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報稅季/提醒篇/稅法有修改 今年報稅要小心

珍珠奶茶登Google首頁 一日限定互動遊戲快去玩

旅遊/順著多瑙河 悠遊東歐名城

造訪維也納最大的盛事,當然是去國家歌劇院聆聽小史特勞斯及莫札特的交響樂。(圖皆由作者提供)
造訪維也納最大的盛事,當然是去國家歌劇院聆聽小史特勞斯及莫札特的交響樂。(圖皆由作者提供)

被新冠疫情捆綁了兩年多的憂鬱,終於到達了釋放的時刻;即使歐洲的疫情還沒有得到充分的控制,老妻和我還是決定參加早已訂下的3月下旬多瑙河(Donau)遊船之行,因為人生有時也該冒險才是。

帕索 三色河流交匯

帕索(Passau)位於德國及奧地利邊界,是三條河流的交匯處,棕色的因河(Inn)和黑色的伊爾茨河(Ilz)在此地注入淺色的多瑙河,三色河水併流了相當長的一段才逐漸混成一色,讓我想起中國,涇渭分明的兩條河併流的現象。

船位共有190個,這次遊客只有90多人,東方人卻過半,難道只有我們不畏懼病毒嗎?

不過船上的檢驗措施做得很到位,每人每天清晨起床後都要把唾液裝入小試管中交給船公司,最後下船那天會領取到一張陰性證明,就能登機回家。

第二天早餐後,我們就下船進城徒步遊覽。導遊帶領我們走過一條地磚漆成五顏六色的長巷,這條巷子是多瑙河氾濫時,洪水奔流的通道。別看平時河水像個嫻淑少婦般靜靜流動,一旦發怒,千軍萬馬都攔不住;一些屋子的牆上還刻了歷次大水氾濫的高度,最大的一次居然淹到離地面三公尺高的地方。

St. Stephen Cathedral教堂有著歐洲最大的管風琴,有1萬797...
St. Stephen Cathedral教堂有著歐洲最大的管風琴,有1萬7974根管子。(圖皆由作者提供)

接著參觀聖斯德望主教座堂(St. Stephan’s Cathedral),在歐洲無論大城小鎮幾乎都有教堂,帕索只是一個中等城市,可是此教堂有著歐洲最大的管風琴,有1萬7974根管子,僅次於坐落在美國猶他州鹽湖城摩門教堂裡的世界最大管風琴。此外,這教堂裡一共有五座管風琴,恐怕也是世界紀錄了。

林茨 莫札特作曲地

林茨市(Linz)人口只有20萬,卻是奧地利的第三大城,像許多歐洲的城市一樣,城中心有個大廣場。導遊領著我們一路遊覽,到了一棟樓房前面停下,說這樓房很有名;因為偉大音樂家莫札特在來往維也納及他成長的薩爾斯堡時,每次都會在這棟樓上的一間房裡停留一宿。有一次,莫札特受邀在林茨市舉行一個音樂演奏會,因為樂稿留在維也納,莫札特就在三天內寫出了他的第36號交響樂──林茨交響曲。

郵輪停泊的碼頭邊不遠、步行可到之處有一棟像一座大橋般的建築物,就是本地的「現代藝術博物館」。我們從市中心回來,在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後,我就獨自拜訪了這家收費10歐元(10.5美元)的博物館。三層樓裡陳列了數百件畫作和雕塑,我對現代藝術不在行,參觀只是好奇而已,其中有一幅人頭蛇身畫作,讓我想起了卡夫卡的名著 「變形記」。

人頭蛇身的畫。(圖皆由作者提供)
人頭蛇身的畫。(圖皆由作者提供)

維也納 聆聽大師交響樂

舉世聞名的許多音樂家都在維也納(Vienna)成就了一番事業,例如海頓、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史特勞斯等,位居市中心的國家歌劇院就時常演奏這些大師的作品,當然包廂票價不菲。

不過平民化的入場費只要4歐元(約4.22美元),而且前面的廣場可以讓民眾免費觀賞由大屏幕放映的廳裡演奏實況,可見維也納人民酷愛音樂的程度。

午餐後去參觀統治奧匈帝國368年的哈布斯堡帝國(Habsburg Empire)時期建構的夏宮(Schonbrunn Palace);為了不讓大權旁落,此家族是典型的近親繁殖王朝,結果男丁們都多病、發狂、早夭,最特別的是家族成員都有一個突出的尖長下巴。

這座夏宮是1740年至1750年間由女皇瑪麗亞特蕾莎(Maria Theresa)建造的,進門的大廳地上都是由許多六角形的木塊拼湊而成,至今仍然完好;很多房間牆壁及天花板上都有鍍金的雕飾,據說都是23克拉、接近純金的金粉,而且是用松鼠尾巴毛製作的刷子塗抹上去的。還有兩間屋子裡,竟然是由中國的米紙繪畫裝飾的,可見全世界都一樣,「遠來的和尚會念經」。

造訪維也納最大的盛事,當然是去國家歌劇院聆聽小史特勞斯及莫札特的交響樂。晚餐後大夥上車直奔歌劇院,小史特勞斯作的「藍色的多瑙河」圓舞曲自然是重頭戲,今晚剛好也演奏了莫札特的「林茨交響曲」,我們真是適逢其時。

布拉提斯拉瓦 宮殿華美

下一站是斯洛伐克的布拉提斯拉瓦市(Bratislava),遊覽車開進市區,這個國家一向不富裕,又是從以往的共產國家分離出來的,看得出公共設施都比奧國差了一截,街道相當狹窄,有時遊覽車轉個彎也要費不少周章。

導遊帶我們拜訪了從前為奧匈女皇所建的皇宮,現在變成了國會大廈,從此處可以遙望整個市區,遠處草原就是匈牙利的國土。

既然從前是皇宮,建築當然美輪美奐,光是前面的一片廣場,就是用小於半個手掌的小石塊拼貼出來的,我粗算了一下,大約有7、8萬片,這樣的建造必定花費了無數的人工。

佩斯城一塊懸掛在街旁的「鐵幕」。(圖皆由作者提供)
佩斯城一塊懸掛在街旁的「鐵幕」。(圖皆由作者提供)

遊覽車開回郵輪的途中,經過了俄羅斯大使館,看到有一幅烏克蘭國旗掛在街邊。在路上也第一次見到了兩個乞丐,在奧地利和德國都沒看到過。車子又開過一塊街邊的石碑,上面刻畫著人民感謝蘇聯紅軍在二戰後解放捷克斯洛伐克的紀念文字;只是沒想到,後來紅色共產的統治,跟納粹的暴政仍是一丘之貉。

布達佩斯 匈奴後代之城

此行的終站是匈牙利國的布達佩斯市(Budapest)。匈牙利人的祖先是漢人的大對頭匈奴人,在西元896年到達了布達佩斯後就留下來,經過超過1000年和歐洲白種人的混血,在街上已經看不出一點亞洲人的面貌特徵了。

多瑙河把此城分割成山區的布達城及平原的佩斯城,遊覽車先帶我們到佩斯城轉了一圈,導遊指著一塊懸掛在街旁的「鐵幕」,介紹它是為了紀念共產政權的消亡而建立的。

車子過了橋到達布達城山頭的馬加什教堂(Matthias Church)。我們停留的每一個城市,導遊都會帶領大家去參觀當地最大的教堂,對於信天主教的妻子來說,每個教堂都有其神聖之處,她也一定會花1歐元(約1.05美元)去點燃一支小蠟燭來為家人祈福。

這次旅遊我們的運氣奇佳,每天都是艷陽天。在城中心閒逛時我注意到一個現象,就是手表店極多,中國俗語說「十步之內,必有芳草」,在歐洲我可以說「百步之內,必賣手表」。還有,在歐洲各地遊玩時,記得身上要帶一些零錢,因為上公共廁所是要收費的,從20歐分(約0.21美元)到1歐元不等,布達佩斯最貴,假如沒零錢,需要方便的時候就不太方便了。

疫情趨緩,終於能乘郵輪遊多瑙河,圖為船停泊碼頭邊。(圖皆由作者提供)
疫情趨緩,終於能乘郵輪遊多瑙河,圖為船停泊碼頭邊。(圖皆由作者提供)

在布達佩斯七座橫跨多瑙河之一的大橋上,我凝望著千古以來一直靜靜地、汨汨地流淌著的河水。想起了明代才子楊慎所填寫「臨江仙」詞中的:「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和「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又回憶起以往自己填的「一翦梅」詞句:「問卿何處把夢拋?來也悄悄,去也悄悄。」想來可不正是曾經發生、正在發生、以及將要發生的所有人間事,一個最佳註腳嗎?

周刊旅遊迎投稿

1.投稿電郵:[email protected]

2.來稿限3000字以下,旅遊中有無要注意事項或交通須知,歡迎一併寄出。

3.照片檔案限JPG檔,不宜過小隨信寄送,並附註圖說。

歌劇 交響樂 疫情

上一則

移民信箱/入籍文件 須有國稅局報稅紀錄

下一則

旅遊/廣島遊 喟嘆戰爭與和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