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上海新增染疫人數再度回升 連5天社會面清零終止

精神評估僅談15分鐘 水牛城槍手:美醫療是笑話

大仁說財經/物價飆升 政治風暴蠢動

斯里蘭卡物價飆升,人民只得上街抗議。(歐新社)
斯里蘭卡物價飆升,人民只得上街抗議。(歐新社)

當人們在2011年走上埃及街頭時,抗議者高呼自由和社會正義、還有糧食。由於小麥等商品價格飛漲,主食成本飆升,曾讓當時的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感到憤怒。

但在「阿拉伯之春」十多年後的今年,由於新冠疫情、惡劣天氣和氣候危機打亂了農業並威脅到數百萬人的糧食安全,全球食品價格再次飆升。今年稍早已經達到史上最高水平。然後是俄羅斯烏克蘭發動戰爭,讓情況變得更糟,同時也引發了另一種日常必需品燃料成本的飆升。

種種因素的結合可能會引發一波政治不穩定,讓那些已經對政府領導人感到沮喪的人被物價上升推到了極限。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資深研究員、非洲開發銀行前首席經濟學者阿雷茲基(Rabah Arezki)說,「這真的非常令人擔憂。」

近來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和秘魯的動盪凸顯出這種風險。在斯里蘭卡,因汽油和其他基本商品短缺而爆發抗議活動;巴基斯坦兩位數的通貨膨脹削弱了對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的支持,迫使他下台;秘魯最近因燃油價格上漲引發的反政府抗議活動造成至少六人死亡。但預計政治衝突不會僅限於這些國家。

全球風險諮詢公司Verisk Maplecroft中東和北非分析師肯尼爾(Hamish Kinnear)表示:「人們還沒有感受到物價全面上漲的影響。」

阿拉伯之春的教訓

在2010年始於突尼西亞、2011年蔓延至中東和北非、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的反政府抗議活動前夕,食品價格急劇攀升。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食品價格指數在2010年達到106.7,並在2011年躍升至131.9,創歷史新高。

一位阿聯酋評論員在2011年1月寫道:「26歲的突尼西亞水果攤販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並不是因為不能寫博客或投票而自焚。」布瓦吉吉因自焚而在阿拉伯世界引爆了革命。「他會自焚是因為無法再忍受看到家人慢慢消亡,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因為極度飢餓。」

各個國家的情況各不相同,但總體情況很清楚,小麥價格飆升是主要問題。

現在的情況比當時更糟糕,全球食品價格剛剛創下歷史新高,最新公布的FAO食品價格指數在3月達到159.3,比2月上漲近13%。烏克蘭是小麥、玉米和植物油的主要出口國,烏克蘭的戰爭以及對小麥和化肥的主要生產國俄羅斯的嚴厲制裁,預計將在未來幾個月刺激價格進一步上漲。

國際農業發展基金會負責人洪博(Gilbert Houngbo)上個月說,「烏克蘭40%的小麥和玉米出口到中東和非洲,這些國家早已面臨飢餓問題,進一步的糧食短缺或價格上漲可能會引發社會動盪。」

更痛苦的是能源價格飆升,全球油價較一年前高出近60%。煤炭和天然氣的成本也在飆升。

許多政府都在努力保護其公民,但為了度過2008年金融危機和2020年新冠疫情而大量舉債的脆弱經濟體情況最悲觀。隨著經濟成長放緩,損害本國貨幣,讓它們更難償還債務,維持對食品和燃料的補貼將變得困難,尤其是在價格持續攀升的情況下。

阿雷茲基說,「各國面臨負債累累的境地。」「因此它們幾乎沒有緩衝力來試圖遏制如此高的價格帶來的緊張局勢。」

世界銀行指出,在入侵烏克蘭前夕,近60%的最貧窮國家「已經陷入債務困境或處於高風險之中」。

緊張局勢正在醞釀

亞洲:擁有2200萬人口的島國斯里蘭卡,一場經濟和政治危機已經沸騰,抗議者無視宵禁走上街頭,政府部長集體下台。

由於債務水平居高不下和以旅遊業為重心的經濟疲軟,斯里蘭卡被迫消耗外匯儲備;讓政府無力為能源等關鍵進口商品支付費用,造成嚴重的短缺,迫使人們花費數小時排隊購買燃料。

其領導人還讓其貨幣斯里蘭卡盧比貶值,試圖藉此獲得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救助。但這只讓其國內通貨膨脹變得更糟。該國1月通膨達到14%,幾乎是美國物價上漲速度的兩倍。

巴基斯坦議會對領導人進行不信任投票,將他趕下台並推翻了他的政府。雖然他的政治面問題可以追溯到好幾年前,但由於食品和燃料成本飆升以及外匯儲備枯竭等經濟管理不善的說法,讓事情變得更糟。

Verisk Maplecroft的肯尼爾說:「經濟混亂的程度已經讓大家聯合起來反對伊姆蘭汗。」

中東和非洲:至於其他位於中東嚴重依賴自黑海地區進口糧食、並且經常向公眾提供慷慨補貼的國家,專家們也在關注是否出現政治困境的跡象。

在黎巴嫩,去年由於政治和經濟崩潰,近四分之三的人口生活在貧困之中,該國有70%至80%的進口小麥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在2020年貝魯特港口的爆炸中,關鍵的糧倉也被摧毀。

而作為全球最大小麥買家的埃及,其龐大的麵包補貼方案已經面臨巨大壓力。該國最近因價格飆升對未獲補貼的麵包設定固定價格,並試圖改從印度和阿根廷等國進口小麥。

阿雷茲基說,據估計,世界上70%的窮人生活在非洲,非洲大陸也將「非常容易」受到食品和能源價格上漲的影響。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表示,伊索比亞、索馬利亞、南蘇丹和布吉納法索等國的乾旱和衝突,給非洲大陸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造成了糧食安全危機。它說,未來幾個月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

非洲大陸部分地區的政治不穩定已經在加劇。自2021年初以來,西非和中非發生了一系列政變。

歐洲:即使是經濟較發達的國家,雖有更大的緩衝來保護公民免受痛苦的物價上漲影響,但也沒有足夠工具來充分緩衝這種打擊。

4月初,數千名抗議者聚集在希臘各地城市,要求提高工資以應對通貨膨脹。而法國總統大選領先正在縮小,因為極右翼候選人雷朋(Marine Le Pen)大肆宣揚她降低生活成本的計畫。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政府上月表示,正在考慮發放食品券,以便中低收入家庭能吃得起飯。

烏克蘭 俄羅斯 通貨膨脹

上一則

移民/投資移民EB-5新法 5月14日生效 最低投資額增至105萬

下一則

大仁說財經/上海封城 全球經濟震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