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離兇手僅2米 舞星倖存者:以為掃射是除夕鞭炮

蒙市槍手陳友艮和被害者關係不明 行凶動機仍是謎

地產迷思/房產修繕 慎防工會介入

五月清涼芬芳的清晨,69歲的白律師剛剛完成大約3英里的晨跑,穿越繁華綠花似錦的大頸濱海Stepping Stone Park(墊腳石公園)以及綠葉覆蓋如群山深處的Kings Point Park(國王點公園)之後,開車回到大頸火車站旁邊的住家。今天他全程總共跑了44分鐘40秒,比他的目標45分整整快了20秒。他覺得頭腦清楚,輸送到全身的氧氣使他精神抖擻,他準備沖個澡之後便開始準備一天的工作,他覺得今天絕對會有一個好的開始。

白律師的住家離大頸的火車站只有兩條街,家旁邊都是合作公寓。白律師的家是那一條街唯一的一家庭房屋。緊鄰著白律師的住宅是一棟合作公寓,大約有70年的歷史。屋頂已經換過兩次、牆壁也都開始龜裂破損。合作公寓的董事會決議開始修繕,這棟公寓大概有100個單位,算是規模中等的合作公寓。前幾天白律師都看到工人在搭鷹架、搬運磚頭、水泥等建築材料,但是今天他卻一位工人也看不到。

公寓的大門前面的人行道上一邊立著一隻10英尺高的充氣的黑色橡皮老鼠,另外一邊立著一隻大約9英尺高的灰色充氣老鼠。兩台吹風的機器,轟轟地鼓動空氣把這兩隻老鼠漲得鼓鼓的。老鼠們張口大嘴,伸出長長的牙齒,兩支前肢爪牙畢張,猙獰兇狠。兩隻老鼠的中間停放著兩具掀開的棺材,棺材裡面躺著兩具扮成屍體的假人,現場氣氛陰森恐怖。

這些道具的旁邊停著一輛廂型車,這輛車除了車頭之外,三面車身都是電腦螢幕,上面不斷顯示出攻擊公寓董事會以及承包工程的非工會包工的字句,罵他們不守信用、剝削勞工、損害工人的權益。另外有3-5名大鬍子以及手臂刺青的大漢,拉著嗓門大叫「Shame on the Board (董事會的恥辱)」。兩輛車不斷用大聲量播出進行曲和口號,兩條街以外都可以很清楚地聽到這些喧嘩聲。白律師和鄰居們都苦不堪言,可是沒有人敢去請這些人降低聲量。

工程沒得標 工會竟鬧事

到了晚上,白律師過去和公寓的管理員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管理員苦著一張臉說他也不完全清楚。當初工程招標的時候,工會有人來投票,但是他們投標的價格比其他參加投標的包工們高出大約50-80%。董事會沒把工程發標給他們是意料中的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工會找人到公寓門口示威,把住戶吵得不得安寧,也把工人嚇得不敢上工。

這種喧嘩的情形連續了兩個星期,有一天示威行動突然停止。一大清早兩輛轎車停在公寓的大門前面,車裡走下了四位壯漢。這時候公寓裡走出一位中年人,雙方在空蕩的街道上談了大約5分鐘。後來中年人把手上的一個牛皮紙袋交給一位看起來像是領頭的一位大鬍子,兩個人握握手,中年人拍拍大鬍子的肩膀,走回公寓裡去。隔天公寓的建築工人回復工作。白律師詢問公寓的管理員到底怎麼擺平工會的事,管理員只是聳聳肩膀說「有錢能使鬼推磨」。

白律師是房地產律師,他沒有直接和工會交手的經驗,但是在他數十年的律師生涯裡,他碰到過幾件和工會有關的衝突。2012年他有一位客戶在紐約West Chester(西徹斯特區)從事一座大型商業中心的開發商,建價大約8600萬。他向銀行貸款,銀行批准他的申請,但是批准書上有一條,要他雇用一位帶槍的貼身保鏢,24小時形影不離地保護他。銀行認為工會會給這位貸款人帶來很大的困擾,這些困擾很有可能會升級為貸款人的人身安全威脅,為了保護銀行的權益,銀行規定貸款人必須24小時都有帶槍的護衛人員保護。

2021年白律師有一位客戶要購買曼哈頓的一棟旅館大樓,這棟旅館的員工在2019年加入工會。2019和2020年旅館的盈利減少了一半,從500萬掉到250萬。從賣主提供的財務報表,買主發現主要的問題出在於旅館的人工成本上漲大約75%。根據賣主的說法,人工成本上漲的原因是因為旅館員工加入工會。一方面工人的薪水增加,另外一方面工會減低員工的工作量,增加員工的人數,旅館的人工成本不可避免地大幅上漲。賣價6800萬的旅館,盈利一年只有250萬,回報率3.68%非常低。

這筆交易後來因為白律師並不完全瞭解的複雜原因流產,而且當事人還到紐約東區聯邦法院打訴訟,爭奪買賣定金的歸屬權。但是白律師相信除了投資回報率太低之外,買主寧可到法院打官司,也不肯過戶的主要原因是不願意和工會打交道。

本案啟示:

1.工會的議題百年來在紐約延燒不斷。為了選票,紐約市政府大力支持工會,為了荷包,雇主們對工會敬而遠之。紐約州的法律規定員工有組織工會的權利,雇主不得阻撓。今天沒有工會的公司,明天很可能員工投票加入工會。準備從事中大型地產投資的投資人對於工會的介入,必須非常小心。

2.最近最吸引大眾注意力的勞資新聞,莫過於牽扯到紐約州第二大雇主的亞馬遜(Amazon)的工會化。

一年前亞馬遜完全沒有工會的存在,但是在今年4月擁有大約6000員工的亞馬遜在紐約甘迺迪機場(JFK)的倉庫,員工們投票以2654:2131(5.5%的差距)通過參加工會。短短幾個星期之後,亞馬遜在史丹頓島的倉庫工會卻以618:380慘敗。亞馬遜以傳統資本主對抗工會的方法和工會抗爭,這些方法包括開講座說明工會沒有保障工人工作的能力、貼標語、提高工人工資、高薪聘請專家來說服勞工投票反對工會的組成等。

這些做法雖然沒有什麼新意,但卻成功地阻止工會組織在亞馬遜的擴張。很明顯的就是在工人中間,對工會是否能保護工人的權利、增進工人的利益還是有相當強烈的爭論。勞資雙方的爭執在紐約州應該會愈演愈烈。

3.本案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作者為紐約執業律師)

旅館 亞馬遜 貸款

上一則

養生/選對太陽眼鏡 護目兼防疫

下一則

移民信箱/I-485被拒可能不大 可用EAD工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