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奪走我16歲童貞」牧師佈道時 她挺身指控性侵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旅遊/哥本哈根 探美人魚真面目

岸邊恬靜的美人魚雕像,是哥本哈根知名地標。(圖均為作者提供)
岸邊恬靜的美人魚雕像,是哥本哈根知名地標。(圖均為作者提供)

年前女兒被公司派往哥本哈根工作半年,我們夫婦因而沾光飛抵這北歐國都逗留兩周,從容徜徉在它生氣勃勃的大街小巷,遊覽城內外眾多名勝古蹟,沉浸它圖畫般的優美環境中。我們為它勤勞的人民、悠久的歷史和積極向上的環保精神所折服,深深地愛上了這座絢麗多彩的濱海城市。

「海的女兒」 曾拜訪上海

知道美人魚是我所傾慕,女兒在我們調整時差後的首個周末,便帶我們去了位於城東北角的美人魚海灘。我們一眼看到這半人高青銅雕像的秀麗面龐和飄逸長髮,她正一手撐住膝蓋,另一手搭在岩石上凝神注視遠方,身後長長的魚尾緊貼基座。想必是疫情使遊客卻步,我們可毫無阻攔地近距離與「海的女兒」合影,圓了我從小就想與俏佳人見面的願望。

當天下午我們步行到老城區知名的新港(Nyhavn),這是由國王克里斯蒂安五世於17世紀中葉打造的繁榮貿易港和住宅區。據說全靠瑞典戰俘出力開挖了運河,才把老城區與浩瀚大海相連,使商船可長驅直入地把漁產和其它商品運到王宮。運河兩岸櫛比鱗次地排列著整齊的老式民房,其紅、黃、藍等各不相同的明艷色彩,奪人眼球。

運河邊有個每小時一班的遊輪碼頭,票價是1人15美元,我們搭乘下午5時的遊輪,在夕陽餘暉下遊覽了哥市密如網絡的河道和港灣。

女導遊每過一處就給大家熱情介紹該處風情典故,比如她指著新港岸上一幢普通民房告訴大家,大作家安徒生曾在此居住和寫作了十多年;經過一個兩岸停泊了許多豪華遊艇的河道時,她告訴我們這是當地的富人區,入夜後遊輪就不准駛入,以免訪客「遊園驚夢」,冒犯居民。

運河兩岸櫛比鱗次的老式民房。(圖均為作者提供)
運河兩岸櫛比鱗次的老式民房。(圖均為作者提供)

運河上橫跨多座五短身材的低矮橋梁,橋底往往只比我們遊輪的頂棚高出一掌而已,恰如滬語說的「候分掐數」。每穿越一橋,導遊必會高聲要求遊客正襟危坐,絕不可站立探頭,以免惹事。

遊輪也駛經美人魚所在海灘,導遊詳盡講解了美人魚的離奇身世和遭遇;美人魚雖未招惹誰,卻命運多舛,曾無端慘遭肢解甚至斷頭,也曾被人潑漆,「黑命貴運動」時竟還被貼上「種族歧視之魚」的標籤,叫人哭笑不得。

導遊補充說,美人魚還有過一次難得的「留洋經歷」,那就是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期間,她領銜出征,在丹麥館坐鎮大約半年,接待了無數慕名朝聖者。

看望了美人魚後,當然還得拜訪她的締造者,所以女兒次日就帶我們去了市內一個鬱鬱蔥蔥的公園兼公墓。安徒生的墓地是公園中,僅有兩個有指示路牌指路的墓地之一,四周有鐵欄杆圍住,高大青石墓碑上刻著他的生卒年月,墓前擺放鮮花。我們在墓前久久佇立,向這位人民文學家表達敬意。

哥市不僅有安徒生的墓地和舊居,市府大樓所在的大馬路也被命名為「安徒生大道」,人行道上矗立著他頭戴禮帽、手持拐杖的巨大銅雕像。總之,安徒生是丹麥的象徵和驕傲,他與丹麥的文化和形象已經融為一體。

安徒生大道上的安徒生銅像。(圖均為作者提供)
安徒生大道上的安徒生銅像。(圖均為作者提供)

蒂沃利花園 迪士尼取經

市府大樓的西南面有一座占地好幾個街口、名為「蒂沃利花園」(Tivoli Gardens)的遊樂場,其名源於羅馬郊外的美麗花園。女兒一再慫恿我們要去看看這個爭奇鬥艷的大觀園,說它不僅有驚險刺激的遊樂設施,而且是世界上最早創辦的三個遊樂場之一。蒂沃利花園1843年就開張,連迪士尼樂園創始人也是來此參觀後靈感閃現,才回美開啟了北美的遊樂園帝國。

除開門票,凡乘坐雲霄飛車之類還要另外買票,我本就膽小,自然一概免了。

但我們驚喜地看到遊樂園中央有個波光粼粼的大湖名喚「龍船湖」,湖邊建有一座雕欄畫棟的四層高古色古香中國塔,入夜後寶塔周身彩燈齊放,璀璨輝煌。

湖面上還有躍出水面而奔騰直上的噴泉伴隨音樂起舞,加上迷幻燈火的閃爍照射,一派流光溢彩的眩目景象。寶塔之旁是中國館,裡面掛滿紅色燈籠和彩色條幅,還有可愛的大熊貓形象以及出售中國禮品的商品櫃,充滿遙遠東方的神奇韻味。

遊樂園龍船湖邊「中國塔」之璀璨夜景。(圖均為作者提供)
遊樂園龍船湖邊「中國塔」之璀璨夜景。(圖均為作者提供)

到了晚上10時,遊樂場還燃起了絢麗的煙花,成串飛天,爭相綻放。爆炸聲震耳欲聾,夜空中五彩繽紛,比美國一般小城市在獨立節時施放的焰火還要蔚為壯觀。

自行車海洋 成街頭一景

哥市有個著名餐館叫「諾瑪」(Noma),其名是北歐食物(Nordic mad,即food)的縮寫,曾連續多年被權威餐館團體評為天下第一,始終享有米其林最高級的三星標記,須提前數月預約才能有座位。女兒一心要我們體驗一下這金牌餐廳,動用關係為我們訂了座,約好下午6時在門口見。我和妻子去得早,被安排在餐館庭院裡的玻璃花房休息等候。女侍隨即端來高腳酒杯,為我們斟上金色香檳。

等客人到齊後,我們被帶入宴會廳中一張空桌落座,果然已座無虛席。晚宴先後上了十道菜,之後又有三道甜食,包括冰淇淋甜糕、冰淇凌花脯和綠葉狀的巧克力餅,實可謂別出心裁。

主菜均由蔬菜挑大梁,且所有蔬菜都就地取材,直接摘自後院菜園,保質保鮮不容質疑。尤其稱奇的是,所有菜餚都被巧妙地裝點成藝術品模樣,讓人讚嘆廚師的想像力和藝術感,不忍動箸。比如有一道菜居然被裝嵌在玻璃鏡框中,用不同顏色的蔬菜切片和花瓣拼接成一隻展翅欲飛的花蝴蝶;另外一道烤龍蝦,剝了皮的龍蝦被串在玫瑰花莖上,其上還撒滿紅色玫瑰花瓣,把誘人的美味與醉人的花園自然地連結在一起。

米其林餐廳裡,用不同顏色的蔬菜和花瓣拼接成的花蝴蝶。(圖均為作者提供)
米其林餐廳裡,用不同顏色的蔬菜和花瓣拼接成的花蝴蝶。(圖均為作者提供)

由於適逢妻子生日,女兒與女服務員串通一氣,上甜食時特地在妻子的一盤中插上蠟燭,催促她在眾人齊唱的生日快樂歌聲中把蠟燭吹滅,使高雅的晚餐更添親情暖意。既是首屈一指的餐館,佳餚可口,服務周全,幾乎每道菜後都有服務員來收取舊盤,換上乾淨新盤,還送上熱毛巾,收費自不會便宜。結帳後知,每一個人之消費額就達數百美元之巨,無疑是我此生餐宴中最不吝的一次,當然只能偶一為之。晚上10時大家才盡興收場,女侍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叫電召車,我們回說會分騎自行車和乘坐巴士,她立刻笑答:「哦,你們這是丹麥風格出行。」

哥市僅有80多萬居民,但其中近半人都騎自行車通勤,被譽為全世界對自行車最友善之城。身臨其境後我們發現名不虛傳,大街兩旁綿延不絕、穿梭行駛的自行車是外來客不可能忽略的街頭常態。不光大人,即便小孩也一樣戴著頭盔奔馳前行。自行車道大都緊靠人行道,其外側是汽車停車道,再往外才是汽車行駛道,所以自行車大體上無須擔憂與行駛的汽車相撞。

再者,哥市許多十字路口都設有專門的鐵欄杆,下方是一長條腳蹬,可讓騎士停車等燈時不必下馬,只把右腳擱上去稍候即可。更有甚者,每列火車上都設有專門的自行車停車廂,車壁上裝有車輪夾環,用以固定自行車。不過,更多騎士寧願把自行車停放在地鐵站入口廣場,以至廣場上總是一片自行車海洋,望不到邊。

哥本哈根地鐵站出口廣場上的自行車海洋。(圖均為作者提供)
哥本哈根地鐵站出口廣場上的自行車海洋。(圖均為作者提供)

有一天上午我也把自行車鎖在地鐵站旁,晚上居然「眾裡尋它千百度」而不得;次晨再去追查,方在光天化日下索回坐騎。除了兩輪自行車外,街頭還多見小型三輪車,木製車廂在前,騎士在後,車廂裡坐的一般是乖巧可愛的孩童,也不排除大人享用的權利。

趕赴王宮 看衛兵交接

臨別哥市前一天上午,我們趕去市中心觀看王宮衛兵交接儀式。先走到一個兵營,看到由十二個頭戴黑絨帽、手持長槍的衛兵組成的隊伍正從兵營出發,步伐整齊地繞市區主幹道行進,前往阿美琳堡王宮(Amalienborg Slot)廣場。

王宮地處海濱,對面可見雄偉而現代化的丹麥國家歌劇院;但與英國的白金漢宮不同,丹麥王宮其實由四座完全相同的洛可可風格建築物組成,四座大樓面面相對,中央形成一個巨大的八角形廣場,正中是一座18世紀上半期國王佛瑞德里克五世的騎馬銅雕像。該國王在位20年,施行仁政,力免戰事,發展經濟,可惜42歲時即英年早逝,引起民眾悲痛,故於1771年他死後五年,在王宮廣場上為他立起永久雕像。

當今女王瑪格麗特二世是年80整,照片上的她容貌端莊,風姿綽約,年輕時絕對是大美人。她不僅聰慧貌美,還多才多藝,是個優秀畫家和服裝設計師,而且平易近民,深得人心;她1972年繼承父位,是丹麥首位真正意義上的女王,因為14世紀的瑪格麗特女王一世執掌的是含丹麥、瑞典和挪威的聯合王國。當今女王其實只占用了四幢宮殿中的一座,其餘均由其他王室成員分享。如果女王在宮內,屋頂的丹麥國旗會高高飄揚;那日未見國旗凌風招展,猜想女王因事外出。衛兵到廣場後隨即持槍繞場一周,然後到四座王宮前分別換崗。

同日下午,我們乘火車到達哥市以北約45公里遠的赫爾辛格小城(Helsingor),這是丹麥與瑞典隔海相望的最近點,相距只四公里。

城東北盡頭的海岸邊有著名的克倫堡城堡(Kronborg Slot),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名著「哈姆雷特」的故事即以此城堡為背景展開,故又名哈姆雷特堡。城堡始建於1420年代,是當時國王用來扼守從北海通往波羅的海的咽喉據點,之後又按文藝復興風格改建為玲瓏精緻的王家棲息所。城堡旗杆上的紅底白十字國旗迎風飄揚,突顯當年丹麥王國的恢弘氣勢。

我們到城堡時已是下午3時,4時就關閉,加之疫情影響,我們夫婦竟成為寧靜城堡內僅有的貴賓。四方形城堡的四角各有一個高大塔樓,但都因疫情而謝客,所以我們只參觀了仍然開放的國王起居室、掛毯展覽室、王家廚房和曲折灰暗的地窖設施。若與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佛羅倫斯宮殿裡,濃墨重彩的壁畫和頂畫相比,哈姆雷特城堡內的油畫和裝飾就顯得簡單和質樸得多,也許因為它建造較早,也許因為北歐藝術風格比義大利來得簡約和不事鋪張。

夕陽下的佛瑞得里克城堡湖。(圖均為作者提供)
夕陽下的佛瑞得里克城堡湖。(圖均為作者提供)

城堡內闢有莎翁展室,牆上掛有莎翁頭像和先後飾演過王子的各國功勛演員劇照,其中包括上海京劇院演員傅希如2005年隨團來此演出京劇版哈姆雷特的劇照。一個說中文、唱京劇的哈姆雷特居然出現在丹麥王子的家鄉,這恐是莎翁本人也始料不及的吧。

城堡外的草坪上有個形狀為鏡框的方架,上面擺放一個用繩索連接的黃銅骷髏頭;女兒不甘寂寞,也學王子抓住骷髏頭,煞有介事地做一番人生無常的感嘆。有趣的是,城堡的護城河裡還有一隻倔強伸出水面的黑手,似在執意提醒人們休對人間詭譎掉以輕心。我不禁疑惑,當年中國文革中時常鼓吹狠抓幕後黑手,莫非即源於這河中的始作俑者?

護城河裡倔強伸出水面的黑手。(圖均為作者提供)
護城河裡倔強伸出水面的黑手。(圖均為作者提供)

十多天的訪問,讓我們實地真切地看到多姿多彩、風光旖旎的哥市,它的人民真誠善良,大街小巷整潔,沙灘海濱賞心悅目,它和周邊小城的豐富歷史和眾多古蹟引人入勝。我曾在哥市北部小城希勒若德(Hillerød)的佛瑞德里克城堡抓拍了一張夕陽下的城堡湖照片,那景色之美真是難以描述,令我時時陶醉。同樣,我在街頭花園抓拍到幾個小女孩與家長休憩閒談的照片,也使人能感受到丹麥民風的純樸、率真和隨意。哥市的良辰美景已長存心中,我們為能親身到美人魚故鄉作客並一近其芳澤,深感三生有幸。

街頭花園裡可愛的丹麥小女孩。(圖均為作者提供)
街頭花園裡可愛的丹麥小女孩。(圖均為作者提供)

周刊旅遊迎投稿

1.投稿電郵:[email protected]

2.來稿限3000字以下,旅遊中有無要注意事項或交通須知,歡迎一併寄出。

3.照片檔案限JPG檔,不宜過小隨信寄送,並附註圖說。

地鐵站 瑞典 疫情

上一則

星座/3月20日至3月26日 巨蟹關心老友 射手結交網友

下一則

旅遊/哥斯大黎加 難忘稀有鳥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