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談藝/清代吳蘭修 「露香」傳家寶硯

清代學者吳蘭修的「露香」傳家寶硯。(圖由作者提供)
清代學者吳蘭修的「露香」傳家寶硯。(圖由作者提供)

吳蘭修(1789一1839),字石華,廣東梅州市梅縣人。清代學者,精通經學、文史,工詩詞。對南漢史學造詣尤深。吳氏少年勤學,嘉慶十三年(1808)鄉試中舉。曾任廣東信宜縣儒學訓導,後在廣州粵秀書院講學。阮元(1764一1849,清朝重臣,經歷乾隆、嘉慶、道光三朝,地位卻屹立不倒,三個皇帝爺均欣賞和重視他)任兩廣總督時,將廣州羊城、越華、端溪等四大書院門生集中於「學海堂」(學海堂書院,是道光時期著名書院。也是阮元繼杭州創建詁經精舍之後,於道光五年(1825)在廣州城北粵秀山創辦的又一個以專重經史訓詁為宗旨的書院。

學海堂 當首任學長

前後歷經70餘年,培養出眾多的著名學者和經世人才。作為舊式書院,學海堂書院在中國書院發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它相當於現代的名牌大學),演習經史,並任命吳蘭修為「學海堂」首任學長。

吳蘭修是清代著名的經史學家,考據學家,數學家,還是嘉慶、道光年間頗有名氣的詞人。生平藏書數萬卷,顏其室曰「守經堂」(守成先業,經訓後人),自稱經學博士。在清代,南漢劉氏錄己佚傳,吳為填補這一空白,矢志為南漢撰寫史書,所以他最突出的成就,是對五代十國之南漢史的研究。其傳世著作頗豐,有《南漢紀》、《南漢地理志》、《南漢金石志》、《考定南漢事略》、《宋史地理志補正》、《方程考》、《石華文集》、《端溪硯史》、《桐花閣詞》、《荔村吟草》等,此外還曾充《廣東通志》的總校勘,堪稱學識淵博的大儒。

傳家硯面 上窄下寬

這方傳家硯,硯面呈複瓦式,上窄下寬,上寬度16釐米,下寬18釐米,長24.5釐米,硯身厚度2釐米,複式頂高5釐米。中間開橢圓硯堂,堂、池相連。池偃月形。石色紫紅,硯體規整厚重,石質極為潤滑細膩。硯額留高位陰刻「露香」兩大字(行草書),硯台右側陰刻籙書「著書不可無此硯,傳家不可無此研」;左側以行楷書寫(陰刻)「道光十四年得端州水岩硯,寄雲堂師相吳蘭修銘並記」。書法遒勁蒼秀,自當為吳氏親自鐫刻無疑。縱觀該硯體材碩大,雍容大方,素雅有致,造形簡潔而樸實,自為大家所為。

道光十四年(1834)吳蘭修(時年45歲)在廣東肇慶市(宋徽宗之前,肇慶稱端州,所以這裡出產的硯叫端硯。後來地名雖改,但習慣仍稱為端硯,現為肇慶市端州區),得到一方水岩硯(端硯之最佳者,即老坑石硯。其石質堅實嫩滑,發墨快,用之研製出來的墨汁不易幹,冬天不結冰),視為珍寶,隨即露天焚香,望空而拜,誓作傳家墨寶之用,擬以世代傳承,故爾有右側銘聯之舉。

寄雲堂師相 待考證

時吳45歲應為中年,殊不知5年後吳即去世,真是世事難料。而此方硯台亦可謂之珍貴也。至於銘文署「寄雲堂」、「師相」,筆者查閱古今史料在清代廣東仍至全國,並無此堂號,師相也不知是何職務?在吳氏故居梅縣鬆口鎮下坪闕裡村,也僅有「守經堂」和「至德堂」之匾。因此,「寄雲堂師相」僅能留待高人考證了。

吳蘭修雖著作豐富,且有《端溪硯史》之著,但並非端硯收藏家。他遺留下來的硯台除筆者收藏的這方「傳家硯」外,據了解尚有一方「麒麟騰雲硯」,該硯亦是老坑大西洞石材雕制。石色天青微帶紫,長15.6釐米,寬10.3釐米,厚度5.6釐米。硯額雕一活靈活現的麒麟騰雲圖案故名。此硯石質細嫩,微呈青花,如煙雲浮動,色澤均勻。

麒麟騰雲硯 也罕見

因之吳氏在右側刻銘曰「嫩如煙,聲如木,最難也」,意思是這方硯台色澤就象煙氣那樣新鮮而淺淡,聲音猶如敲木頭那樣沉實(按:這是老坑端石特有的發聲)。署款「論者嶺南人蘭修記」,銘之下鈴朱文「吳」字方章一枚。硯之左側壁亦鐫刻一銘「玉以比德,君子是式」,下署「蕙軒」款(吳嘉漢,字虞三、號蕙軒,江蘇如皋人,善畫工書,尤精蘭竹)。此則銘文大意是這方象玉一樣的硯台,也好比人的道德,它是君子學習的典範。

吳蘭修這方「麒麟騰雲硯」,在1986年被廣東著名收藏家謝志峰先生於廣州市文物總店內銷中購得,並於2009年與之所收藏116方古代端硯一起捐獻給肇慶市。現陳列於肇慶市博物館(閱江樓)之謝志峰捐贈古端硯陳列廳內。筆者身居海外無緣得以觀賞,自引為憾。惜吳氏銘文硯世間少見,可謂之鳳毛麟角。予且將「露香」與「麒麟騰雲」兩硯喻之姐妹,東西遙望,他日倘有機緣,定當前往拜觀。

博物館 書法

上一則

料理功夫/下飯熱炒2道

下一則

談藝/紅樓夢賈府的四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