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批太晚擊落中國氣球 共和黨議員:拜登試圖掩蓋

中國學者直言:南海局勢要比台海危險得多

娛樂/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導演 濱口龍介把自己當觀眾

濱口龍介執導的「在車上」獲得第94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他分享自己的拍片哲學就是「觀眾就是我自己」。(取材自IMDb)
濱口龍介執導的「在車上」獲得第94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他分享自己的拍片哲學就是「觀眾就是我自己」。(取材自IMDb)

日本導演濱口龍介執導的「在車上」(Drive My Car)獲得第94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典禮過後,他分享自己的拍片哲學就是「觀眾就是我自己」。「在車上」改編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編小說「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劇情講述一名舞台劇演員家福悠介在意外喪妻兩年後,與司機美沙紀相遇並在兩人對談中獲得心靈解脫的故事。

談執導 心中默默有把尺

濱口龍介在領獎之後被問到「身為日本導演,這部電影獲得美國電影獎的肯定,取得跨文化的成功。請問在拍片的時候,如何想像觀眾的樣貌?」濱口龍介回答:「當我在執導一部電影時,我並不一定會去想像觀眾的樣貌。」

「在車上」拿下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日本電影睽違13年再度獲得此獎項。(取材自IM...
「在車上」拿下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日本電影睽違13年再度獲得此獎項。(取材自IMDb)

濱口龍介解釋,自己本身是一個愛看電影的觀眾,「我喜歡看別人拍的電影,因此我有自己的一把尺。所以事實上,當我在拍電影的時候,我真正在想的事情是我個人的標準,還有我目前所做的是否符合我的標準」,他並透過翻譯回答:「換句話說,觀眾幾乎就是我自己。」

但濱口龍介也說,拍片的時候心中也不是完全沒有觀眾。他說:「我認為,因為標準是來自於我看了這麼多的電影,我也必須在心裡相信觀眾的存在,才能藉由電影與觀眾發生共鳴。基於這樣的信念,我的電影獲得來自全世界的迴響,真是太好了。」

「在車上」改編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編小說「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取材自IMDb...
「在車上」改編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編小說「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取材自IMDb)

掀共鳴 符疫下人們處境

濱口龍介分析,他電影的主題與疫情下人們的處境產生共鳴。他說:「這部電影在談的內容是生命中的失去經驗,如何在失去所愛之後繼續活下去,這正好符合在疫情之下,數百萬人死亡與失去所愛的情形,因此與觀眾產生共鳴。」

手拿著奧斯卡小金人,濱口龍介說:「兩年前南韓導演奉俊昊以『寄生上流』一片得獎時,看他單手很輕鬆拿起奧斯卡小金人,還以為很輕,沒想到自己拿著,才知很重,感到驚訝。」 

「在車上」拿下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也成為導演瀧田洋二郎執導的「送行者」之後,睽違13年再度獲得此獎項的日本電影。

「在車上」劇情的另一主軸描述舞台劇「凡尼亞舅舅」的排練過程。「凡尼亞舅舅」改編自...
「在車上」劇情的另一主軸描述舞台劇「凡尼亞舅舅」的排練過程。「凡尼亞舅舅」改編自安東契訶夫的同名小說。(取材自IMDb)

儘管最終沒有更進一步拿下大獎最佳影片,但「在車上」已是奧斯卡94年來,第一部獲提名最佳影片的日本電影,也是繼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執導的「小偷家族」後,時隔三年再有日本作品入圍最佳國際影片獎,這個獎項先前稱為最佳外語片。

獲讚賞 結合2文學大師

對於「在車上」一片獲獎,專攻俄羅斯及波蘭文學的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沼野充義指出,這部電影是「村上春樹、19世紀末俄國世界級短篇小說巨匠安東契訶夫(Anton Chekhov)、濱口龍介這三強鼎立的作品」。

「在車上」劇情的另一主軸描述舞台劇「凡尼亞舅舅」(Uncle Vanya)的排練過程。「凡尼亞舅舅」改編自安東契訶夫的同名小說。

濱口龍介成功拿到小金人,還說本來以為很輕,沒想到很重。(歐新社)
濱口龍介成功拿到小金人,還說本來以為很輕,沒想到很重。(歐新社)

沼野充義認為,濱口龍介在「在車上」中安排劇情,電影後半段呈現劇中劇。安東契訶夫對村上春樹來說,是一位很重要的作家之一,而濱口龍介堅持引進契訶夫作品的元素,又是另一種戲劇性的鋪陳。

沼野充義說,雖然這部電影是因為翻拍村上春樹的作品而引起話題討論,但從這部電影可強烈感受到安東契訶夫的存在感。這部電影之所以有戲劇張力,並非只有村上春樹、安東契訶夫這兩位大作家的加持,拍成電影等於是濱口龍介這位作家的作品。近三個小時的影片,觀眾透過觀賞就能沉浸在某種心領神會的情境。(取材自中央社)

​濱口龍介分析,「在車上」的主題與疫情下人們的處境產生共鳴。(取材自IMDb)
​濱口龍介分析,「在車上」的主題與疫情下人們的處境產生共鳴。(取材自IMDb)

電影 日本 導演

上一則

旅遊/從歐美到埃及 賞方尖碑

下一則

娛樂/奧斯卡最佳影片「樂動心旋律」聽見親情的聲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