生不顧期末報告與考試,就是想在大聯盟球場親眼看王建民打球。

紐約每日新聞報導王建民初登投手板,已有眾多台灣球迷在現場加油。(記者呂賢修╱翻攝...
紐約每日新聞報導王建民初登投手板,已有眾多台灣球迷在現場加油。(記者呂賢修╱翻攝)

因為與紐約每日新聞(NY Daily News)的編輯是朋友,經由他介紹,同一天報紙報導王建民初登投手板,已有眾多台灣球迷在現場加油,搭配王建民放大全版照片,以及觀眾席的中華民國國旗。

大都會隊球場是小將們必訪的朝聖景點。(記者呂賢修╱翻攝)
大都會隊球場是小將們必訪的朝聖景點。(記者呂賢修╱翻攝)

看球賽、辦活動,傅鶴鳴認為是一種堅持。包含2001年起陸續舉辦大都會棒球隊球場的亞洲之夜、中國之夜、台灣之夜等,由於常贊助活動,他在該球場開過五次球。本身從事旅遊業,他表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也許是職業病,這些年,相較看球賽,他對組團看比賽更有興趣,喜歡辦活動,因為愛看別人參與時的快樂神情。

日本 王建民 威廉

上一則

養生/酪梨沒保存好 恐吃進自由基 冷藏前要做這一步

下一則

旅遊/駕車駛向賭城 覽沿途風光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