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巴拉圭籲台投資10億穩邦交 人民需「實實在在的好處」

1年半前結婚、捐鉅款 貝佐斯前妻申請與第2任丈夫離婚

封面故事/在美墮胎…華女分享經歷引共鳴

大法官擬推翻保障婦女墮胎權案例的消息傳出,在全美各地引起有如發生超強地震的驚駭反應。圖為紐約市街頭示威活動,舉出六名保守派大法官牌像 ,表示抗議。(Getty Images)
大法官擬推翻保障婦女墮胎權案例的消息傳出,在全美各地引起有如發生超強地震的驚駭反應。圖為紐約市街頭示威活動,舉出六名保守派大法官牌像 ,表示抗議。(Getty Images)

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於5月初獨家披露,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艾里托(Samuel Alito)在尚未公開的主要意見書草稿中寫道,最高法院將推翻1973年攸關婦女墮胎權的里程碑判例「羅訴韋德案」(Roev. Wade),即聯邦保障墮胎的憲政權利;若意見書屬實,將會對後續墮胎行為產生巨大影響,改變美國女性生殖權的樣貌。

大批華裔民眾反對取消墮胎權,手舉中文標語呼籲女性生育自主。(本報檔案照)
大批華裔民眾反對取消墮胎權,手舉中文標語呼籲女性生育自主。(本報檔案照)

羅訴韋德案 恐遭推翻

艾里托在意見書中寫道:「羅訴韋德案打從一開始就錯得離譜,論述理據薄弱,這項決定造成嚴重後果,羅訴韋德案和凱西案不僅未能解決全國性的墮胎議題爭端,反而引起辯論並深化分裂。」

該消息很快獲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確認,全美譁然。

最高法院擬推翻墮胎合法化判例,支持墮胎權的婦女上街發聲。(路透)
最高法院擬推翻墮胎合法化判例,支持墮胎權的婦女上街發聲。(路透)

墮胎權支持者陸續在全美各地組織數百場示威遊行,譴責最高法院醞釀推翻1973年攸關婦女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大批華裔民眾參與,反對身體被法律定義。

兩年前新冠病毒在美爆發之際,北美微論壇(www.moonbbs.com)上發表一篇匿名華人作者撰寫的文章,題目是「在美國人流經歷」,詳細記述了作者在美國做人工流產(也稱墮胎)的經過;在文章最後,作者寫道:「大家要是還有什麼問題,可以給我留言。」

自曝經歷 引發熱烈討論

該文章引發熱烈討論,文後跟帖多達八頁;一名男讀者跟帖說,「妳這樣的人我見過的不是第一個,不過還能來論壇介紹經驗的,妳確實是第一個。」

文章作者住在北卡,年齡「在25歲至30間」,無男友,偶爾和男性「玩一玩」,且是和同一個人。「每次我都確認有沒有使用安全套,事後如果覺得有可能懷孕,會吃一粒緊急避孕藥。」

這次月經過期的四天後,她感覺有些不對,用測孕棒測了一下,震驚不已,特別焦慮。心裡面有好多疑問:州府讓不讓墮胎?新冠病毒流行期間會不會暫停流產手術?懷孕會不會影響工作?

有的墮胎者選用藥物流產,擔心疼痛時間長、作用不徹底。(Getty Images)
有的墮胎者選用藥物流產,擔心疼痛時間長、作用不徹底。(Getty Images)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找診所預約。一開始,她預約了藥物流產,後來看了一些文章,說藥物流產要痛好幾個小時,還可能不徹底。「我越看越緊張,再打過電話去問,接線員說也可以做人工流產,我馬上改成了人流。」人流手術只需要十幾分鐘,有麻醉,成功率更高,醫護人員一直在旁邊,而且人流可以一天就完事。藥流費用較高,要450元,而人流要380元。

她不想麻煩上班的朋友,也沒有家人,更是懶得理「那個讓她懷孕的人」,於是就求助一個非裔朋友鄰居,鄰居大哥平時抽大麻,只說了一句I’m always here for you(我隨時恭候)。按照預定時間,鄰居大哥把她送到了診所,簽了字,留下電話,複印了駕照,然後把她的所有隨身物品拿走,包括手機。

在手術過程中,她感覺肚子裡面一陣劇痛,根本動不了身體,疼痛消失後,她就又失去了意識。「迷迷糊糊中,護士把我拉了起來,我根本沒有睜眼,只感覺自己差點摔倒。」護士給鄰居大哥打了電話。她從早上10時進診所,到中午1時左右出來,一共在裡面待了差不多3小時。第二天,她已經不覺得疼,只是下面「每天流一點點血」。

跟帖者眾 分享或傾訴

文章刊登後,許多讀者當天就跟帖,多是談論墮胎的經過以及討論是藥物流產好還是手術流產好。隨後,有些跟帖者開始講述自己的墮胎經歷及其原因。

一名跟帖者寫道:「我上個月也送走一個孩子,身體還在慢慢恢復中。就像電影『原諒他77次』裡阿SA說周柏豪『你像個孩子一樣,我怎麼嫁給你』。我可以給自己一個教訓,但是我不能讓這個孩子在我明知道他未來的情況下跟著我受苦,因為我就是苦來的……說我自私也好,任性也罷,牢記教訓。」

一名跟帖者表示,她將要獨自去墮胎,心裡很慌;一開始以為只是姨媽來遲了,因為之前也鬧過一次烏龍,就也沒告訴對象,怕又是烏龍。後來時間一久就覺得不對勁,但疫情爆發後因為隔離令,無法出門;「我不敢告訴父母,也不敢上網買驗孕棒,怕父母拆包裹看到。」兩個月沒來月經,實在慌得不行。「這期間,我也沒和對象說,因為他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和我一起擔心而已。」她擔心自己出去太久父母會起疑心,就也不敢要全身麻醉,就和診所約了局部麻醉。

多州都實施新法限縮墮胎權,圖為密西西比州的一個墮胎診所。(路透)
多州都實施新法限縮墮胎權,圖為密西西比州的一個墮胎診所。(路透)

還有一名女士給原作者去信,問墮胎需要多少天。「因為娃缺少了染色體,我下周準備人流了。」護士說手術分為兩天,第一天放一根類似吸管在陰道,然後讓陰道軟化,第二天一早進行手術。「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很害怕。」

紐約律師陳梅在讀法學院前,曾經在一家流產診所服務十年,了解墮胎診所的情況。她說,大約60%的孕婦是吸毒婦女,她們用性去換取毒品,導致懷孕;20%的孕婦是職業婦女,為了保留目前的工作,不能要孩子。另外20%的孕婦是一夜情、準備離婚者及其他原因,不想生這個孩子。有的華人女性與男人有了一夜情,結果懷孕了;有的雖然結婚後懷孕,但是擔心影響工作,就決定不要這個孩子。

選擇性墮胎 占絕大多數

艾蘭.古特瑪賀研究所(Alan Guttmacher Institute,簡稱AGI)發表三篇探討美國墮胎原因的研究報告。在2016年1月18日發表的第三篇報告中,研究者認為,在美國大約98.3%的墮胎是選擇性的,包括社會經濟原因或節育。選擇性墮胎的原因有出於經濟原因以及可能各種性別選擇、選擇性減少多胎妊娠,包括孕婦太年輕、不成熟、沒有準備好承擔責任;避免改變生活、單身母親或與性伴侶關係不好、孩子已經夠多了、性別選擇。

報告認為,「硬案例」墮胎被誇大了。美國「疑難案件」中墮胎的百分比估計如下:強姦懷孕的案例為0.3%;因亂倫而墮胎是0.03%;危及產婦生命的墮胎為0.1%;因孕產婦健康的墮胎是0.8%;由於胎兒健康問題而墮胎是0.5%。

目前,紐約市有人口820萬,社區人士估計,紐約市華人居民約占總人口的10%。在紐約市,華人診所日益增多,大約有兩、三百家。記者按照在報紙上刊登廣告的幾家婦產科診所打電話要求採訪,但所得無幾。

德州的墮胎法比較嚴格,孕婦選擇去路易斯安納州做墮胎手術。(美聯社)
德州的墮胎法比較嚴格,孕婦選擇去路易斯安納州做墮胎手術。(美聯社)

一家診所的男經理表示,他們診所墮胎的病人「很少,不值一提」。他表示,過去診所有做無痛墮胎,但新冠疫情爆發後,衛生管理部門對做手術的要求非常高。同時,紐約州政府在疫情以前就規定,做無痛墮胎要有手術室,還要配備麻醉師。因此,墮胎手術要去手術中心做,很麻煩就不做了。

也有的婦產科診所前台表示,他們診所不墮胎,要去專門的診所做,並提供兩個診所的號碼。記者打第一個號碼過去,接電話小姐表示,醫生比較忙,沒有時間接受採訪;另外一個診所的電話無人接聽。

墮胎話題爭議大,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市的反墮胎「威斯康辛家庭行動」總部辦公室遭人縱火...
墮胎話題爭議大,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市的反墮胎「威斯康辛家庭行動」總部辦公室遭人縱火攻擊。(美聯社)

爭議性太大 醫生噤口

仁德醫生集團(Rendr Care)是紐約市華人最大的綜合醫療集團,以內科家庭醫生為主體,擁有心臟、腸胃、血液、腫瘤、耳鼻喉、婦產等多種專科。目前,仁德擁有超過80名醫生,30多個診所。該集團的媒體聯絡人Ruby最初接受採訪邀約,但幾天後回信表示:「實在不好意思,產科醫生覺得這話題爭議性很大,診所現在就時常會收到不好的信息,不方便接受採訪。」

一名在曼哈頓大醫院擔任婦產科醫生的華人最初接受了採訪預約,但採訪結束後要求匿名,文章寫好後又要求不要見刊。她表示,做墮胎手術的醫生都遭受過生命威脅,因為有人反對墮胎,醫生都不願意在媒體上談論此事。

過去幾十年來,美國的墮胎率一直在穩步下降,根據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DC)的數據,美國的墮胎率在1981年達到頂峰,在15至44歲的女性中,每1000人中有29.3人墮胎;2019年,該比率降為11.4,墮胎率下降了五分之三。

也有診所為墮胎者提供墮胎服務。圖為一婦產科醫生遷到阿拉巴馬州,為孕婦做墮胎手術。...
也有診所為墮胎者提供墮胎服務。圖為一婦產科醫生遷到阿拉巴馬州,為孕婦做墮胎手術。(美聯社)

2021年11月26日,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發布2019年美國墮胎監測報告;報告總結了49個地區(47個州、華盛頓DC和紐約市)自願提供的2019年合法人工流產數據,但不包括加州、馬里蘭州和新罕布夏州的數據。總之,這49個區域2019年共有62萬9898例墮胎,1000名15至44歲女性中有11.4例流產。

紐約市墮胎率 遙遙領先

統計發現,20多歲的女性占流產者的56.9%。其中,20至24歲和25至29歲女性的墮胎占比分別為27.6%和29.3%。而且,她們的墮胎率最高,每1000名20至24歲和25至29歲女性中有19.0和18.6次墮胎。相比之下,15歲以下和40歲以上年齡組的流產率最低,分別為0.2%和3.7%。

最高法院可能推翻保障婦女墮胎選擇權,令婦女恐慌。40歲的華裔田雪莉醫生與約50位...
最高法院可能推翻保障婦女墮胎選擇權,令婦女恐慌。40歲的華裔田雪莉醫生與約50位醫生在全美允許墮胎的州提供墮胎醫療服務。(路透)

不同地區的墮胎率存在差異。例如,懷俄明州1000名15至44歲女性中墮胎數為0.3次,而紐約市的同年齡組女性中是27.2次,懷俄明州活產墮胎比率為1000名活產嬰兒比5名墮胎,而紐約市為1000名活產比501次墮胎。紐約市的墮胎率和活產墮胎比率都要高於邊遠地區。

墮胎也因為族裔的不同而不同。白人女性和非裔女性在所有墮胎中占的百分比最大,分別為33.4%和38.4%,西語裔女性為21.0%,其他種族的比率為7.2%。而白人婦女的墮胎率最低,每1000名婦女墮胎6.6次,活產墮胎比率為每1000名活產嬰兒比117次墮胎。非裔婦女的墮胎率最高,每1000名婦女墮胎23.8次,活產墮胎比率為每1000名活產嬰兒比386次墮胎。

報告顯示,未婚婦女墮胎比率最高。在42個報告地區中,已婚婦女占墮胎人數的14.5%,而85.5%墮胎者是未婚女性。已婚婦女的活產墮胎比率為每1000活產嬰兒比46次墮胎,而未婚婦女每1000名活產中比394名流產。

反對墮胎人士在德州達拉斯市一家墮胎診所外,舉牌抗議。(美聯社)
反對墮胎人士在德州達拉斯市一家墮胎診所外,舉牌抗議。(美聯社)

墮胎 手術 紐約市

上一則

料理功夫/貓飯和鳥飯

下一則

旅遊/沙林納斯史坦貝克中心 認識文學泰斗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