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挺香港 延長保護在美港人不被驅逐兩年

舞社屠殺案兇手 5年未去「舞星」目前獨身常去老美舞廳

封面故事/YouTube博主馮氏兄弟 亞裔認同創作不歇

馮締文(左起)、馮締雄兄弟倆十年油管博主生涯,為亞裔認同感驕傲。(陳婉菱/攝影)
馮締文(左起)、馮締雄兄弟倆十年油管博主生涯,為亞裔認同感驕傲。(陳婉菱/攝影)

十年前,當自媒體時代興起之初,馮締文、馮締雄兄弟倆(Fung Bros)便加入了油管博主(YouTuber)的隊伍;一則「亞裔父母怎麼做」(THINGS ASIAN PARENTS DO)的視頻引爆網路,自此他們作為亞裔博主的代表,將美食、跨文化、以及族裔矛盾等用詼諧幽默的方式呈現給普羅大眾——「當你更努力地展現本源文化和歷史時,人們往往會更喜歡你。」

族裔矛盾 詼諧方式呈現

在馮氏兄弟位於曼哈頓的家中,有著他們視頻中熟悉的背景——曼哈頓大橋、孔子大廈與華埠,這一切對於作為全職內容創作者的他們,已經和生活融為一體。

馮締文說,爸爸在香港長大,媽媽則來自山東,「他們是尼克森打開國門後進入美國的第一批移民,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是人們口中的少數族裔模範(Model Minority)。」尤其是父親,作為第一批離開香港的留學生,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取得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後,便一直任職於波音公司。

「我們是在南西雅圖長大的。」兄弟倆說,這就是他們的故事不同於一些其他亞裔孩子的原因,那個社區20年前並不是那麼繁榮。

兩人也曾「狠狠」嘗試過融入主流社會,「我們家有個朋友,他有一半愛爾蘭血統和一半中國血統,是他開始鼓勵我們,在美國人眼裡,模範少數族裔本質上是『不酷的』,他基本上是從概略的角度給我們解讀,就像一個教練給球員們做戰略分析——買最新的籃球鞋、噴上髮膠,而不是加入學校樂團或沉迷於打電動。」

就是在這樣的體驗摸索中,兄弟倆漸漸獲得了作為亞裔的身分認同,馮締雄說,但這從來都不是順從和循規蹈矩,「我們要另闢蹊徑」,儘管受過儒家教育的父母對此非常反對。

在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就讀期間,馮締文就愛上了喜劇表演,他在召集校園活動中結識了韓裔喜劇演員鄭肯(Ken Jeong)。

「是他鼓勵我,無論如何要繼續走下去。」馮締文說,兄弟兩人大學畢業後從未有過一份全職工作,在大學期間,他們就因製作歐巴馬總統T恤而自創品牌;「我們體會了在生活的非正統路線上賺取收入是什麼感覺,這才給了我們嘗試不同事物的信心。」

「當你著迷自己喜歡的事情時,所有別的聲音都會漸漸弱化,它會把你引向該走的道路,即使這會是一場以一敵百的赤亭之戰。」兩人說,他們的YouTube頻道也在此時應運而生。

2013年,一則「亞裔父母怎麼做」的視頻引起了大批觀眾的共鳴,累積播放量直逼1000萬;在過去的十年中,他們不斷被人發問,以亞裔美國人或跨文化作為頻道主旨是否可能保證持續的內容產出?這樣是否會導致頻道失去可持續發展的潛力?複製熱門題材影片是否更加保險?

馮氏兄弟在家中錄製視頻。(記者張晨/攝影)
馮氏兄弟在家中錄製視頻。(記者張晨/攝影)

題材方向 展現本源文化

馮締雄表示,YouTube往年整理的所有年度熱門題材,馮氏兄弟從未參與過,「我們在建立頻道初期就有了明確的任務指向,那就是更努力地展現本源文化和歷史。」

「同樣的題材,我們選題想法永遠不會枯竭,一個視頻可以衍生出100個,甚至1000個子話題。」馮締文說,這是一個思考、整理、推翻以及在學習的過程,為了流量的內容創作才不具有可持續發展性,「而亞裔認同感給了我們這種韌勁。」

在近十年的自媒體工作中,兩人理解了不同的文化定位、文化間隔、個人動機和目標——「當你更努力地展現自己的文化和歷史時,人們往往會更喜歡你。他們一開始可能會持懷疑態度,甚至連你自己也可能開始自我懷疑。但長期來看,人們最終會看到你有骨氣、有遠見、始終如一。我認為這是人們需要理解的最重要的事情。」

兄弟兩人說,希望新一代的亞裔年輕人明白,你們必須擁有正確的價值導向,否則所做的一切都不會具有什麼影響,甚至只是在複製他人做過的工作;探究事情的核心,追根溯源,遵從本心。

馮氏兄弟在家中錄製視頻。(記者張晨/攝影)
馮氏兄弟在家中錄製視頻。(記者張晨/攝影)

亞裔 YouTube 曼哈頓

上一則

封面故事/南加亞凱迪亞市華裔副市長鄭博仁 把兩腳都放在美國

下一則

封面故事/國會眾議員金映玉 多倍努力夢想成真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